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朱江(1868年[1]-1914年),字岷源,廣州駐防漢軍旗人,1903年(光緒二十九年)中舉人,官至內閣中書。清廷遜政後,奔走前陝甘總督升允,密謀匡複清朝。1913年(民國二年)春,朱江返回北京,仍與升允信息往還,蹤跡漸露。同年夏,升允在庫倫舉事,傳檄內地,以抗民國。北京政府派員四處搜查,朱江攜家小避往趙州,終為邏者偵悉,及逮送京師執法處,楚毒備嘗,不屈被害。1933年(民國二十二年,癸酉年)6月25日(閏五月初三日),遜帝溥儀“貞愍”。[2]

註釋编辑

  1. ^ 約年,其墓誌言其春秋四十七
  2. ^
    奏為故員為國捐軀,湮鬱日久,籲懇加恩旌卹,以勵臣節,恭摺瀝陳仰祈聖鑒事:竊已故內閣中書朱江系廣州駐防漢軍旗人,由舉人考職授內閣中書,辛亥年遭遇國變憤不欲生,嗣聞前陝甘總督臣升允解組西陲,不忘王室,因於宣統四年秋間,關入陝訪至西甯與 該督臣密謀匡復。五年春返都,由是信使往還蹤跡漸露,是年夏,升允在庫倫舉義傳檄內地,逆黨四處搜查,該故員避往趙州,卒為邏者偵悉,繫至京師偽執法處, 楚毒備嘗,不屈被害。又已故監察御史玉春,滿洲旗人,自以身受國恩時圖報稱因教授蒙古文字熟識俄使署中人員,適升允討逆檄至,時恭親王溥偉寓居青島,欲與 通電聯絡而無法得達,遂遣該故員赴俄使署轉電庫倫,卒亦為逆探偵悉,與朱江同繫偽執法庭,經其家人百計營救始得出獄,然受刑不過出獄半曰即行斃命。以上兩員均臣素識,故於其死事知之特詳,向值皇上遵時養晦,未 敢冒味上陳,今幸鴻基粗奠,指顧中興,彰住勸來,正宜有事,應如何加恩之處,出自聖裁,唯二員中只朱江有子一人名本一,尚能負骸歸葬,至玉春身後既無子息,室廬遺櫬日久莫可訪尋,縱荷恩施,難噓枯朽,亦唯冀姓名幸附絲綸之末,庶孤忠不至永湮也,謹據實臚陳伏乞皇上聖鑒,謹奏。癸酉年閏五月初三日 (1933年6月25日)奉上諭據 溫肅奏故員為國捐軀,懇加旌卹一摺,故內閣中書朱江、故監察御史玉春,矢志忠貞,密謀舉義,事泄被禍,致隕厥身,深堪憫惻,著加恩朱江予諡貞愍,玉春予諡 節愍.用示篤念忠藎之至意,欽此。
    —— 〈清〉溫肅
    《檗盦奏稿》

參考資料编辑

  • 溫肅:「為故內閣中書朱江等請卹疏」,《檗盦奏稿》,近代中國史料叢刊 745 《溫侍御毅夫年譜及檗盦奏稿》 文海出版社 頁37-124。
  • 陳毅:「朱江墓誌銘」,近代史資料,總三十五號,頁九六—九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