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峻(?年-?年),字伯陵京兆長安縣(今陝西省西安市)人,在岍山隱居。[1]

生平编辑

摯峻是司馬遷的好友,摯峻修德隱居,司馬遷致書摯峻勸他出仕。司馬遷認為君子所看重的最上等的是崇高的品德,再來是立言,最後是立功(三不朽)。認為摯峻才能出眾,志向高遠。以善處世,品德良好。不因小節牽連自己名聲,難能可貴,但還不是最高的境界,司馬遷希望摯峻不要隱居不出仕。摯峻回信推卻。摯峻後來在岍山去世,號曰岍居士,岍山的百姓為他立紀念。[2]

外部連結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陝西通志·卷九十三》:摯峻字伯陵京兆人與司馬遷友善隱于岍山。
  2. ^ 高士傳·摯峻傳》:摯峻,字伯陵,京兆長安人也。少治清節,與太史令司馬遷交好。峻獨退身修德,隱於岍山。遷既親貴,乃以書勸峻進,曰:「遷聞君子所貴乎道者三,太上立德,其次立言,其次立功。伏惟伯陵材能絕大,高尚其誌,以善厥身,冰清玉潔,不以細行荷累其名,固巳貴矣。然未盡太上之所由也。願先生少致意焉。」峻報書曰:「峻聞古之君子料能而行,度德而處,故悔吝去於身。利不可以虛受,名不可以茍得。漢興以來,帝王之道於斯始顯,能者見利,不肖者自屏,亦其時也。《周易》太君有命,小人勿用。徒欲偃仰從容以遊余齒耳。」峻之守節不移如此。遷居太史官,為李陵遊說,下腐刑,果以悔吝被辱。峻遂高尚不仕,卒於岍,岍人立祠,號曰岍居士,世奉祀之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