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慈圣献皇后

昭慈圣献皇后(1073年-1131年)[a]宋朝人,孟姓洺州(約在今中國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人,是宋哲宗的第一位皇后,曾二度被廢、二度復位,並二次於國勢危急之下實行垂簾聽政

昭慈圣献皇后
B The Demoted Empress of Song Dynasty.jpg
封號皇后→元祐皇后→希微元通知和妙靜仙師→元祐太后→隆祐太后
法号希微元通知和妙靜仙師
出生熙宁六年
(1073年)
逝世紹興元年
1131年4月(57-58歲)
谥号昭慈獻烈皇后→昭慈聖獻皇后
墓葬绍兴府会稽县上皇村
親屬
父親孟在
母親庆国夫人王氏
宋哲宗趙煦
夫之父宋神宗趙頊
夫之嫡母欽聖皇后向氏
夫之母欽成皇后朱氏
兄弟孟彥弼
鄧國公主
其他親屬姪子:孟忠厚
小叔:宋徽宗趙佶

生平编辑

封后與第一次被廢编辑

孟皇后出身世家,是曾任宋朝眉州防禦使、馬軍都虞候、贈太尉孟元的孫女。宋哲宗幼年即帝位,後來逐漸長大,祖母太皇太后高滔滔替哲宗選了美貌的世家之女百餘人入宮,孟皇后是其中之一,當年孟皇后才十六歲。元祐七年(1092年),太皇太后高氏諭宰執:「孟氏子能執婦禮,宜正位中宮。」遂將孟氏封后。

好景不常,宋哲宗寵愛上美貌絕倫、姿色俏麗,但野心膨脹又心地惡毒的劉婕妤,而劉婕妤當時已生下兩個女兒。紹聖三年(1096年),孟皇后的女儿福慶公主重病,藥石罔效,孟皇后之姐持道教治病符水入宮醫治。由於符水之事向為宮中禁忌,孟皇后大驚失色,命將符水藏之,等到哲宗到時,再一一說明原委,本來哲宗也認為是人之常情並不怪罪。不料於公主病逝後,孟皇后養母燕夫人等人為孟皇后及公主祈福,此事正落人口實,哲宗聽說後也開始懷疑起來,命人調查此案。皇城司遂逮捕了孟皇后左右侍女及宦官數十人,並將這些人刑求逼供,史載「搒掠備至,肢體毀折,至有斷舌者」。在酷刑之下便羅織出孟皇后之罪名,其后位被廢,出居瑤華宮,號「'華陽教主」、「玉清妙靜仙師」,法名「沖真」。

由於當時北宋新舊黨爭正烈,孟皇后是支持舊黨的太皇太后高氏與向太后所立;太皇太后高氏去世後不久,哲宗親政,欲極力擺脫這位祖母的陰影,改而支持新黨,提拔新黨的章惇宰相,章惇也支持哲宗最寵愛的劉婕妤,有廢孟皇后后位之圖,遂釀成了這件冤獄,後劉婕妤被封為皇后。在此之前,劉皇后亦生下一個兒子。

復位與第二次被廢编辑

元符三年(1100年),哲宗病逝,端王趙佶繼位,是為徽宗。舊黨在向太后的支持下重新抬頭,孟皇后時來運轉,遂被復位,因其封后於元祐年間,故被稱為'元祐皇后$。

不料,次年(1101年)向太后病逝,其後於崇寧元年(1102年)又發生元祐黨人事件,徽宗重新任用新黨蔡京等人,貶謫元祐黨人(舊黨),孟皇后再受牽連,二度被廢,重回瑤華宮,加賜「希微元通知和妙靜仙師」之號,就這樣過了20多年。

靖康之禍與再復位编辑

宋欽宗靖康初年,孟皇后先因瑤華宮失火,移居延甯宮,後延甯宮又失火,出宮居住相國寺前之私宅。

靖康二年(1127年),人攻陷汴京(今中國河南省開封市),徽、欽二帝被擄,史稱「靖康之禍」。當時六宮有位號者都隨徽、欽二帝北遷,只有孟皇后因被廢而幸運地留下。由於宋皇室唯一的漏網之魚——康王趙構遠在濟州(今中國山東省巨野縣),於是被金人立為帝的張邦昌接受呂好問建議,迎接孟皇后入居延福宮,上尊號為「宋太后」,接受百官朝拜,但有人以這是張邦昌依宋太祖趙匡胤篡後周以後,尊後周的符太后為周太后,並迎入西宮居住的往例,認為張邦昌仍有代宋自立的野心。後來大臣胡舜陟馬伸又上書,政事應取得孟太后之命令才能決定,張邦昌不得已,乃恢復孟太后元祐皇后的尊號,並請其垂簾聽政。

稍後,參與勸進趙構登基[1],趙構遂於南京應天府(今河南省商丘市)即帝位,是為高宗,元祐皇后撤簾不再聽政,並被尊為元祐太后。不久,因「元」字犯其祖父孟元的名諱,再改為隆祐太后

南渡以後编辑

由於汴京已不可守,孟太后遂隨高宗南渡至杭州。在南渡的過程中逢金人南侵,高宗一度乘船入海,孟太后則是向江西逃亡,金人一再追擊,孟太后隨行兵眾潰散,甚至到了要以農人抬的窘境。高宗知道孟太后處境後即謂「朕初不識太后,自迎至南京(應天府),愛朕不啻己出。今在數千里外,兵馬驚擾,當亟奉迎,以愜朕朝夕慕念之意。」[2]因此派人迎至高宗行宮所在。

