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成梁(1526年-1615年),汝契引城,铁岭(今辽宁铁岭)人, 明朝后期将领,朝鮮人李英後裔。

李成梁
性别
出生 1526年
辽宁铁岭
逝世 1615年
北京
国籍 明朝
别名 李引城
教育程度 私塾
职业 軍人
活跃时期 16世紀
亲属 九子

李颇有将才。镇守辽东30年期间組織遼東鐵騎,先后十次奏大捷。[1]但因位望益隆,贵极而骄,奢侈无度,万历三十六年被劾罢。万历四十三年卒。李成梁前後兩次任遼東總兵,第一次是二十二年,第二次是八年,一共三十年時間。《明史》說李成梁“英毅驍健,有大將才……”“帝輒祭告郊廟,受廷臣賀,蟒衣、金繒,歲賜稠疊。邊帥武功之盛,兩百年來所未有”。

目录

生平编辑

李成梁的高祖李英自朝鮮內附明朝,授世鐵嶺衛指揮僉事,遂世居辽东铁岭。成梁早年家貧,不能襲職,四十歲猶為諸生。嘉靖末袭指挥佥事。积功升参将、副总兵。隆慶四年(1570年)九月代替殉職的王治道成為遼東總兵。萬曆元年(1573年),为了加强对建州女真的控制和防御,遼東總兵李成梁擴築寬甸等六堡。六堡位于鸭绿江以西,毗连建州女真,地理位置重要。

萬曆二年(1574年),王杲大舉犯擾遼陽瀋陽。李成梁督兵進剿王杲所在的古勒寨,斬首一千餘級。民間傳言此役努爾哈赤與其弟舒爾哈齊被俘,為李成梁收留,充當僕役。[2]万历五年(1577年)五月,土蛮再次入寇,联营直至辽河以东,李成梁袭击土蛮,大胜而还。万历六年(1578年)正月,速把亥集合土蛮军大举入寇,李成梁再击溃之,加太保,世荫本卫指挥使。

明萬曆八年(1580年),皇帝為表彰李成梁鎮守遼東軍功,建石坊(位於今日遼寧省錦州北鎮市[3],王杲再出兵犯边,又为明军所败,王杲被捕死。

萬曆十年(1582年),王杲子阿太(亦作阿臺)和明作對,九月,遼東總兵李成梁進攻阿太之古勒寨,阿太中箭身亡。

萬曆十一年(1583年)二月,李成梁再度發兵攻王杲之子阿臺,努爾哈赤的父親塔克世是王杲的孫女婿,死於這次戰鬥。努爾哈赤日後統一女真各部,建立後金之後,欲為報父祖之仇為藉口叛明“七大恨”之一。

李成梁在軍事上常谎报军情,杀良冒功,生活上更是貴極而驕,奢侈無度,“全遼商民之利盡籠入已,以是灌輸權門,結納朝士,中外要人無不飽其重賕,為之左右”。李成梁的家院“附郭十餘里,編戶鱗次,樹色障天,不見城郭。妓者至二千人,以香囊數十綴於繫襪帶,而貫以珠寶,一帶之費,至三四十金,數十步外,即香氣襲人,窮奢極麗”。万历六年三月,发生李成梁所部杀降冒功的事,张居正知有隱情,[4]但对李成梁父子有所偏袒。張居正死後,李成梁照常侵吞边饷,杀良冒功,盡露暮气。萬曆十九年(1591年),李成梁為言官所劾罷官。[5]

萬曆二十九年(1601年)為大學士沈一貫力薦成梁復起遼東,此時老將已無遠志,辽东少事,以阅视叙劳,加封太傅。萬曆三十四年(1606年),成梁以“地孤悬难守”,棄遼左六堡,徙六萬四千餘戶居民於內地,“居民恋家室,则以大军驱迫,死者狼藉”,大受朝野譴責。[6]萬曆三十六年(1608年)又被劾罷,熊廷弼守遼東時,指出李成梁罪可至死。[7]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卒於北京,葬仰山之北(今北京附近)。

后事编辑

成梁死後三年,萬曆四十六年(1618年),努爾哈赤詔告對明朝的“七大恨”檄文,正式對朝廷宣戰。

家庭编辑

成梁多子,長子李如松曾威震朝鮮,擊敗小西行長,其他如李如柏李如楨李如樟李如梅,族子李如梓李如梧李如桂李如楠等,皆驍勇善戰,有父兄之風,時人譽“李家九虎將”。

在中国的先世编辑

据《李氏谱系》的记载(康熙壬寅(1722年)十世裔孙李树德重修), 铁岭李氏原是唐末年渡鸭绿江,朝鲜人则认为这一支家族是出自星州李氏,14世纪末在始祖李膺尼带领下由朝鲜迁至铁岭,后编入明朝卫所并出仕做官。

族谱以出任铁岭卫指挥佥事李英为一世祖,之上还有李哲根穗李和山李厦霸努李把图理李膺尼五位祖先,但“因鼎革,碑记残毁,谱系散失,是以五位之世次无考未敢妄注也”。

第二世为李文彬,第三世为李春英(或作李春美),第四世李泾,均世袭铁岭卫指挥佥事。李泾有子四人,居长者即明末辽东名将李成梁。李氏从第三世春字辈起,五个兄弟析为五房。李成梁一系属老长房,以下依次为老二房、老三房、老四房、老五房。

