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整合医学,在英国又称整合健康[1],是一门结合了替代医学循证医学的学科。支持者认为整体医学的研究对象是“整个人体”,以人的健康而不是疾病治疗为中心,强调医患关系的重要性。[1][2][3][4]

但是,整合医学也因无效的替代疗法的介入而削弱了主流药物的作用[5]以及自称全面关照病人健康而备受诟病。[6]

定义编辑

整合医学学术研究健康中心联合会对整合医学的定义如下:“整合医学是一项强调了医患关系重要性,重视人的整体性,循证治疗,最大限度利用合适的治疗手段、医疗专业人员和医疗原则从而达到预期治疗目、达到最佳将抗状态的医学实践。”[7]支持者认为整合医学不等同于补充与替代医学也不仅是传统医学和补充与替代医学的简单结合[1][8],整合医学强调的是个体整体(包括生理、心理、社会、精神多方面)的健康和康复,同时在相互合作,有效沟通的医患关系下兼顾传统医学治疗方法和替代医学的治疗方法。[2]

评者则认为整合医学就是替代医学换了一种说法而已。[9]

历史编辑

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起,越来越多的美国医生对在医疗实践中运用整合替代疗法感兴趣,1995年的一个调查显示80%的家庭医生乐于接受有关针灸、催眠、推拿等方面的培训。[10]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整合医学门诊开始出现,截止2001年,全美共有27个整合医学门诊。[10]整合医学学术研究健康中心联合会由成立于1999年,截止到2014年有57个成员组织,例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杜克大学医学院乔治大学医学院梅约医学中心等。美国专业医师委员会(向全美医生授予资格证书的机构)在2013年6月宣布,从2014年开始,它会提供整合医学的有关资格证明。[11]

出现的动因编辑

医学教授约翰·麦克劳克兰曾在英国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该文章称整合医学这一术语的出现其实是一个品牌重建的过程,整合医学实际是日益受人质疑的替代医学的新名字。[6]鉴于整合医学工作者向来声称他们对病人个体性、自主性和自主观点的关注是独一无二的,麦克劳克兰认为这是一种侮辱,因为主流医疗也不乏对病人个体性、自主性和自主观点的关注。[6]

支持者认为,整合医学被大众接受的一大诱因就是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找补充医学的医生看病。一些医学工作者感觉有必要去了解更多关于补充医学的有关知识,以便更好的向病人推荐一些看起来“荒谬”但是有效的治疗方式。[8]另外他们也谈到把治疗的中心放在治疗特定的一种疾病而不是促进病人的康复的这一做法让一些医生和病人不是很满意。他们认为打破治疗某种特定疾病的限制,把传统方法和替代疗法相结合,使病人达到一个健康的状态而不仅仅是没有疾病,具有重要意义。[2]支持者还认为,医生变得越来越专于一科,而他们力求病人整体康复的传统的职责却被日渐忽视。[1]另外,对于一些难治的临床表现如纤维肌痛、大肠激躁症等,一些病人可能会从主流医学之外寻求治疗方法。[1]

反响编辑

整合医学有时会和所谓“万能”的却备受诟病的替代医学混为一谈。[9][12]主要问题在于替代医疗实践是否已经通过了客观的测试。1998年,前《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编辑Arnold S.Relman 在《新共和》杂志发表文章称:世上不存在传统医学和非传统医学两种医学,也不存在所谓的结合两种医学的整合医学。也不是Andrew Weil和他的朋友试图让我们相信的那样,世上同样也不存在两种思路来判断治疗是否有效。最好的医学实践是治疗者提出的所有治疗方法都进行客观的测试,最后,只有通过测试的治疗方法和没有通过测试的治疗方法,经证明有效的方法和无效的方法。[5]

为了对替代医学疗法进行客观的测试,美国政府于1991年创建了替代医学办公室,1998年,该办公室更名为美国国家替代医学研究中心英语National Center for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NCCAM),为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下属机构。

2015年,NCCAM重组为国家补充与整合卫生中心英语National Center for Complementary and Integrative Health(NCCIH),其主要宗旨为 "通过严格科学调查,定义补充整合干预疗法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向公众提供基于研究支持的信息,指导医疗决策”。[13]但是耶鲁大学医学院的神经内科学家Steve Novella对此却持怀疑态度,他认为NCCIH只是“为那些不合法的治疗方式披上了一层合法的外衣”。[9]美国国家替代医学研究中心网站称“新的证据表明已证的疗效是真实并且可靠的”,但同时“这些科学证据也具有局限性,在多数情况下,数据的缺乏使人们难以决定是否接受替代疗法。”[14]

