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載址

永豐王長子朱載址(1517年12月12日-1565年8月12日),號東陽明朝淮藩永豐王長子,永豐安僖王朱厚炢的庶長子。

生平编辑

正德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1517年12月12日)生。後封輔國將軍。嘉靖二十五年(1546年),進封鎮國將軍。嫡母方氏卒後,進封永豐王長子。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永豐安僖王朱厚炢去世[1]

嘉靖四十四年七月十七日(1565年8月12日),朱載址未及襲爵即去世,享年四十九歲。十年後,庶長子朱翊鈠襲爵[2]

家庭编辑

编辑

  • 吳氏,南昌吳静女,封夫人,享年三十二歲。

编辑

  • 林氏,生朱翊鈠。
  • 陳氏,生四哥、南屏郡君、淞江郡君。
  • 張氏,生第三女。

编辑

  • 庶第一子:輔國將軍→永豐王長孫→永豐莊裕王朱翊鈠
  • 庶第二子:四哥

编辑

  • 庶第一女:南屏郡君,儀賓張應鍾
  • 庶第二女:淞江郡君,儀賓關文輝
  • 庶第三女:未報於朝廷,嫁楊祖慧[3]

墓葬编辑

隆慶元年正月十四日(1667年2月22日),朱載址與元配吳氏合葬于江西饒州府鄱陽縣龍口山之陽(今江西省鄱阳县白沙洲乡胡赵村)。

皇明淮藩永豐王長子東陽殿下暨配夫人吳氏合葬墓誌銘
  奉 議 大 夫 淮 府 長 史 司 右 長 史 前 知 晉 州 事 南 海 亦 川 周 懋 德 篆
  將 仕 佐 郎 淮 府 永 豐 王 教 授 前 霍 丘 縣 教 諭 歸 善 卜 巖 吳   相 書
  朝  列  大  夫  宗  人  府  儀  賔  東  吳  錫  山 菊 泉 楊 應 春 撰
  嘉靖乙丑秋七月十有七日,永豐王長子東陽君諱載址以疾卒于正寢,其子王長孫毅齋翊鈠既具䟽訃于
 朝矣。越二年丁卯春正月十四日,爰擇鄱陽縣龍口山之陽創為幽宫,奉東陽君之柩合嫡母吳夫人而葬焉,
制也。蓍從龜從,襄事有期。毅齋一日先之,以幣帛䟽絰稽首再拜,泣謂楊子應春曰:「不肖孤獲戾昊穹,先君奄棄禄養。兹得吉兆,勉
  襄大事。惟先君墓石,敢以瀆吾丈。」應春曰:「嗟乎!東陽君,
有明之賢藩也。毅齋,永豐之孝子也。吾聞孝子之欲顯其親于天下,必思所以立身揚名而後可,奚以墓石為哉?盖誌墓,非古也。孝
  子之欲誌其親之懿德,垂諸貞珉而不朽,必將托諸立言君子之名筆而後可,奚以不肖為哉?盖無徵不信也。雖然,吾嘗銘東
  陽君之弟竹居君矣。雖欲勿銘,𢙣得而勿銘?」謹按:
  永豐郡藩之始祖曰恭和王,恭和為
 淮始祖静王之叔子,其所自出則
仁宗昭皇也。二世為永豐懷順王,三世為榮和王,四世為安僖。安僖王,永豐十有七年,嘉靖四十一年壬戌,壽躋七袠。
聖天子以蓍德宗臣,特 敕大行王,以纁氏存问,賚以禮幣。
天章輝𤾗,光動山岳。時安僖甫聞 命,未及拜 賜而薨。東陽君實為安僖之冢子,以庶長,故乃先授封輔國將軍。嘉靖丙午,加封
