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暉(845年-923年7月20日[1]),字光遠許州人,唐朝末年及五代十国前蜀政治人物。

晉暉年少膽大勇敢,沒有繼承家人祖業。最初他和蜀高祖王建一同當賊,潛入許昌民居;事發後連夜逃遁,躲藏在武陽古墓中。突然聽到有人問墓中鬼魂:「潁州有无遮大会,你一同去嗎?」鬼魂卻回應:「蜀王在這裡啊,我不能和你一起去了。」二人因此私下暗喜,說:「誰是蜀王?」不久,有人送飯到王建面前,道:「這是御飯。」王建十分高興,晉暉以王建小字稱道:「行哥相貌和常人不同,必有非常之舉!」於是晉暉一心事奉王建。[2]

中和四年(884年),唐僖宗逃亡入四川,晉暉和王建、韓建張造李師泰均率領部眾到皇帝行在,唐僖宗大喜,稱他們為「隨駕五都」,命十軍觀軍容使田令孜收養他們為養子,並在回歸長安後封他們為神策軍宿衛[3][4]

光啟二年(886年),僖宗再次逃亡,到興元府時王建用長劍攻擊敵人,並攜帶玉璽同行;而晉暉也一同前往,共同擔任清道斬斫使[5]。其後觀軍容使楊復恭驅逐田令孜的黨羽,晉暉因此被貶為集州刺史[6]

王建建立前蜀,兩人經常把酒言歡,談及舊事;晉暉說:「當年武陽墓中的事果然不假。」王建回應:「真的想不到啊!」[7]乾德元年(919年),晉暉進封弘農郡王。乾德五年六月四日(923年7月20日),在成都縣碧雞坊去世,壽七十九歲。王衍為之輟朝,命曹邽王昱為冊贈正副使,賜諡獻武[1]

引用编辑

  1. ^ 1.0 1.1 《晉暉墓誌銘》:公竟以乾德五年歲次癸未六月四日薨于在京成都縣碧雞坊之私第,享年七十有九。明廷三日為輟朝參同曲四隣不違春相禮寺徵於舊典,有司式舉於盛儀。聖朝遂命冊贈使中大夫守右諫議大夫上柱國賜紫金魚袋曹邽、副使將仕郎守秘書省著作郎賜緋魚袋王昱賜諡曰獻武。
  2. ^ 《十国春秋·前蜀·卷40》:晉暉,許州人。少有膽勇,不務家人生業。初,與高祖為盜,潛攻許昌民家。事發,夜遁伏武陽古墓中,聞人呼墓中鬼曰:「潁州設無遮㑹,盍同往乎?」墓中應曰:「蜀王在此,不得相從!」二人私心獨喜,曰:「是誰為蜀王者?」已而,有人將飯獻高祖前,曰:「只此為御飯也。」髙祖愈益喜,暉呼高祖小字曰:「行哥狀貌異人,必有非常之舉!」由是傾心事之。
  3. ^ 《新五代史·卷63·前蜀世家第三》:僖宗即以晏弘為節度使,晏弘以(王)建等八都頭皆領屬州刺史。已而晏弘擁眾東歸,陷陳、許,建與晉暉、韓建、張造、李師泰等各率一都,西奔於蜀。僖宗得之大喜,號「隨駕五都」,以屬十軍觀軍容使田令孜,令孜以建等為養子。僖宗還長安,使建與晉暉等將神策軍宿衛。
  4. ^ 《資治通鑑·卷256·唐紀72》:(中和四年九月)十一月,二建與張造、晉暉、李師泰帥眾數千逃奔行在,令孜皆養為假子,賜與巨萬,拜諸衛將軍,使各將其眾,號隨駕五都。
  5. ^ 《資治通鑑·卷256·唐紀72》:(光啟二年正月)時軍民雜糅,鋒鏑縱橫,以神策軍使王建、晉暉為清道斬斫使,建以長劍五百前驅奮擊,乘輿乃得前。
  6. ^ 《十国春秋·前蜀·卷40》:光啟二年,僖宗復幸興元。高祖既以長劒五百前驅奮擊,負玉璽以行。而暉亦與俱西,同為清道斬斫使。未幾,觀軍容使楊復恭斥田令孜之黨,出暉為集州刺史。
  7. ^ 《十国春秋·前蜀·卷40》:高祖即位,暉積功封弘農郡王。高祖常與飲極歡,把臂叙舊事。暉頓首曰:「武陽墓中言果不誣也!」高祖笑曰:「始念不及此!」

参考文献编辑

  • 十国春秋》·前蜀·卷36·高祖本紀下
  • 《十国春秋》·前蜀·卷40
  • 資治通鑑》·卷256·唐紀72
  • 新五代史》·卷63·前蜀世家第三
  • 《晉暉墓誌銘》,《成都出土歷代墓銘券文圖錄綜釋》,文物出版社,2012年,第46-5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