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权翼,字子良十六国略阳郡临渭县(今甘肃省秦安县东南)人。

352年,姚弋仲去世,姚襄继任,任命太原人王亮为长史,天水人尹赤为司马,太原人薛瓒、略阳人权翼为参军。353年,姚襄屯兵历阳,被东晋封为平北将军,派权翼出使东晋殷浩。殷浩对他说:“我与平北将军同是大晋皇帝的臣下,休戚与共。然而平北将军经常独断专行,不是我希望的事情!”权翼说:“平北将军英姿绝世,他之所以带兵数万、不辞遥远归附晋朝皇室,是因为朝廷有道,大臣贤明。现在将军轻信谗言,与平北将军隔阂,我认为猜忌的根源在将军你这里。”殷浩说:“平北将军生性不羁,随意生杀,又纵容小人抢我马匹,不是王臣的行为!”权翼说:“平北将军归附圣朝,怎肯滥杀无辜!奸邪作乱之徒,就是王法也不能容忍,杀之何害!”殷浩说:“那为何抢夺我的匹?”权翼说:“您认为平北将军雄武,难以控制,终要讨伐。所以他才夺马来自卫。”殷浩笑道:“何至于此!”[1]

357年,姚襄败死后,权翼归苻坚。权翼劝苻坚杀苻生:“主上猜忌,残忍暴虐,内外离心,如今殿下才是适于主持秦国社稷之人。愿殿下及早谋划,不要让大权落入他姓手中!”苻坚即位,以权翼为黄门侍郎,与丞相王猛等同掌机密[2]。后任吏部尚书,与王猛、薛讚并称王佐之才。

370年三月,苻坚任命吏部尚书权翼为尚书右仆射。权翼见到慕容桓的儿子慕容凤说:“孩子你正显露才能名望,不要效法你父亲不识天命!”慕容凤严厉地说:“先父想建立忠诚未遂,这是人臣之节;君侯之言,岂能奖掖后辈!”权翼变色称谢离开,进言苻坚:“慕容凤慷慨有才器,但狼子野心,恐最终也不会被我们所用。”[3]382年,苻坚欲南征东晋尚书左仆射权翼说:“昔日商朝纣王无道,但微子箕子比干三位仁人在朝,周武王因此回师,不予讨伐。如今晋朝虽然微弱,但没有大恶,谢安桓冲都是江表的人才,君臣和睦,内外同心,以我来看,不可图谋!”苻坚沉默了许久,不听[4]

淝水之战后,鲜卑慕容垂欲自图发展,佯请回河北祭扫先人陵墓,权翼劝谏苻坚说:“国家军队新败,四方都有离心之向,应召集名将,安置在京城,以稳固根基,安定枝叶。慕容垂勇略过人,世代都是中原东部的豪杰,不久前因避祸而来归附,他本心难道只是做个冠军将军吗!就像养育苍鹰,它饥饿时依附于人,当听到狂风骤起,就有飞越云霄之志。现在正该紧闭藩笼,岂能放纵,任它为所欲为!”苻坚说:“你说得对。但朕已经同意,一般人尚不食言,何况万乘之君主!如果天命要有废兴之事,也不是只靠智慧与力量所能改变的。”权翼说:“陛下重小信而轻视国家社稷,依我之见,他定是去而不返,关东之乱,从此就要开始了。”权翼悄悄地派勇士邀请慕容垂到河桥以南的空仓房中,慕容垂对此产生了怀疑,用草绳编结成筏子从凉马台渡过黄河。384年,慕容垂建立后燕政权,苻坚对权翼说:“没听你的话,让鲜卑人到了如此地步。关东之地,我不再和他们争夺。”[5]

385年,西燕慕容冲攻入长安,司隶校尉权翼遂投后秦姚苌,任太常[6]

參考資料编辑

  1. ^ 资治通鉴·卷九十九晋纪二十一》
  2. ^ 资治通鉴·卷一百·晋纪二十二》
  3. ^ 资治通鉴·卷一百零二·晋纪二十四》
  4. ^ 资治通鉴·卷一百零四·晋纪二十六》
  5. ^ 资治通鉴·卷一百零五·晋纪二十七》
  6. ^ 资治通鉴·卷一百零六·晋纪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