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骧 (成汉)

李骧(3世紀-328年),玄龙西晉末年巴氐人(一说为人)。李驤是成漢宗室,成漢景帝李特五弟,在成漢官至太傅。

生平编辑

因應晉惠帝元康年間氐人齊萬年作亂,李驤本隨李特等流民自關中寓居蜀地,並一度歸附益州刺史趙廞,助其叛晉[1]。不過後來趙廞殺害了李驤兄李庠,令李特轉而攻殺趙廞,隨後李特對正在入蜀的新任益州刺史羅尚感到恐懼,特意命李驤帶著寶物在路上迎接。羅尚見李驤後十分高興,任命李驤為騎督[2]。然而廣漢太守辛冉隱瞞了李特等人獲朝廷封賞的消息,又不將流人助平趙廞的事上報,更強逼流民遷返已經混亂的北方。這些種種最終逼令流民推李特為主反抗羅尚等人,李特就以李驤為驍騎將軍[3]

永寧二年(302年)李特自立招來附近西晉方鎮派兵討伐,但李特等軍都屢屢取勝,勢力日盛。李特作戰的同時,李驤就與李攀等人在毗橋屯軍以防備羅尚。羅尚曾派兵挑戰,但為李驤所敗。後羅尚派了部將張興假意投降,得知當時李驤軍中不足二千人,張興回去報告後羅尚即派精兵萬人夜襲,李驤不敵而退往柱駐成都北方的李流處,並與李流反擊羅尚軍,大敗羅尚[4][5]。太安二年(303年)李特等軍擊敗羅尚水軍,攻破成都少城,羅尚形勢惡劣,但他成功招得李特派軍就糧的各塢塢主支持,聯手起兵拒抗李特,李特兵敗退至新繁,遭羅尚追兵擊殺。李特等人死後,由李流代統其眾,但當時李流面對荊州刺史宗岱領三萬荊州軍入援,亦遭到羅尚軍隊攻擊,李特長子李蕩更在反擊羅尚時戰死,遂令李流打算投降,雖李驤及李特幼子李雄極力諫阻亦不納。但李雄與李離等自組反擊,擊敗建平太守孫阜,後又攻羅尚,荊州軍亦因宗岱病死而退兵,李流軍勢又得轉盛。不久李流病死,李雄獲李流授意繼統大眾,擊敗了羅尚派來攻城的軍隊,守住據地郫城,李驤成功攻下犍為,斷了羅尚軍的糧道,終逼令羅尚棄守成都[6][7][8][9][10]

永興元年(304年),李雄自稱成都王,改元建興,李驤獲授任太傅。晏平四年(309年),駐守梓潼的李離遭部將羅羕等人殺害,羅羕並以梓潼向羅尚投降,李雄親征,命李驤率軍進攻梓潼但不能取勝。翌年(310年)駐巴西郡的李國也因文碩叛變而被殺,李雄於是退兵,轉用部將張寶到梓潼偽降,成功收復梓潼。接著李驤轉攻梓潼太守譙登所守的涪城,當時羅尚去世,巴郡陷入內亂,又沒人增援譙登,故李驤攻勢轉猛,終於玉衡元年(311年)攻下涪城[11][12]。玉衡八年(318年),李驤出兵討伐李鳳,將其誅殺,次年(319年)又進攻越巂郡,並在翌年逼降了晉越巂太守、西夷校尉李釗,並進而攻寧州刺史王遜。王遜派兵抵抗,李驤戰敗,又遇上夏天多雨天氣,只好退兵,在瀘水時因士兵爭相渡河而令造成不少士兵死亡[13][14]

玉衡十年(320年),李雄立了兄李蕩之子李班為太子,但李雄其實有十五個庶子,李驤於是早就與司徒王達表示反對,但李雄不聽,還是立了,李驤於是哭說:「亂自此始矣。」最終李班繼位後,李雄之子李越李期聯手將李班殺害[15]。玉衡十八年(328年),李驤去世,追贈相國,諡漢獻王[16]。後來兒子李壽登位為帝,追遵李驤為獻帝

