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倫(1829年-?年),成都駐防正黃旗蒙古人,由文生中式同治三年甲子科繙譯舉人[2],同治四年乙丑科繙譯會試中式進士,引見,奉旨:文倫着分部行走。欽此。簽分吏部,由吏部額外主事改歸知縣原班銓選。同治十一年選授雲南江川縣知縣,是年九月二十三日到省,十二年三月初十日到任[3][4]

文倫

大清吏部主事
籍貫 成都駐防
旗籍 蒙古正黃旗
出生 ?年?月?日
親屬 父雲騎尉裕福、母惠圖氏[1]
出身
  • 同治四年乙丑科繙譯進士
著作

註釋编辑

  1. ^ 「雲騎尉裕福妻惠圖氏,正黃旗蒙古佐領下人。裕福病故,氏年二十四嵗,矢志守節,撫二子文倫、文森成立。守節三十八年,夀六十有二。長子文倫,乙丑科繙譯進士,吏部主事,降改以知縣候選。」,《重修成都縣志》卷八列女志節婦二十三
  2. ^ 《同治重修成都縣志》作「咸豐九年己未恩科……文倫,蒙古正黃旗人,繙譯舉人,見甲科」
  3. ^ 「兼署雲貴總督、雲南巡撫臣岑毓英跪奏爲選缺知州遴員請補、恭摺仲祈聖鑒事。竊照准吏部咨,雲南鎮南州知州寧廷輔告病開缺,另行請補等因。坐同治十二、五月初五日行文,照限減半計算,扣至六月二十九日、五十五日限滿,歸六月底截缺,六月分告病。所遺選缺知州僅只此缺,勿庸掣簽。查定例:道府、同知、直隸州通判、知州,如係奉旨命往,或督撫題明留于該省候補,因軍功出力保舉儘先補用,遇缺即補者,無論應題應調應選之缺,令該督撫酌量請補等語。今據署雪南布政使沈壽榕、署按察使貴齡會詳稱:鎮南州一缺,照例應用候補人員,惟滇省候補知州班現僅有鄧榮思、王薇、黃久靈、孟蔭桂、康宗灝、易爲霖等六員,或考列三等,應行停委,或奉差在外,尚未到省考試,均不能請補。且鎮南雖係中簡選缺,而地當迤西往來沖要,值此克復未久,辦理善後、招撫流亡、禁暴詰奸事務,較前繁鉅,非精明幹練、人地相宜之員,不足以資治理。該署司等逐加遴選,惟查有江川縣知縣文倫,年四十七歲,係正黃旗蒙古成都駐防。由文生中式同治三年甲子科繙譯舉人,四年乙丑科會試中式繙譯進士。引見,奉旨:文倫着分部行走。欽此。簽分吏部,由吏部額外主事改歸知縣原班銓選。同治十一年選授雲南江川縣知縣,是年九月二十三日到省,十二年三月初十日到任。查該員年強才裕,辦事寔心,任內並無參罰案件,請以升補鎮南州知州宴屬人地相宜,惟其歷俸未滿,與例稍有不符,但滇省軍務初竣,合例人員較少,謹照《奏定變通章程》辦理,以裨地方等情,詳請具奏前來。臣查文倫年力強健,才其安詳,合無仰懇天恩,俯念人地相需,准以江川縣知縣文倫升補鎮南州知州。如蒙俞允,該員係現任知縣請升知州,銜小缺大,俟奉覆准照例給咨送部引見,恭候欽定。所遺江川縣知縣選缺,滇省現有應補人員照例扣留外補。所有遴員請補選缺知州緣由,謹恭摺陳,伏乞皇上聖鑒,勅部核覆施行。再,雲貴總督係臣兼署,毋庸會銜,合併陳明。謹奏。奉陳,伏乞皇上聖鑒,勅部核覆施行。再,雲貴總督係他兼署,毋庸會銜,合併陳明。謹奏。奉硃枇:吏部議奏。欽此」,《申報》(1875,Num.824-853)·Jan.25,1875,Num.844:⑤·十一月二十二日京報全錄
  4. ^ 「同治四年乙丑科……文倫,蒙古正黃旗人,中式繙譯進士,改歸原班候選知縣」,《同治重修成都縣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