拉旺多尔济

拉旺多尔济(1754-1816年),博尔济吉特氏喀尔喀蒙古贵族首领,成衮扎布之七子。

生平编辑

乾隆二十一年,年僅數歲的拉旺多爾濟已被確定為七公主之額駙,額駙即被送到京城養育。

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拉旺多爾濟娶乾隆帝之女固倫和静公主为妻子,授固倫額駙。

乾隆三十五年闰五月二十日,乾隆帝曾讓不耐暑熱的七額駙拉旺多爾濟,到張家口外之牧場避暑[1]。同年七月初四日,固倫公主下嫁的前二十天左右,乾隆帝前往剛建好的七公主府,巡視女兒及駙馬未来的府邸[2]。七公主府的前身是大臣高恒在宝钞胡同的府邸,後改建为公主府。此外,熙春园亦被赐给固倫和靜公主及駙馬居住。历时三年的熙春园修葺工程完成後,乾隆帝特许他們住进这个刚刚改造竣工的御园里[3]

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其父成衮扎布去世,拉旺多尔济袭札萨克和硕亲王。成衮扎布去世後,乾隆帝下圣旨劝诫驸马,不許有争竞家产的粗鄙行为,否則只会贻笑大方。因此,已命人秉公分配家產。驸马的兄弟德楞多尔济已经分家,而另外两个兄弟都出家做了喇嘛,不用分配家產,剩下的财产大部分都给予驸马

乾隆三十八年十二月二十日,豫妃博爾濟吉特氏薨逝,派七公主、及七額駙拉旺多爾濟為其穿孝。

及后,从征临清、石峰堡有功,被封为御前大臣。石峰堡回民起义时,拉旺多尔济也被派去战场。乾隆帝却不放心,担心女婿有危险,所以不斷给阿桂、和珅寄信,不能令其冲锋陷阵。而且認為正值暑热,拉旺多尔济断难忍受,让他先别来京,直接回游牧避暑,顺便祭扫其父之墓。在游牧期间,迎接并护送呼图克图呼毕勒罕,八月再来避暑山庄觐见[4]

《内务府奏销档》记载,乾隆四十一年十月二十八日,拉旺多尔济,率领了中正殿员外郎德泰、副管领成明、笔帖式佛尔清额和五保一行五人,到正阳门外“考验射箭”。事毕后,他們顺路到“广和楼茶园”听戏。刚落座,内务府派出的番役就发现了。另一排座位上的都察院笔帖式富成、理藩院笔帖式富宁阿和内务府笔帖式富珠隆阿也被發現。随后,番役把这七个人押解到步军统领衙门。額駙以外的官員都由所在部门予以革职,交刑部照例治罪。及後,照违制律杖一百,而此七人所在部门的主管官员,也以失于稽查之责被罚俸一年,拉旺多尔济雖被免杖刑,亦被罰俸一年。

乾隆五十年正月戊辰,以拉旺多尔济署乌里雅苏台将军

乾隆五十一年,御前大臣拉旺多尔济回游牧处时,意外从马上跌落,导致右大腿骨节受损。乾隆帝派大夫、官员探视。拉旺多尔济亦写奏折向汗阿玛汇报伤势,称见好后就会去请安,乾隆朱批让他“不要太勉强”。

嘉庆八年(1803年),嘉庆帝顺贞门遇一谋刺者陈德袭击,他因及时护驾、执诛刺客而获赐御用补褂。无子,其于宗族内过继的嗣子巴彦济尔噶勒因嗣父此功被封为辅国公[5][6]

固伦额驸拉旺多尔济死后与和靜公主合葬。此坟在今北京市朝阳区东直门外将台乡大程各庄村东。此后,其孙子车登巴咱尔、曾孙达尔玛两代皇家额驸与家属,也均葬于此墓地[7]

影視形象编辑

延禧攻略》:王宇威飾演

参考文献编辑

  1. ^ 《乾隆朝滿文上谕档》:乾隆三十五年闰五月二十日,奉旨:現時酷熱,七額駙拉旺多爾濟身為蒙古人,不耐暑熱,著赴張家口外在伊父牧場避暑。欽此。
  2. ^ 《乾隆朝满文上谕档》:七月初一日奉旨:朕于初四日經德勝門路,由城頭進安定門,在雍和宫用早膳後,自此探視七公主府後進宫。欽此。
  3. ^ 《熙春园·清华园考 清华园三百年记忆》
  4. ^ 《拉旺多尔济奏报脚伤情形折》:奴才拉旺多尔济谨奏:为奏闻事。奴才拉旺多尔济为赏赐蒙古大夫医治事具折谢恩,折中朱批:汝身体究竟如何,能否徒步行走?仰承汗阿玛之慈谕,甚是肿胀,意欲动身,实难忍受。现奴才拉旺多尔济之身躯,蒙汗阿玛之恩典,著蒙古大夫接骨抻筋,虽已固定,慢慢调养好转,但身体无法用力行走,唯人搀扶勉强行走。奴才见好后,即前去朝见汗阿玛。如此,将此略微好转之情况谨奏闻。奉朱批:不要太勉强!钦此。
  5. ^ 《清史稿》卷二九六
  6. ^ 明清人物傳記資料
  7. ^ 《燕都说故》之《大程各庄的公主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