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學派

揚州學派,清初乾嘉學派的重要分支。

揚州學派起於揚州[1]淵源自顧炎武,盛於乾隆中葉,[2]接承吳派皖派,表現在形聲訓詁之學、典章制度之學,兼及金石、銘文、戲曲、諺謠等。[3]张舜徽《清代揚州學記》提到:“無吳、皖之專精,則清學不能盛;無揚州之通學,則清學不能大。”如汪中焦循等人,在乾嘉時期即已有“通儒”之譽。[4]

揚州學者在其學術表現方面,是屬於「博通」的代表學派,其治學方向亦屬多元,如淩廷堪專精於《三禮》,王懋竑朱澤澐專精於朱子學,劉文淇專精《左傳》,劉寶楠專精於《論語》。[5]其中,劉文淇以積四十年之功撰寫《左傳舊注疏證》,僅及“長編”即遽然長逝。其子劉毓崧繼之,亦未就而卒;其孫劉壽曾再繼志之,僅撰至“襄公四年”又抱憾而逝。使得孫詒讓感觸說:“發憤千秋大業,虧於一簣。”[6]

代表人物编辑

高郵编辑

  1. 王念孫:著有《廣雅疏證》、《讀書雜志》等。
  2. 王引之:著有《經義述聞》、《經傳釋詞》、《周秦、春秋名字解詁》、《太歲考》等。

江都编辑

  1. 汪中
  2. 汪喜孫
  3. 黃承吉(1771-1824):原籍安徽歙縣。著有《經說》、《讀周官記》、《讀毛詩記》等。
  4. 淩廷堪(1757─1809):原籍安徽歙縣。著有《禮經釋例》。
  5. 凌曙(1775-1829):著有《四書典故覈》、《董子春秋繁露注》、《春秋公羊禮疏》、《春秋公羊禮說》、《春秋公羊問答》、《儀禮禮服通釋》、《禮論略鈔》等書。

甘泉编辑

  1. 江藩
  2. 焦循(1763─1820 ):著有《雕菰樓易學三書》、《群經補疏》、《孟子正義》等。
  3. 焦廷琥

儀徵编辑

  1. 阮元(1764-1849):組織編纂《經籍纂詁》、匯校《十三經注疏》等。
  2. 劉文淇:著有《春秋左氏傳舊疏考證》。
  3. 劉毓崧:劉文淇長子,續寫《春秋左氏傳舊疏考證》一書,未竟書而卒。另有《周易、尚書、毛詩、禮記舊疏考正》四卷、《經傳通義》等書。
  4. 劉壽曾:劉毓崧長子,續寫《春秋左氏傳舊疏考證》一書,未竟書而卒。

興化编辑

  1. 任大椿
  2. 劉熙載(1813-1881):著有《藝概》一書。

寶應编辑

  1. 劉台拱(1751-1805):著有《論語駢枝》、《經傳小記》、《論語補注》等書。
  2. 王懋竑(1668—1741):著有《朱子年譜》。
  3. 朱澤澐
  4. 朱光進:朱澤澐之子,少承家學,著《讀禮偶鈔》。
  5. 朱彬:著有《經傳考證》、《禮記訓纂》。
  6. 劉寶楠
  7. 劉寶樹
  8. 劉恭冕(1824-1883)
  9. 成蓉鏡(1816-1883):著有《春秋世族譜拾遺》、《鄭志考證》、《釋名補證》等。
  10. 劉嶽雲
  11. 劉師培

注釋编辑

  1. ^ 張舜徽的《清代揚州學記》說明清代的揚州府治領二州(高郵、泰州)、六縣(江都、甘泉、儀徵、興化、寶應、東台)。
  2. ^ 尹炎武在《劉師培外傳》中說:“揚州學派盛於乾隆中葉。任、顧、賈、汪、王、劉開之;焦、阮、鍾、李、汪、黃繼之。凌曙、劉文淇後起,而劉出於凌。師培晚出,席三世傳經之業,門風之盛,與吳中三惠、九錢相望。”
  3. ^ 张舜徽:《清代扬州学记》
  4. ^ 阮元對汪中之學術予以高度評價,嘗云:“有陋儒之學,有通儒之學。何謂陋儒之學?孚一先生之言,不能變通,其下焉者,則惟習詞章、攻八比之是務,此陋儒之學也。何謂通儒之學?篤信好古,實事求是,匯通前聖微言大義,而涉其藩籬,此通儒之學也。吾鄉有汪君容甫者,……殆所謂通儒之學者。”(阮元:〈傳經圖記〉)
  5. ^ 焦循《雕菰集》卷二十一〈李孝臣先生傳〉結論揚州治經之盛:後學焦循曰:「吾郡自漢以來,鮮以治經顯者。國朝康熙、雍正間,泰州陳厚耀泗源,天文歷算,奪席宣城;寶應王懋竑予中,以經學醇儒為天下重。於是,詞章浮縟之風,漸化於實。乾隆六十年間,古學日起,高郵王黃門念孫、賈文學稻孫、李進士惇,實倡其始;寶應劉教諭台拱、江都汪明經中、興化任御史大椿、顧進士九苞,起而應之,相繼而起者,未有已也。」
  6. ^ 孫詒讓〈劉恭甫墓表〉云:“嘉慶之季,為義疏之學者,又有劉先生孟瞻,治《春秋左氏傳》,謂鄭、賈、服三君古義,久為杜氏所晦蝕,孔疏不能辨也。乃鉤稽三君佚注,精校詳釋,依孫氏《尚書疏》例,為《左氏疏證》。凡杜、孔所排擊者,糾札之;乾沒者,表著之。草創四十年,《長編》裒然,《疏證》則傴寫定一卷,而先生遽卒。其子伯山先生繼其業,亦未究而卒。伯山先生長子恭甫知縣,紹明家學,志尚閎遠。念三世之學,未有成書,創立程限,銳志研纂。屬稿至襄公四年,而恭甫又卒。千秋大業,虧於一簣,斯尤學人所為累欷而不釋者已。”

參考書目编辑

  • 趙航:《揚州學派概論》
  • 张舜徽:《清代扬州学记》
  • 《扬州学派年谱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