与努尔哈赤的关系编辑

萬曆十一年(1583年)二月,李成梁發兵攻王杲之子阿臺,努爾哈赤的父親塔克世是王杲的孫女婿,死於這次戰鬥。塔克世雖屬王杲一系,但已歸附李成梁,卻因此戰死,實為成梁與尼堪外蘭故意為之,對此努爾哈赤極為不滿:“我祖、父何故被害?汝等乃我不共戴天之仇也!汝何为辞?”成梁自知理虧,將塔克世的土地、人馬等送給努爾哈赤,令讓他承襲都督指揮銜,以為補償。努爾哈赤後統一女真各部,建立後金之後,欲為報父祖之仇為藉口叛明“七大恨”之一。李成梁晚年仍与努尔哈赤往来甚密,曾一度有倚仗努尔哈赤之兵袭占朝鲜自立的野心。[8]于边事又常敷衍,只要努尔哈赤表示忠心,即“保奏给官”,甚至“弃地以饵之”,因此被宋一韩熊廷弼等廷臣所参劾。[9][10]建州势力能够在辽东崛起,与李成梁的包庇不无关系[8]

参见编辑

參考编辑

  1. ^ 錢謙益《牧齋初學集》載:“寧遠伯李成梁父子威名素著,諸子家丁,驍勇善戰。賊降夷雜種,出入邊徼,心輕中國,獨憚李氏耳。”
  2. ^ 黄道周《博物典汇·建夷考》:“先是奴酋父他失有胆略,为建州督王杲部将,呆屡为边患。是时李宁远为总镇,诱降其酋父,为宁远伯向导讨王杲,出奇兵,往返八日而擒呆。酋父即负不赏之功,宁远伯相其为人有反状,悬之,以火攻,阴设反机以焚之死。时努尔哈赤甫四岁,宁远不能掩其功,哭之甚哀,抚努尔哈赤与速尔哈赤如子。奴酋稍长,读书识字,好看三国、水浒二传,自谓有谋略,十六岁始出之建地”。事實上努尔哈赤生于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李成梁於隆庆四年(1570年)代辽东总兵时,努尔哈赤已经12岁。王在晋《三朝辽事实录》书云:“先是李宁远捣阿台,夷其巢,努尔哈赤祖叫场,父搭失,并从征为向导……因兵火死于阿台城下,方十五六岁,请死,成梁哀之,且虏各家救书无所属,悉以属奴”。
  3. ^ 北寧市位於遼寧省錦州,2006年3月17日經中國國務院批准改名為北鎮市。
  4. ^ 书牍十《答本兵方金湖言边功宜详核》:“辽左之功,信为奇特,伏奉圣谕俯询,谨具奏如别揭。但细观塘报,前项虏人有得罪土蛮,欲过河东住牧等语,虽其言未可尽信:然据报彼既拥七、八百骑,诈谋入犯,必有准备;我偏师一出,即望风奔溃,骈首就戮,曾未见有抗螳臂以当车辙者,其所获牛、羊等项,殆类住牧家当,与入犯形势不同。此中情势,大有可疑。或实投奔之虏,边将疑其有诈,不加详审,遂从而歼之耳。今奉圣谕特奖,势固难已,但功罪赏罚,劝惩所系,万一所获非入犯之人,而冒得功赏,将开边将要功之隙,阻外夷向化之心,其所关系,非细故也。”
  5. ^ 《明史·列传一百二十六》:而其战功率在塞外,易为缘饰。若敌入内地,则以坚壁清野为词,拥兵观望;甚或掩败为功,杀良民冒级。阁部共为蒙蔽,督抚、监司稍忤意,辄排去之,不得举其法。先后巡按陈登云、许守恩廉得其杀降冒功状,拟论奏之,为巡抚李松、顾养谦所沮止。既而物议沸腾,御史朱应毂、给事中任应徵、佥事李琯交章抨击。事颇有迹,卒赖奥援,反诘责言者。及申时行、许国、王锡爵相继谢政,成梁失内主,遂以去位。
  6. ^ 《明史·列传一百二十六》:当万历初元时,兵部侍郎汪道昆阅边,成梁献议移建孤山堡于张其哈剌佃,险山堡于宽佃,沿江新安四堡于长佃、长岭诸处,仍以孤山、险山二参将戍之,可拓地七八百里,益收耕牧之利。道昆上于朝,报可。自是生聚日繁,至六万四千余户。及三十四年,成梁以地孤悬难守,与督、抚蹇达、赵楫建议弃之,尽徙居民于内地。居民恋家室,则以大军驱迫之,死者狼籍。成梁等反以招复逃人功,增秩受赏。
  7. ^ 《明神宗实录》卷455,万历三十七年(1609)二月辛己
  8. ^ 8.0 8.1 《满洲开国史讲义》第117页,孟森著,中华书局2006年版
  9. ^ 《清史讲义》第97页,孟森著,中华书局2010年版
  10. ^ 《明史讲义》第239页,孟森著,中华书局2009年版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