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朱柏(1371年9月12日-1399年5月18日),明朝湘王,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二子,洪武四年(1371年)生,母胡順妃,豫章侯胡美之女。

目录

生平编辑

洪武十一年(1378年)朱柏受封湘王,在洪武十八年(1385年)就藩封國荊州。他自幼聰慧[1],朱元璋在分封諸王準備就藩到封國時,曾賜給每名皇子一條玉帶配戴在身上,朱元璋命諸王轉身,讓他看看腰帶後方的裝飾品,諸王都轉身背對皇父,唯獨朱柏將腰帶轉過來給父親查看。朱元璋問他為何要這麼做呢?朱柏回答說:「君父不可背也!」朱元璋聽罷甚感歡慰[2]

朱柏性好學問,常讀書至夜半時分,並設立「景元閣」招納賢才去校讎(校對、整理)書籍,朱柏亦喜愛談論軍事,他膂力過人,弓矢刀槊運用自如,騎馬飛快,有豪俠之氣,而朱柏每出入,則縹囊載書以隨,遇寒暑,仍不廢講誦。過山水勝境,便徘徊終日,必為之賦詩作文,銘刻於石上。朱柏尤善道家言,自號「紫虛子」[3]

朱柏曾數次率軍出征,洪武年間有降兵於常德發起叛亂,流竄至荊州虎渡河一帶,朱柏曰:「敵軍士氣正盛,必須先挫其銳氣,使他們的軍隊士氣低落,若讓敵軍逃往塞外,禍害將會更嚴重。」朱柏隨即調兵遣將,奮勇作戰,成功擊敗敵軍前鋒,並率兵沿路追擊,使叛軍無法逃入塞外,敵軍屢次戰敗,最後敗退至延安被殱滅,明太祖對朱柏甚是嘉獎,特地召朱柏至京師慰勞其功[4]。洪武三十年(1397年),朱柏奉命擔任副將與楚王朱楨共同討伐古州蠻(貴州少數民族),但擔任主帥的楚王朱楨向朝廷索要軍糧三十萬石,卻又不親臨戰陣指揮軍隊,使這次征討蠻寇的軍事行動頗不順利,明太祖後改命二人修築銅鼓城後率軍返回封國[5][6]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得知其父朱元璋駕崩,朱柏哀痛萬分,因此萌生了棄世之意。建文元年(1399年),朱柏遭人指控有意圖謀反、偽造寶鈔及擅虐殺人等罪名,建文帝降旨切責命朱柏入京師訊問,朝中大臣在開會討論後,決定派遣軍隊把兵器藏在裝滿木材堆的車子裡並偽裝成商隊,直到抵達荊州後,準備逮捕朱柏的兵士出其不意的包圍了朱柏的府邸,朱柏聞訊既驚且怒,仰天嘆道:「唉!我觀前代大臣,遇到昏暴之朝而下獄,往往多自盡而亡。身為太祖之子,父皇逝世,我既不能探望病情,亦不能參與葬禮,抱憾沉痛,活在這世上還有什麼樂趣呢!今日又將受辱於奴僕之輩嗎?我豈能如此苟且求生!」朱柏說罷痛哭不止,在與家人飲酒訣別後,朱柏隨即親手放火焚其宮室妃妾,並穿戴好親王的衣冠,手執弓箭騎著白馬躍入火中自盡,闔宮皆從朱柏而死[7][8][9]

朱柏無子,死後封國被撤除,惡曰戾,永樂初年,明成祖稱帝後憐憫朱柏無罪而死,恢復了朱柏的名譽,改諡曰獻,並設置祠官守其陵園[10]

才藝编辑

朱柏風度儒雅,善於書畫詩詞,其書法遒勁,解縉稱其「書法深繹晉人,精思動合矩度。」因朱柏書法精湛,其父朱元璋每有詩作,皆喜愛讓朱柏來書寫。朱柏也頗通畫藝,《明畫錄》稱他善繪嬰兒,惜已無畫作存世,朱柏亦與畫家邊景昭往來,在邊景昭的名作《三友百禽圖》中便蓋有「湘府殿賜」之印。朱柏的詩歌豐腴,清麗飄飄有出塵之想,有《讚張真仙詩》、《讚趙元帥》、《讚真武》等數首詩作留存。

