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愍帝

(重定向自晉愍帝

晉愍帝司馬鄴[1](300年-318年2月7日),字彥旗西晉的第五任也是最後一任皇帝。司馬鄴為吳王司馬晏之子,晉武帝之孫,外祖父是荀勖

晉愍帝
統治 313年6月7日-316年12月11日
出生 300年
逝世 318年2月7日
安葬
全名
司馬鄴
年號
建兴:313年四月-317年三月
谥号
孝愍皇帝
政权 晉朝西晋

生平编辑

称帝前编辑

司馬鄴首先過繼於伯父秦王司馬柬而袭封為秦王。永嘉二年(308年)被封為散騎常侍與撫軍將軍。[2][3]

永嘉五年(311年),攻陷洛阳,俘获晉懷帝,司馬鄴的生父司马晏及司马邺的兄弟们都遇害,司马邺本人逃亡荥阳密县行台投靠舅父司空荀藩、光禄大夫荀组,并得到他们的拥戴;因密县地近敌国,他们又随行台迁到許昌。十月,豫州刺史阎鼎想奉司马邺入关据长安以号令四方,河阴令傅畅也写信劝说,但包括荀藩、荀组、司徒左长史刘畴、镇军长史周顗、司马李述等在内的支持者和军队都是山东人,不愿意西行,都在中途逃散,刘畴等更在途中图谋作乱,阎鼎派兵未能追回,只平定了刘畴,杀了刘畴和中书令李絙等人。阎鼎挟持司马邺乘牛车从宛城到武关,在上洛遇到盗贼,士卒败散,收其余众,到蓝田,派人告诉雍州刺史贾疋,贾疋遣兵相迎。十二月,司马邺等入雍城,贾疋派辅国将军扶风太守梁综率兵守卫。[3]永嘉六年(312年)四月賈疋夺取长安,迎接司马邺入主。[4]当时有玉龟出于霸水,神马在城南嘶鸣。[2]

九月,阎鼎、賈疋尊司马邺為皇太子,登坛宣告摄政,建立行台、宗庙、社稷,大赦天下,以阎鼎为太子詹事,总摄百揆(实际上的丞相);加贾疋征西大将军,秦州刺史南阳王司马保为大司马;[2]命荀藩督摄远近,荀组领司隶校尉、行豫州刺史,与荀藩共守开封。[4]

十二月,贾疋兵败被杀,众人推始平太守麴允领雍州刺史。同月,阎鼎与京兆太守梁综争权,杀梁综;麴允与抚夷护军索綝、冯翊太守梁肃合兵攻阎鼎,阎鼎出奔被杀。[4]

统治编辑

永嘉七年(313年)晉懷帝於平陽遇害,四月消息传到长安,司馬鄴为怀帝举哀,於長安即帝位,改元建興,是为晉愍帝,以卫将军梁芬司徒,麴允为尚书左仆射录尚书事,京兆太守索綝为尚书左仆射、领吏部、京兆尹。晉愍帝即位時,西晉已經沒有可以作戰的能力,而且長安也沒有可與前趙作戰的物資,人口不足百户,只有四辆马车,也缺少官服和印绶。愍帝不久以索綝为卫将军、领太尉,军国大事由麴允和索綝二将主持。四月,汉中山王刘曜、司隶校尉乔智明就会合平西将军赵染(或作赵冉)攻打长安,麹允出屯黄白城抵御。五月,愍帝下诏以司马保为右丞相、大都督,督陕西诸军事,掌控江南及其附近大片地区的琅琊王司马睿为左丞相、大都督,督陕东诸军事,[5]下诏扫除敌寇、奉迎怀帝梓宫,令幽、并两州发兵三十万攻平阳,司马保率秦、凉、梁、雍之师三十万到长安,司马睿率所领精兵二十万到洛阳勤王;但司马保、司马睿对他仅有名义上的表忠而没有提供实际的帮助。六月,愍帝遣殿中都尉刘蜀、苏马诏令司马睿按时进军,[2]八月,刘蜀到建康,司马睿以刚平定江东、无暇北伐推辞。九月,因麹允屡败,愍帝诏以索綝为征东大将军率兵相助。十月,赵染对刘曜称麹允大军在外,长安空虚,刘曜于是派赵染率精骑五千袭长安,入外城。愍帝奔射雁楼。赵染焚烧龙尾道及诸营,杀掠千余人后退屯逍遥园。将军麴鉴率众五千救长安,追杀赵染,在零武大败。刘曜则因麹允屡败而轻敌,反被麹允夜袭所破而退兵,乔智明被杀。[4]

