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溶(813年-840年2月12日),唐穆宗第八子,墓志记为第四子,母杨贤妃,封安王

目录

身世编辑

李溶具体生年不详,墓志记载其逝世时年二十八,当在元和八年(813年)。长庆元年(821年),穆宗将未封王的诸子和诸弟封王,李溶被封为安王。[1][2]唐穆宗逝世后,继位的是李溶兄长唐敬宗。李溶的母亲杨妃应该是在此后获封太妃[3]太和八年(834年),与其弟颍王李瀍同授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兵部尚书,李溶又改检校吏部尚书。文宗开成(836年 - 840年)初年,按百官例给李溶、李瀍每月料钱,厚待他俩异于诸王。[4][5][6][7]

文宗的皇储候选人编辑

开成三年(838年),文宗之子李永去世,可能是被家仆谋害(文宗另一子蒋王李宗俭薨年记载不详,可能也已去世)。四年(839年),文宗宠妃楊賢妃秘密推荐李溶为皇太弟。[8]杨贤妃、宰相杨嗣复与李溶的母亲杨太妃是本家的关系。后来李瀍继位成为唐武宗后,认定李溶奉承了楊賢妃,得到可能是楊賢妃侄辈的宰相杨嗣复及宦官知枢密劉弘逸的支持,因为杨嗣复希望楊賢妃效法武则天[5][9][10]当文宗就此咨询大臣时,宰相李珏反对立李溶为储。[11]随后,文宗立唐敬宗幼子陈王李成美为太子。[12]六月,文宗幸十六宅安王、颍王院宴乐,赐与颇厚。[4]

身亡编辑

五年(840年),文宗病重,召来劉弘逸和另一宦官薛季稜,让他们去传召杨嗣复和李珏,准备把李成美托付给两位宰相。但是,控制军队的宦官仇士良魚弘志希望获得新帝的支持,所以反对李成美,称他太年轻且多病。他俩抢先矫文宗诏,将李成美重新降为陈王,改立李瀍为皇太弟,李珏阻止未果。[6]

文宗不久驾崩,仇士良说服尚未即位的李瀍命楊賢妃、李溶、李成美自杀。李溶死于宅邸。[2][5][6][8][11][12]八月廿九日,葬于京兆府万年县崇道乡原。

后来李瀍继位为唐武宗,因当初立储之争派宦官去赐死已被贬地方的杨嗣复、李珏,被宰相崔珙李德裕等劝阻后说:“杨嗣复、刘弘逸志在树立安王。立陈王尚且是文宗遗旨,杨嗣复、刘弘逸欲立安王全是希杨妃意旨。杨嗣复曾写信给杨妃要她效武则天临朝。”崔珙、李德裕等说:“此事暧昧,真假难辨。”武宗说:“杨妃曾卧病,其弟杨玄思奉文宗命入内侍疾一月有余,趁机内外交通。朕细问内人,了解了情状,不欲外宣。假如安王得志,我岂有今日,他岂能容我?”然后忧伤地说:“为卿等赦之。”于是追回了前去赐死杨、李的宦官,再贬他们。[9][10]

轶闻编辑

唐阙史》记载:文宗于十六宅西别建安王溶、颍王瀍院,数次驾幸,纵酒如家人礼。文宗驾崩时,太子李成美年幼且有病不堪担当军国大事。仇士良认为安王是文宗亲弟,贤能且年长,于是发动左、右神策军及飞龙、羽林、骁骑数千人去藩邸奉迎安王。宦官遥呼:“迎大者!迎大者!”数四,因为安王是兄长,所以“大者”指的就是他。等兵仗到了二王宅,兵士们互相说:“奉命迎大者,不知安、颍孰为大者?”武宗王夫人偷偷听到了,就拥髻褰裙走出,说:“大者就是颍王。大家(指皇帝)的左右因为颍王魁梧颀长,都呼为大王,且与中尉(指仇士良)有死生之契,你们如果弄错了,必遭灭族啊!”当时安王心里认为自己按次序应该得立,心生疑虑且懦弱,害怕,没敢出来。颍王神气抑扬,隐于屏间,王夫人从屏后拥他出来。众人惑于其语,于是扶上马,以兵甲簇拥到少阳院。宦官们知道已经迎错人了,无人敢出言,于是罗拜马前,连呼万岁。不久矫诏,以颍王瀍为皇太弟,权句当军国事。《新唐书·王贤妃传》也称王贤妃当初秘密帮助颍王登基,故在颍王登基为武宗后进号才人。

司马光《资治通鉴考异》认为《新唐书·王贤妃传》此记载是取材于《唐阙史》,认为“按立嗣大事,岂容缪误!”,故依据文宗、武宗实录,而没有参考《唐阙史》。

注释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