《讚張真仙詩》

張玄玄,愛神仙。
朝飲九渡之清流,暮宿南巖之紫煙。
好山劫來知幾載,不與景物同推遷。
我向空山尋不見,徒淒然。
孤廬空寂大松裏,獨有老獼松下眠。
張玄玄,愛神仙。
匪抑乘飈游極表,茅龍想馭游青天。

家庭编辑

妻妾编辑

  • 王妃吳氏,靖海侯吳禎之女[11],洪武十八年冊封為湘王妃。

编辑

  • 第一女,幼殤。
  • 第二女,幼殤。

註釋编辑

  1. ^ 《湘獻王神道碑文》 : 王幼而美異,長而通明。
  2. ^ 《罪惟錄》列傳卷四 : 時十王陛辭之國,上各賜玉带一命服之,上欲觀其後銙,諸王皆回身,王獨旋带以觀,上問之,曰君父不可背也,上大喜。
  3. ^ 《明史》卷一一七 : 湘獻王柏,太祖第十二子。洪武十一年封。十八年就藩荊州。性嗜學,讀書每至夜分。開景元閣,招納俊乂,日事校讐,志在經國。喜談兵,膂力過人,善弓矢刀槊,馳馬若飛。三十年五月,同楚王楨討古州蠻,每出入,縹囊載書以隨,遇山水勝境,輒徘徊終日。朱柏尤善道家言,自號紫虛子。
  4. ^ 《湘獻王神道碑文》: ……降兵反常德,進至荊之虎渡,王曰:“敵兵銳甚,必有以挫之。令漸沮衂,若縱使得入塞,遺禍將大。”即日畫計遣將,奮前擊之。敗其前鋒,遂窮追之逆兵,由是竟不得出塞,途中數敗至延安,殱焉。實本王之首挫其銳,算無遺策,卒成大功。太祖益嘉之,特召至京,慰勞遣還伍。
  5. ^ 《明實錄》太祖高皇帝實錄卷之二百五十四 : 丙戌楚王楨遣千戶周遜請軍餉上敕報之曰往者諸將東征西討朝廷何嘗運糧隨軍今爾率兵止在一隅欲請糧三十萬石豈不可愧......
  6. ^ 《明實錄》太祖實錄卷二百五十五 : 癸亥城銅鼓敕楚王楨湘王柏曰前命爾兄弟帥師征蠻既不親臨戰陣建立功勛宜各以護衛軍一萬銅鼓衛新軍一萬靖州民夫三萬餘築銅鼓城......爾兄弟可率築城護衛軍士還國繪圖來奏
  7. ^ 《湘獻王神道碑文》 : 自太祖賓天,哭踴幾絕因忽忽內傷,有棄人間意……王仰天嘆曰:「嗟乎!吾觀前世大臣,遇昏暴之朝,將詔獄下吏,便自引決身。親太祖皇帝子,南面而王,太祖賓天,疾不及視,葬不及會,抱茲沉痛,有何樂於世!今又將辱於奴婢之人乎?苟求生活吾不能也!」因復痛哭,灑地沾濕,繼之以血,具衣冠赴火死,闔宮皆從之。
  8. ^ 《名山藏》卷三十七 : ......建文初坐偽造寶鈔虐殺人降敕切責朝議發兵討之王怒焚其宮室美人乘馬執弓躍入火中死
  9. ^ 《罪惟錄》列傳卷四 : 朝命將士偽為商旅,藏兵器於輿薪,直造王都,圍王宮。王度事不成,與宮人痛飲泣別,縱火焚其宮室美人。乘白馬,執弓躍入火中死。
  10. ^ 《明實錄》太宗實錄卷十 : 丙戌改謚故湘王曰獻妃吳氏曰獻妃遣官齎謚冊及寶祭於荊州墳園......當時謚王曰戾至是上憫其非辜詔改今謚而親制碑於墓
  11. ^ 《湘獻王神道碑文》: 王諱柏......妃吳氏靖海侯禎之女生二女皆夭無子墓在荆之江陵縣

參考資料编辑


原因:明太祖封之
明湘國國王
1378年-1399年
空缺期
原因:無子,封國撤除
下一位相同頭銜:懷王朱由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