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日下舊聞》,清初朱彝尊撰,凡四十二卷。

日下指京城,也就是當時的北京[1]康熙十八年(1679)朱彝尊舉博学鸿词科,二十二年(1683)入直南书房。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朱彝尊开始编辑《瀛洲道古录》,因私帶鈔胥入内抄录经书,被学士牛钮弹劾,谪官降級。[2]仍留居京师,潦倒困顿。相傳朱彝尊常在北京「天橋酒樓」上起稿,[3]最後成書於曝書亭。這本書是第一次系統地整理關於北京的文獻,全书分为十三門,有星土、世紀、形勝、宮室、城市、郊、京畿、僑治、邊障、戶版、風俗、物產、雜綴等。

乾隆年間,于敏中英廉竇光鼐朱筠等人在康熙年間朱彝尊的《日下舊聞》的基礎上考證和補充而成的,撰成《日下舊聞考》一書,篇幅擴大三倍,為一百六十卷。

注釋编辑

  1. ^ 日下即京城。典故出自《梁書˙卷五十˙文學傳下˙伏挺傳》:“父友人樂安任昉深相嘆異,常曰:‘此子日下無雙’。”;唐王勃《上明員外啟》:“江東第一,家傳正始之音,日下無雙,譽重名流之首。”王勃《滕王阁序》亦有“望长安于日下,指吴会于云间。”;唐錢起《送薛判官赴蜀詩》:“邊陲勞帝念,日下降才傑。”
  2. ^ 《严君(绳孙)墓志铭》:“二十二年春,予又入直南书房,赐居黄瓦门左。用是以资格自高者,合外内交构;逾年,予遂挂名学士牛钮弹事。”《国朝耆献类征初编》卷一一八:“先生直史馆日,私以楷书手王纶自随,录四方经进书。牛钮劾其漏泄,吏议镌一级,时人谓之‘美贬’。”
  3. ^ 張次溪:《天桥丛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