家庭成员编辑

编辑

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晉書·卷一百二十·李特載記》:「廞自稱大都督、大將軍、益州牧。特弟庠與兄弟及妹夫李含、任回、上官惇、扶風李攀、始平費佗、氐苻成、隗伯等以四千騎歸廞。」
  2. ^ 《晉書·卷一百二十·李特載記》:「特等聞尚來,甚懼,使其弟驤於道奉迎,并貢寶物。尚甚悅,以驤為騎督。」
  3. ^ 《晉書·卷一百二十·李特載記》:「於是特自稱使持節、大都督、鎮北大將軍,承制封拜一依竇融在河西故事。兄輔為驃騎將軍,弟驤為驍騎將軍。」
  4. ^ 《晉書·卷一百二十·李特載記》:「特之攻張徵也,使李驤與李攀、任回、李恭屯軍毗橋,以備羅尚。尚遣軍挑戰,驤等破之。尚又遣數千人出戰,驤又陷破之,大獲器甲,攻燒其門。流進次成都之北。尚遣將張興偽降於驤,以觀虛實。時驤軍不過二千人,興夜歸白尚,尚遣精勇人銜枚隴興夜襲驤營。李攀逆戰死,驤及將士奔于流柵,與流并力迴攻尚軍。尚軍亂,敗還者十一二。」
  5. ^ 《晉書·惠帝紀》:「太安元年五月,太尉、河間王顒遣將衙博擊李特於蜀,為特所敗。特遂陷梓潼、巴西,害廣漢太守張微,自號大將軍。」
  6. ^ 《晉書·惠帝紀》:「太安二年三月,李特攻陷益州。荊州刺史宋岱擊特,斬之,傳首京師。夏四月,特子雄復據益州。」
  7. ^ 《晉書·卷一百二十一·李雄載記》:「流死,雄自稱大都督、大將軍、益州牧,都於郫城。羅尚遣將攻雄,雄擊走之。李驤攻犍為,斷尚運道,尚軍大餒,攻之又急,遂留牙門羅特固守,尚委城夜遁。特開門內雄,遂克成都。」
  8. ^ 《晉書·卷一百二十·李流載記》:「時宋岱水軍三萬,次於墊江,前鋒孫阜破德陽,獲特所置守將騫碩,太守任臧等退屯涪陵縣。羅尚遣督護常深軍毗橋,牙門左氾、黃訇、何沖三道攻北營。流身率蕩、雄攻深柵,克之,深士眾星期。追至成都,尚閉門自守,蕩馳馬追擊,倚矛被傷死。流以特、蕩、並死,而岱、阜又至,甚懼。太守李含又勸流降,流將從之。雄與李驤迭諫,不納,流遣子世及含子胡質於阜軍。……流素重雄有長者之德,每云:『興吾家者,必此人也。』敕諸子尊奉之。流疾篤,謂諸將曰:『驍騎高明仁愛,識斷多奇, 固足以濟大事,然前軍英武,殆天所相,可共受事於前軍,以為成都王。』遂死,時年五十六,諸將共立雄為主。」
  9. ^ 《華陽國志·卷八·大同志》:「五月,李流降於孫阜,遣子為質,不可,乃舉兵與李離襲阜。阜軍敗績。宋岱病卒墊江,州軍退。雄逼攻尚,尚保大城中。」
  10. ^ 上《華陽國志》、《晉書惠帝紀》及《載紀》引文中荊州刺史宋岱,於《晉書·羅尚傳》及《資治通鑑》作宗岱,;《載記》作張徵,《通鑑》及《惠帝紀》作張微,《華陽國志》前後雜出。以上本文皆從《通鑑》
  11. ^ 《晉書·卷一百二十一·李雄載記》:「時李離據梓潼,其部將羅羕、張金荀等殺離及閻式,以梓潼歸于羅尚。尚遣其將向奮屯安漢之宜福以逼雄,雄率眾攻奮,不克。時李國鎮巴西,其帳下文碩又殺國,以巴西降尚。雄乃引還,遣其張寶襲梓潼,陷之。會羅尚卒,巴郡亂,李驤攻涪,又陷之,執梓潼太守譙登,遂乘勝進軍討文碩,害之。」
  12. ^ 《華陽國志·卷九》:「永嘉三年,羅羕、訇琦等殺李離於梓潼。時閻式去雄依離,并見殺。驤攻不克,時李雲、李璜皆戰死。明年,文碩殺李國,以巴西、梓潼為晉。平寇將軍李鳳在晉壽。梁州先已為雄所破,不守。而譙登在涪,平西參軍向奮屯漢安之宜福,張羅屯平無以逼雄。雄將張寶弟全在訇琦中。雄遣寶反為奸,許以代離。寶素凶勇,先殺人,而後奔梓潼,密結心腹。會羅尚遣使慰勞琦,琦等出送其使,寶從後閉城門。琦等奔巴西。雄得梓潼,拜寶為太尉。雄自攻奮,奮走。遣驤攻登。登初將驤子壽,欲以誘驤;被攻急,救援不至,還驤壽。五年春,驤獲登。」
  13. ^ 《晉書·卷一百二十一·李雄載記》:「遣李驤征越巂,太守李釗降。驤進軍由小會攻寧州刺史王遜,遜使其將姚岳悉距戰。驤軍不利,又遇霖雨,驤引軍還,爭濟瀘水,士眾多死。」
  14. ^ 《華陽國志·卷九》:「李鳳在北,數有戰降之功,時蕩子稚屯晉壽,害其功。大興元年,鳳以巴西叛。驤討之,久住梓潼不敢進。雄自至涪,驤遂斬鳳,以壽代鳳知州、征事。二年,驤伐越巂,又分伐朱提。三年,獲太守西夷校尉李釗。夏,進伐寧州,大敗於螳蜋,還。」
  15. ^ 《晉書·卷一百二十一·李雄載記》
  16. ^ 《華陽國志·卷九》:「咸和三年冬,驤死,追贈相國,諡曰漢獻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