2001年,英国医学杂志的一篇社论表示整相较于美国,整合医学在英国更加不受大众的认可[8]白金汉大学威斯敏斯特大学因为开设整合医学课程而备受责难[15][16][17]。英国的一些组织如整合医学基金等为整合医学募集资金。

2003年,Michael H.Cohen 表示整合医学导致了一个“责任悖论”,即医疗人员跨学科的整合度越高,他们共有的风险度也就越高,因此“信息共享可能在放大责任的同时减少病人的风险而医疗人员界限的清晰划分可能在减小共有责任的同时增大病人的风险。”[18]

Steven Salzberg曾批评医学院校的整合医学教育,特别是那些包含有伪科学顺势疗法的整合医学教育,[19] 在他看来,就提供整合医学课程这一点,马里兰大学医学院是在“误导医学生”。[19]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Snyderman R, Weil AT. Integrative medicine: bringing medicine back to its roots. Arch. Intern. Med. February 2002, 162 (4): 395–7. PMID 11863470. doi:10.1001/archinte.162.4.395. 
  2. ^ 2.0 2.1 2.2 Bell IR, Caspi O, Schwartz GE; 等. Integrative medicine and systemic outcomes research: issues in the emergence of a new model for primary health care. Arch. Intern. Med. January 2002, 162 (2): 133–40. PMID 11802746. doi:10.1001/archinte.162.2.133. 
  3. ^ Kam, Katherine. What Is Integrative Medicine? Experts explore new ways to treat the mind, body, and spirit -- all at the same time. WebMD. [August 26, 2013]. 
  4. ^ Complementary, Alternative, or Integrative Health: What’s In a Name?
  5. ^ 5.0 5.1 Arnold S. Relman, "A trip to Stonesville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2-10-10.", The New Republic, Dec 14, 1998.
  6. ^ 6.0 6.1 6.2 McLachlan JC. Integrative medicine and the point of credulity. BMJ (Feature). 2010, 341: c6979. PMID 21147748. doi:10.1136/bmj.c6979. 
  7. ^ About. Consortium of Academic Health Centers for Integrative Medicine. [August 18,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12). 
  8. ^ 8.0 8.1 8.2 Rees, Lesley; Weil, Andrew. Integrated medicine: Imbues orthodox medicine with the values of complementary medicine. BMJ. January 20, 2001, 322: 119–120. doi:10.1136/bmj.322.7279.119. 
  9. ^ 9.0 9.1 9.2 Brown, David. Scientists Speak Out Against Federal Funds for Research on Alternative Medicine. The Washington Post. 17 March 2009. 
  10. ^ 10.0 10.1 Whorton, James. Nature Cures: The History of Alternative Medicine in America.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298–99. 
  11. ^ Does Integrative Medicine Really Work?. Chicago Magazine. August 2013 [August 27, 2013]. 
  12. ^ Kolata, Gina. On Fringes of Health Care, Untested Therapies Thrive. New York Times. June 17, 1996 [August 28, 2013]. 
  13. ^ National Center for Complementary and Integrative Health.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14. ^ Complementary, Alternative, or Integrative Health: What's In a Name?. NCCIH,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September 23, 2013]. 
  15. ^ David Colquhoun. University of Buckingham does the right thing. The Faculty of Integrated Medicine has been fired.. DC's Improbable Science. April 1, 2010. 
  16. ^ David Colquhoun. Science degrees without the science (PDF). Nature. March 22, 2007, 446 (22): 373–4. PMID 17377563. doi:10.1038/446373a. 
  17. ^ Jim Giles. Degrees in homeopathy slated as unscientific (PDF). Nature. March 22, 2007, 446 (22): 352–3. doi:10.1038/446352a. 
  18. ^ Michael H. Cohen. Future Medicine: Ethical Dilemmas, Regulatory Challenges, and Therapeutic Pathways to Health Care and Healing in Human Transformation. Univ. of Michigan Press. 2003: 60–80. 
  19. ^ 19.0 19.1 Salzberg S. Why Medical Schools Should Not Teach Integrative Medicine. Forbes. 21 April 2011 [April 2014]. 

拓展阅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