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朱暉,字東陽,保國公朱永之子,撫寧伯朱謙之孫,明朝軍事將領。保國公

生平编辑

朱暉早年隨父征戰。弘治五年,授勛衛,嗣保國公,督神機營。弘治十三年,更換京營大帥,命其督三千營兼領右軍都督府事。當時火篩進攻大同,平江伯陳銳等不能抵擋,於是命朱暉佩大將軍印代之。大軍剛至,邊寇已退,於是班師。次年春,火篩連小王子再次進攻延綏、寧夏,右都御史史琳求援。於是明孝宗再次命朱暉佩大將軍印,統都督李俊李澄楊玉馬儀劉寧五將前往,以中官苗逵監軍,大軍抵達寧夏時,蒙古軍已經掠奪而去。於是,朱暉率領五路大軍,在河套地區進攻,但當時蒙古已經撤軍,只獲馬駝牛羊千五百以歸。不久,蒙古軍進入固原,轉而掠奪平涼、慶陽,關中地區大震。兩鎮將嬰城不敢戰,朱暉亦畏怯不急赴。大軍趕至時,只斬十二人,追回所掠生口四千。此役非勝,而大軍迂迴無紀律,擾民傷財甚多,斬獲甚微。廷臣御史交相彈劾三人罪,明孝宗不予追問。當時上報有搗巢有功將士萬余人,兵部尚書馬文升、大學士劉健持書不予。而孝宗仍然給予此前李俊請賞的貳佰餘人,并遣中官賫羊酒迎勞。言官紛紛彈劾,但孝宗終不聽,仍然命其總督團營,領三千營、右軍都督府。

明武宗繼位后,蒙古再次大舉進犯宣府,命其與李俊史琳率軍前往,當時參將陳雄擊斬八十余級,還所掠人口二千七百人。而朱暉卻奏報有功將士為兩萬餘人。此時工部侍郎閻仲宇、大理丞鄧璋前往核實,認為所報多為不實。然而終因苗逵緣故,仍然給予賜賞。當時劉瑾用事,朱暉仍然上奏所給錄功太薄。兵部力爭,不被允許,明武宗竟然聽從朱暉,升遷者有一千五百六十三人,朱暉則加為太保。正德六年去世[1]

参考文献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明史》(卷173):“暉,字東陽。長身美髯,人稱其威重類父。又屢從父塞下,歷行陣,時以為才。弘治五年授勛衛。年垂五十,始嗣爵,分典神機營。十三年更置京營大帥,命暉督三千營兼領右府事。火篩入大同,平江伯陳銳等不能禦,命暉佩大將軍印代之。比至,寇已退,乃還。明年春,火篩連小王子,大入延綏、寧夏。右都御史史琳請濟師。復命暉佩大將軍印,統都督李俊、李澄、楊玉、馬儀、劉寧五將往,而以中官苗逵監其軍。至寧夏,寇已飽掠去,乃與琳、逵率五路師搗其巢於河套。寇已徙帳,僅斬首三級,獲馬駝牛羊千五百以歸。未幾,寇入固原,轉掠平涼、慶陽,關中大震。兩鎮將嬰城不敢戰,而暉等畏怯不急赴。比至,斬首十二人,還所掠生口四千,遂以捷聞。是役也,大帥非制勝才,師行紆回無紀律,邊民死者遍野。諸郡困轉輸餉軍,費八十余萬。他征發稱是,先後僅獲首功十五級。廷臣連章劾三人罪,帝不問。已而上搗巢有功將士萬余人,尚書馬文升、大學士劉健持之,帝先入逵等言,竟錄二百十人,署職一級,余皆被賚。及班師,帝猶遣中官賫羊酒迎勞。言官極論暉罪,終不聽,以暉總督團營,領三千營右府如故。武宗即位,寇大入宣府,復命暉偕逵、琳帥師往。寇轉掠大同,參將陳雄擊斬八十余級,還所掠人口二千七百有奇。暉等奏捷,列有功將士二萬余人,兵部侍郎閻仲宇、大理丞鄧璋往勘,所報多不實。終以逵故,眾鹹給賜。劉瑾用事,暉等更奏錄功太薄,請依成化間白狐莊例。兵部力爭,不納,竟從暉言,得擢者千五百六十三人,暉加太保。正德六年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