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氏(?年-?年),字絡秀汝南郡人,晉尚書僕射周顗[1]

生平编辑

周浚為安東將軍時,一次外出打獵,在絡秀家避雨。絡秀的父兄恰好不在,絡秀聞說周浚到來,和一個婢女在內堂宰豬羊,備辦數十人的酒食,周浚覺得內堂很寂靜,好奇去窺視,只見一女子很是漂亮,周浚於是請求為妾。絡秀的父親與其兄不願答應,絡秀說:“門戶已困苦,怎惜一個女兒!如果和貴族聯姻,將來或許有大好處。”於是她的​​父兄答應這門親事。[2]

李絡秀生下了周顗和周嵩、周謨。周顗等人到長大後,絡秀對他們說:“我之所以屈節作妾,只是為門戶考慮。你們若不和我的家人相認,我活著還有意義嗎!”周顗等人從命,因此李氏得以列入望族。[3][4]

東晉時,周顗等人都成達官顯貴之人。冬至那天,絡秀舉杯對其三子說:“我本渡江而來的,無落腳之地,不料現在你們都做了大官,我已沒甚麼好擔憂的了。”周嵩卻說:“恐怕要讓母親失望了。伯仁志大而才疏,名聲大卻見識糊塗,喜歡乘人之危,恐怕無法自保。我性情直率,不被社會所容。唯有阿奴平庸,能陪母親終老。”阿奴是周謨小名。後來果然如周嵩所說。[5]

相關考證编辑

李絡秀雖然在《世說新語》及《晉書》中有以上記載,然而記載的可靠性卻遭到質疑。為《世說新語》作注的劉孝標引周氏譜:「浚取同郡李伯宗女。」直言《世說新語》中寫李絡秀委身作妾事為虛妄。程炎震也同意劉孝標的看法,他亦計算過周顗的生年,指出既然周顗生於泰始五年(269年),以《八王故事》周浚於元康(291年至299年)加安東將軍,並在此後才納李絡秀,那李絡秀不可能是周顗的生母,遂以此認為這記載是誣妄之辭,亦指《晉書》採信此條為誤[6]

參考資料编辑

  1. ^ 《晉書·列女傳》:周顗母李氏,字絡秀,汝南人也。
  2. ^ 《晉書·列女傳》:顗父浚為安東將軍,時嘗出獵,遇雨,過止絡秀之家。會其家父兄不在,絡秀聞浚至,與一婢於內宰豬羊,具數十人之饌,甚精辦而不聞人聲。浚怪使覘之,獨見一女子甚美,浚因求為妾。其父兄不許,絡秀曰:「門戶殄瘁,何惜一女!若連姻貴族,將來庶有大益矣。」父兄許之。
  3. ^ 《晉書·列女傳》:遂生顗及嵩、謨。而顗等既長,絡秀謂之曰:「我屈節為汝家作妾,門戶計耳。汝不與我家為親親者,吾亦何惜餘年!」顗等從命,由此李氏遂得為方雅之族。
  4. ^ 《世說新語·賢媛》:遂生伯仁兄弟。絡秀語伯仁等:「我所以屈節為汝家作妾,門戶計耳。汝若不與吾家作親親者,吾亦不惜餘年!」伯仁等悉從命。由此李氏在世,得方幅齒遇
  5. ^ 《晉書·列女傳》:中興時,顗等並列顯位。嘗冬至置酒,絡秀舉觴賜三子曰:「吾本渡江,托足無所,不謂爾等並貴,列吾目前,吾複何憂!」高起曰:「恐不如尊旨。伯仁志大而才短,名重而識暗,好乘人之弊,此非自全之道。嵩性抗直,亦不容於世。唯阿奴碌碌,當在阿母目下耳。」阿奴,謨小字也。後果如其言。
  6. ^ 世說新語箋疏》中程炎震云:「伯仁死於永昌九年壬午,年五十四。則生於泰始五年己丑。開林若於元康初為安東始納絡秀,伯仁已二十餘歲。此之誣妄,不辨可明。孝標更以譜證之,尤為堅據。晉書乃猶取入列女,誤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