建炎三年(1129年)苗劉兵變,高宗在杭州被迫退位,由年僅3歲的皇太子趙旉繼位,因亂軍所逼,孟太后再度垂簾聽政。孟太后曲加慰撫苗傅等人,並召韓世忠之妻梁紅玉,勉令韓世忠速來勤王。後來,亂事平定,再度撤簾。趙旉夭折后,孟太后又和众臣建议高宗选择宋太祖后裔立为储君。

孟太后性情恭謹,沒有什麼不好的事見聞於朝廷。又喜歡飲酒,高宗認為越酒不好喝,命人另外再買甜酒,孟太后就差人去付帳,不曾強取而不付酒錢。在宮中曾覺頭暈目眩,有宮人自稱會用符水治病,孟太后想起了年輕時的遭遇,馬上命令將這個宮人趕出宮外。紹興元年(1131年)孟太后去世,諡昭慈獻烈皇后,葬會稽縣上皇村。紹興三年(1133年)改諡昭慈聖獻皇后。當初汴京城破,宋皇室幾乎全數被俘北遷,孟太后與高宗是極少數倖免者,在紹興十二年(1142年)高宗生母韋太后自金國放歸以前,孟太后一直是當時宋室母儀之代表。

争议编辑

孟皇后起初因为巫蛊案而被廢。《宋史》的记载方式令后人感觉孟皇后没有行巫蛊,是被刘氏诬害,宫人口供也是被梁从政屈打成招的[3]。但《续资治通鉴长编拾补》却有整段关于孟皇后及亲属行巫蛊的细节[4]。當代央視說史節目則採用許昌學院王忠燦的研究,採信巫蠱為孟皇后身邊宦官和宮人所為與其無關,但辦案過程由變法派和投機派操作延燒至皇后。

家族编辑

  • 曾祖:孟元,贈太師、追封溫國公
  • 曾祖母:范氏,累贈舒國太夫人、蔡國太夫人
  • 祖:孟隨,初贈檢校太傅、安化軍節度使、加贈淮康軍節度使、開府儀同三司
  • 祖母:張氏,累贈潭國太夫人、定國太夫人
  • 祖母:劉氏,累贈隨國太夫人、潞國太夫人
  • 父:孟在,終官安武軍節度觀察留後、贈[開府儀同三司]]
  • 母:王氏,累贈榮國太夫人、慶國太夫人

註釋编辑

  1. ^ 續資治通鑑》記載孟氏於紹興元年(1131年)逝世;《宋史》記載孟氏於紹興五年(1135年)逝世;逝世時年齡都記載為59歲。推測這個誤差是因《宋史》記載孟氏於16歲入宮,緊接著又記載元祐七年(1092年)封后,因此遂以為入宮年即為封后年,並倒推其生年為1077年,實則就上下文觀之並無法如此推斷,其入宮並不一定與封后同年。而《宋史》先以此為前提將其59歲逝世之年計算為紹興五年(1135年),然其後又書紹興三年孟氏改諡,可見紹興五年是誤載,《續資治通鑑》之年份應較正確。另外《續資治通鑑長編》在高太皇太后選后時曾提及孟氏長哲宗3歲,而哲宗生於1076年,足見以1073年及1131年為孟氏生卒年有較多文獻支持,本條目從之。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宋史》卷24:甲戌,皇后手書告中外,俾帝嗣統。
  2. ^ 原文出自《宋史》。《續資治通鑑》的版本是「朕初不識隆祐皇太后,自建炎初迎奉至南京,方始識之,愛朕不啻己出,宮中奉養及一年半,朕之衣服飲食,必親調製。今朕父母兄弟皆在遠方,尊長中唯皇太后。不唯相別數千里外,加之敵騎衝突,又兵民不相得,縱火交兵,五六日乃定,復爾驚擾。當早遣大臣領兵奉迎,以稱朕朝夕慕念之意。」
  3. ^   维基文库中有關《宋史·卷243》的文本:未几,后养母听宣夫人燕氏、尼法端与供奉官王坚为后祷祠。事闻,诏入内押班梁从政、管当御药院苏珪,即皇城司鞫之,捕逮宦者、宫妾几三十人,搒掠备至,肢体毁折,至有断舌者。狱成,命侍御史董敦逸覆录,罪人过庭下,气息仅属,无一人能出声者。敦逸秉笔疑未下,郝随等以言胁之。敦逸畏祸及己,乃以奏牍上。
  4. ^   维基文库中有關《續資治通鑑長編拾補·卷十三》的文本:坚坐以家藏雷公式示法端,又以所得南方枫木,同法端即光教院造式作后祷祠,有“所厌者伏,所求者得”等语;式成,恐门户几察,以生枣覆之而入。法端坐与坚同造式,又尝令坚求闾巷间,所谓驴驹媚蛇雾叩头虫者欲以进,后令佩侍上寝殿。燕氏坐上过后合,作欢喜字烧符取灰,将置茶中以进,会上不欲茶而止;又用和水以洒御道,冀上数来;又令坚绘刘婕妤像,以大钉钉其心;又欲取五月中瘵死宫人烧秘灰,置刘婕妤寝,几其以此疾患死;又取七家针各一,烧符置刘合中,皆以厌恶,卒无验。狱成,侍御史董敦逸录问。

来源编辑

參見编辑

前任:
欽聖皇后向氏
宋朝皇后
1092年—1096年
繼任:
昭懷皇后劉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