建兴二年(314年)二月,下诏以司空幽州刺史王浚为大司马,卫将军荀组为司空,凉州刺史张轨为太尉,封西平郡公,并州刺史刘琨为大将军。张轨老迈,实际由其子张寔主事,西晋特设副刺史之职,由张寔担任。五月,军奇袭长安。六月,刘曜、赵染入寇新丰诸县,被安东将军索綝所破。七月,刘曜、赵染等又进逼长安,领军将军麹允讨伐击破他们,赵染中流矢而死。[6]汉国的袭击虽然失败,但已显示了愍帝政权自卫之乏力,只有张轨父子不时派小股部队和补给到长安。九月,单于代公拓跋猗卢遣使献马。[2]

建兴三年(315年)正月,愍帝以侍中宋哲为平东将军屯华阴。二月,进司马睿为大都督、督中外诸军事,[5]司马保为相国,荀组为太尉,刘琨为司空。进封拓跋猗卢为代王。四月,大赦。六月,汉朝霸、杜二陵及薄太后陵被盗,挖出不可胜数的金玉彩帛,朝廷下令收集其余,充实内府。同月,地震,愍帝又大赦,并敕令雍州修复陵墓。九月,刘曜入寇北地郡,愍帝命领军将军麹允抵御。愍帝向司马保征兵,司马保左右以壮士断腕为例,建议断陇道以观其变,但从事中郎裴诜说:“蛇咬头了,头可以断吗?”于是司马保决定勤王,以镇军将军胡崧行前锋都督,等诸军集合再发兵,但最终也没实施。索綝担心愍帝成为司马保的傀儡,也拒绝了麹允奉愍帝投奔司马保的计划。于是长安以西也不再对朝廷进贡,百官饥饿到以野生的谷物充饥。十月,麹允进攻青白城。以豫州牧、征东将军索綝为尚书仆射、都督宫城诸军事。汉军攻陷冯翊,太守梁肃逃奔万年县。十二月凉州军士张冰得到玉玺,上写“皇帝行玺”,送给凉州刺史张寔,张寔觉得这不是人臣该留下的东西,十二月,派使者送到长安。[2][6]

建兴四年(316年)四月,张寔遣步骑五千赴京。七月,劉曜再發兵攻打長安,攻北地郡,麹允率步骑三万去救,却被刘曜击溃,北地郡失守,太守麹昌逃回长安。刘曜进军到泾阳,关中渭北地区西晋治下诸城都崩溃了,建威将军鲁充、散骑常侍梁纬、少府皇甫阳都被杀。八月,刘曜进逼围攻长安,切斷長安的糧運,长安内外断绝。九月,安定太守焦嵩、新平太守竺恢、弘农太守宋哲率援军赶到,散起常侍华辑监京兆、冯翊、弘农、上洛四郡兵屯霸上,却都踌躇不愿与刘曜交战。麹允和公卿们只能退守小城。司马保所派的胡崧率军入援击败了刘曜,却担心朝廷复振则麴允、索綝势力更大,于是率城西诸郡兵屯驻渭北遮马桥不进军,回师槐里。十月,长安饥荒,城中一斗米卖到二两金子,人们互相吃,死了一大半,逃跑者止不住,只有凉州援军一千人坚守不动。麹允在太仓找来数十酿酒用的曲饼,制成粥进呈愍帝,也都吃光了。十一月,晉愍帝哭着对麹允说:“穷厄如此,外无救援,虽然死社稷是我应该做的,但我决定忍耻出降,让士民活下来。”叹道:“误我事者,麴、索二公也!”派侍中宗敞送上降表。建兴四年十一月十一日(316年12月11日),愍帝乘羊车以肉袒衔璧抬棺之礼出东门投降,群臣哭着登车抓他的手,都悲伤得无法忍受。御史中丞吉朗引咎自责,不忍相随,也耻于效力于汉,自杀。刘曜烧了棺材,接受投降,派宗敞奉愍帝回宫,两天后迁愍帝及公卿到军营,之後送往汉都城平陽。尚书梁允、侍中梁浚、散骑常侍严敦、左丞臧振、黄门侍郎任播张伟杜曼及诸郡守都为刘曜所杀,华辑逃奔南山。[2]十二月,司马睿得知长安失守,出兵并传檄四方择日北伐。[6]

愍帝建都长安以来,直到败亡都未及建立郊庙。建兴四年梁芬商议追尊愍帝生父司马晏,愍帝不从,索綝等亦引用曹魏制度以为不可,故仅追赠司马晏为太保。[7]

被汉俘虏后编辑

汉帝刘聪驾临光极殿,愍帝稽首于前。麴允伏地恸哭,被扶也不能起身,刘聪怒而囚之,麹允自杀。刘聪以愍帝為光禄大夫,封懷安侯。建兴五年(317年)二月,宋哲逃到建康,称受愍帝诏令司马睿统摄万机。三月,司马睿称晋王,承制,改元建武。[2][5][8]

