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湛阳(1872年-1920年)[1] ,字覲楓云南昭通府魯甸廳[2][3],清朝及中华民国商界领袖、军事及政治人物[4]

生平编辑

李湛阳是清朝光绪甲午科副贡,日本東京宏文学院师范班毕业。光祿寺署正銜文生,广东候补道。历署广东劝业道、巡警道,历充蜀商总董,广东商务局及将弁学堂总办,新军统领,广东兵备处、禁烟局总办,四川巡防军统领,资政院议员,日本博览会考查商务,北洋河间陆军校阅随同观操。[4] 其中,他任四川巡防军统领是因为武昌起义爆发后,1911年10月13日端方率军至重庆,恰遇广东巡警道李湛阳回重庆省亲,因为李湛阳和端方为旧交,端方遂任命李湛阳为新巡防军统领,负责招募新兵组建防军三营。杨庶堪等革命党人因多与李湛阳相熟,遂乘机使革命党人混入巡防军内部。[5] 同年11月上旬,中国同盟会总部派革命军总指挥夏之时到重庆,李湛阳、杨庶堪当即率巡防军起义,光复重庆。[6]

李湛阳被众人推举为都督,但他坚决拒绝。后来夏之时部入城,革命党人在朝天观集会,共有两三千人与会。重庆府知府钮传善未到会。因钮传善和李湛阳是儿女亲家,革命党人向楚朱之洪遂偕李湛阳前往督饬钮传善与会,钮传善同巴县知县跪地剪辫投降。此后蜀军政府成立,李湛阳担任蜀军政府财政部长。[7]

中华民国成立后,他任四川财政司长,政事堂存记道尹参政院参政兼内国公债局协理,1914年被全国商会联合会选举为约法会议议员[4]。民國4年1月27日授上大夫。

其间,孙中山领导二次革命时,陈其美上海组织讨袁军,李湛阳捐助三万银元,此后不时接济。孙中山遂书写横幅“高瞻远瞩”赠与李湛阳。在护国战争中,1916年3月,护国军同北洋军在四川泸州纳溪一线激战,北洋军张敬尧扣押了李氏川江轮船公司“蜀通”、“蜀亨”轮,企图使用两轮船为前线增兵。李湛阳遂连夜指挥工人拆毁两轮船的主机和舵轮,以不让张敬尧使用。[6]

民國九年庚申(1920),李湛陽在太平門寓所(今市中區郵局巷)去世,其喪事亦備極奢費。葬儀中「頂馬」已至通遠門,而其靈柩尚未出舍。一時重慶各方人士紛紛為之戴孝,以致各商店白布銷售一空,均告缺貨[8]

家庭编辑

  • 父:李耀廷(李湛阳是李耀廷的次子,李耀廷共一女二子,不分男女排序)
  • 姐:(姓名不详)
  • 弟:李龢阳(李耀廷的三子)
  • 堂兄弟:李燮阳(李耀廷的侄子)

注释编辑

  1. ^ 《约法会议纪录》作年四十三岁,按1915年43岁,则生于约1872年
  2. ^ 「李湛阳,現年三十一歲,係雲南昭通府魯甸廳人,由副榜於……就近入東京宏文學院速成師範班畢業……奉旨著發往廣東補用。」,《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 清代官員履歷檔案全編 7》
  3. ^ 〈八月二十五日通稟〉「敬稟者:竊此次賑務,先後由恩安縣方令左綸撥來積穀三百五十五市石,每石照買價四兩二錢合算,該昭平銀一千五百二十三兩八錢零二厘,大關廳朱丞毓崧撥來社、積兩谷共四百二十京石,每石照歷屆市價八錢合算,該關平銀三百四十八兩,均各如數移還歸款,以備採買在案。惟魯甸廳經前任羅悴雲撥出積穀六百三十五京石,即付魯城河紳收用。查當日買價,雖僅去錢五百餘串,而地方較苦,卑局若有餘銀,原可照現時價值多還多買,無如局款不敷,只剩存該廳平糶錢二百串,外無法設。幸得李紳正榮誼篤桑梓,慨捐銀四百兩為買谷還倉之用,始由卑局收付魯平銀四百兩,連前存錢二百串,核與大關京石谷價有增無減,遂一併移交接任許悴祖瑞經收,請隨時價賤再買還倉,亦在案。伏查李紳前捐棉衣千件,合銀五百兩,外捐現銀五百兩,曾經稟奉批示。嗣伊在重慶勸募,復倡捐銀四百兩;及該廳雹災,另捐賑銀二百兩;茲又捐買積穀銀四百兩。計共五次捐銀二千兩,並在川中代募賑捐至萬餘金之多。似此好義行仁,樂善不倦,洵為合屬所難能。除由卑局照章移獎該紳長子光祿寺署正銜文生李湛陽及次子李龢陽,分別匯冊請敘外,其在籍藍翎五品銜分省前先補用知縣李正榮,合無仰叩憲恩,以賑務勸捐出力,隨摺奏保。從優獎敘之處,由自逾格鴻施。所有籌還兩廳一縣積穀,及李紳樂捐巨款並募多金,邀請獎敘緣由,是否有當。伏乞批示飭遵。」《中國荒政書集成第十冊》
  4. ^ 4.0 4.1 4.2 《约法会议纪录》第131页
  5. ^ 《四川近代史》第546页
  6. ^ 6.0 6.1 《辛亥革命中的昭通人(四)》
  7. ^ 《中国企业家列传 第6卷》第9页
  8. ^ 《重慶市中區文史資料第4輯》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