  鎮國將軍。君嫡母方夫人先安僖卒,例得進封長子。君猶逡廵謙抑,若有待而不敢當嫡者乆之。安僖迨六十,遵
祖訓請老,以君代行禮儀,聴継王爵。既拜
俞命,則又益恭謹祗畏,若弗克勝主噐者。君有異母弟二,曰竹居、芸居,俱鎮國將軍,以孝友稱。君極相友愛,庭無間言。先是,安僖進
  嗣王爵,君與二季迭為酒燕娛親,名曰彝倫會,會必極水陸之珍。日召致應春偕陳子邦謨侍食,管絃音響相續,夜分始罷,明
  日復如之。若是者,十五六年。中遭二弟之変,而君獨事安僖者如初,有隆無替。君性沉黙有容,其言若訥訥不出口,而時復
  警敏億見,出人意表。視膳之餘,每寄興詩書,寓情花卉,他無所嗜也。安僖疾,君不觧帶而侍者越旬,憂形于色,行不能正履。迎
  醫至,輙匍匐拜之,抆淚嘗藥。及安僖薨,哀毀踰禮,躬親苫塊,面墨形瘠。鄉大夫来吊安僖者,必破格答拜,士論翕然賢之。前此,
  宗室患多育女,或有不舉者。君曰:「舉而奏報,大糜禄給。方今 天沠日繁,如吾民何?不舉,將𢦤賊天性,奚忍哉?予舉而弗報,笄
  而歸諸士人,蔑不可矣。」於是,舉其季女而不報。女三齡,安僖王曰:「汝不報季女,誠是也。吾舘甥楊子有仲子曰祖慧,吾欲以若
  女歸之,且以締世好,何如?」君應曰:「兒初心也。謹奉命。」後此,宗女舉而不報者相継,盖藉君作始也。君識見出人者類此。君生于
  正德丁丑十一月二十九日,享年四十有九。娶夫人南昌吳静女吳氏,幽閑淑慎,内外冝之,年三十二歲蚤卒,無出。子男二:長
  即輔國毅齋,側夫人林氏出,具奏改封長孫,終制則請継祖爵矣,娶夫人蕭氏;次四哥,未名,側夫人陳氏出。女三:長封南屏郡
  君,適儀賔張應鍾;次封淞江郡君,聘庫大使関允楫子関文輝,未字。俱側夫人陳氏出。季出側夫人張,即歸吾兒祖慧者也。孫
  男一,蕭夫人嫡生,未名。嗟夫!予與君為姻兄弟者三十五年,見其骨清氣完,神藏目彩。逾耄望耋之年,可坐而致,孰謂僅止于
  斯耶?使更假之以朞歲,則
錫命受服,端冕而王矣。嗚呼悲哉!夫嘉禾之難植而易稿,蔓草薙而盖繁,麟鳳不世有而梟虺盈野,為善者不必考終,暴戾之徒徃
  徃老死黄馘。顧天若是懵懂而爽,其常與善人之道哉?抑亦有数焉爾矣?夫與其蔓草、梟虺而生,無寧為嘉禾、蔓草之稿且死
  也。世必有辨之者,予復何言? 銘曰:  猗嗟東陽,惟翰之良。主鬯承祧,指日可王。父子昆弟,孝友一堂。以養以嬉,綵衣趋蹌。
  日征月邁,斯樂未央。忻戚相禪,晝夜之常。胡弗黄耈,溘焉以亡?知與不知,孰不盡傷?龍山之原,宰木蒼蒼。環以洙湖,揖以崇岡。
  恭和高祖,寢園相望。窀穸于兹,卜曰允臧。思齊夫人,同此玉藏。母儀右國,德厚流光。冝爾来胤,長發厥祥。食采永豐,百世其昌。
  嘉靖四十六年正月十四日,孝男王長孫翊鈠泣血稽䫙立石。 是年隆慶改元。           鄱邑吳廷栢鐫。

參考資料编辑

  1. ^ 《明史·諸王世表四》
  2. ^ 《明神宗實錄》卷37
  3. ^ 《皇明淮藩永豐王長子東陽殿下暨配夫人吳氏合葬墓誌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