十一月,刘聪令愍帝代行车骑将军的职务,穿着戎服,手执戟矛,在前面开路,百姓聚在路旁观看,有人指着他说:“这是以前的长安天子。”一些西晋遗民故老见故君受辱,抽泣流涕,刘聪听到后十分厌恶。太子刘粲建议杀司马邺以绝后患,刘聪说建兴元年刚杀过庾珉,不忍再杀人,且再观之。十二月,刘聪设宴光极殿,让愍帝行酒、洗酒杯,上厕所时又让愍帝拿马桶盖,在座的原西晋大臣多失声哭泣,尚书郎辛宾起身抱着愍帝痛哭,被刘聪下令拖出去斩杀。汉将赵固投晋,扬言活捉刘粲,换回司马邺。刘粲上表称若司马邺死,则百姓无所望,不会为李矩、赵固所用。建兴五年十二月二十日(318年2月7日),愍帝在平阳被殺。[2][8]

次年三月,噩耗传到建康,司马睿遂在众人劝进下即位建立东晋[5][8]

家庭编辑

史书没有记载愍帝是否有后妃。愍帝曾想纳表兄荀邃的女儿,征荀邃为散骑常侍,但荀邃担心凶险没有去长安受命。

祭祀编辑

晋元帝司马睿自认为上承武帝大统,即自认为愍帝伯父。但元帝没有听太常华恒所议为惠帝、怀帝、愍帝另外立庙,而是从骠骑长史温峤所议,从《春秋》尊尊之义,在正殿永远保留惠帝、怀帝、愍帝的神主位。元帝驾崩后,神主还在愍帝之下。[7]

异象编辑

愍帝初,有童谣说:“天子何在豆田中。”建兴四年,愍帝投降刘曜时,正在城东豆田壁中。[9]

建兴元年,狗与猪交配。狗意味着兵革,猪意味着北方匈奴,异类交配为祸兆。后来愍帝果然被匈奴俘虏。[9]

建兴元年十一月,会稽大雨、地震、雷电,赤气曜于西北。当时,刘聪已经在平阳称帝,李雄在蜀中称制,天下大乱,长安孤微,为君主失时之象。[10]十二月,河东地震,下肉雨。郭景纯说这是失政的征兆。[9]

建兴二年正月辛未辰时,日陨于地,又有三个太阳从西向东运动。五年正月庚子,三个太阳一起出现,彩虹满天。太阳有重晕,左右两珥。占卜者说白虹是兵气也,多个太阳出现是天下有兵祸,又说不过三十天,诸侯争相为帝,太阳重晕,就是天下有王要称帝,重晕而有日珥,就是天下有侯要称帝。天文学家陈卓说天下要三分了。果然三月司马睿改元建武,汉国皇帝刘聪、成国皇帝李雄也得到三国时期曹魏蜀汉的疆域,于是连年交兵。[11]

建兴二年正月己已朔,黑雾如墨,连日如同黑夜,五天后才停止。[10]

建兴二年四月甲辰,地震;三年六月丁卯,长安又地震。这是君主年幼,下臣掌权,四方不宁,兵乱不息的征兆。[10]

建兴二年九月,蒲子县的马生了人。按京房易传》所言:没有天子,诸侯相互征伐时,妖马生人。当时皇室衰微,胡狄交侵,兵戈日逼,不久愍帝也被俘。[10]

愍帝建兴二年十一月,枹罕羌妓产一龙子,色似锦,文常就母乳,遥见神光,少得就视。这是皇权不振的征兆,愍帝终于被俘。[10]

建兴四年六月丁巳朔、十二月甲申朔、五年五月丙子、十一月丙子,都有日食。[11]六月发生大蝗灾。[10]

建兴四年,新蔡县吏任侨妻产二女,腹心相合,胸以上、脐以下则分离,这是表示天下未统一的恶兆。内史吕会上言说根据《瑞应图》,异根同体谓之连理,异亩同颖谓之嘉禾,二人同心是《易经》“二人同心,其利断金”之理,是四海同心的祥瑞,为当时人所笑。不久天下大乱,愍帝亦被俘。[10]

建武元年五月癸未,太白、荧惑合于东井。占卜者说这是丧事之兆。七月,愍帝被杀。此记载与其他史料记载的十二月被杀有出入。[11]

建武元年七月,晋陵人陈门才家的牛生了两个头的牛犊。按京房《易传》所言,牛生子二首一身,是天下将分之象。不久,被拘在平阳的晋愍帝就被匈奴所杀。[10]

愍帝被杀前,平阳有石头说话,为不祥之兆。[12]

家世编辑

注释编辑

晋愍帝
中国晋司马氏皇朝
出生于:300年?月?日逝世於:318年2月7日
統治者頭銜
前任:
叔父晉懷帝
司馬熾
晉朝皇帝
313年6月7日-316年12月11日
繼任:
堂伯晉元帝
司馬睿 (進入東晉時期)
中國北方皇帝
313年-316年
繼任:
漢昭武帝
劉聰
中國南方皇帝
313年-316年
繼任:
堂伯晉元帝
司馬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