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世忠

杜世忠(1242年-1275年),元朝官員、禮部侍郎蒙古族[1]。在日本被处决。

经历编辑

至元十二年(日本建治元年,1275年2月),当时是礼部侍郎的他被任命为国信使,以使节团正使身份持国书出使日本,要求日本称臣。所持国书现已不存,日本関东评定伝“建治元年”条称:“今度所贡来牒状,如前可顺伏之趣也。”[2]

3月10日,杜世忠等人抵高丽国都,高丽随即派舌人(翻译)郎将徐赞水手三十余人将其送至日本。

4月15日,到日本,绕过大宰府,直抵长门国室津(現在的山口县下关市)上岸[1],打算闯过关卡,到达京都镰仓,中途被长门守护逮捕,押送大宰府。

8月,押至镰仓[1]。后来当時的第8代执权北条时宗下令将元朝使节团全部处决。

元使被處決名单编辑

9月7日,杜世忠一行5人被斩于镰仓龙口(現在的神奈川县藤泽市片瀬)[1]

  • 正使禮部侍郎杜世忠临死时模仿李白别内赴征三首第二首作诗:「出門妻子贈寒衣 問我西行幾日帰 来時儻佩黄金印 莫見蘇秦不下機」。
  • 副使兵部郎中何文著作临刑詩:「四大原無主 五蘊悉皆空 兩國生靈苦 今日斬秋風」,徐赞作临刑詩:「朝廷宰相五更寒,寒甲将军夜过关。十六高僧申未起,算来名利不如闲。」

事后编辑

五人的尸骨被葬利生寺(现称龙口山常立寺),一座专为祭祀在龙口被处死的亡者灵魂而建立的寺院。寺内还建有“元使五人冢”,为五座五轮塔。

消息久久没有传到元朝,直到至元十六年(1279)八月,与杜世忠等人赴日的高丽水手上左、一冲等四人从日本逃回国,报告了杜世忠等人被杀的情况。高丽随即遣人押送这几名水手赴元 奏报。

至元十七年二月[3],杜世忠等人被害的消息在元朝传开,成为第二次元日战争弘安之役导火线。

相关项目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鎌倉年代記裏書』「今年四月十五日、大元使着長門國室津浦、八月、件牒使五人被召下關東、九月七日、於龍口刎首、一、中須大夫禮部侍郎杜世忠、年卅四、大元人、作詩云、出門妻子贈寒衣、問我西行幾日歸、來時儻佩黄金印、莫見蘇秦不下機、二、奉訓大夫兵部郎中何文着、年卅八、唐人、作頌云、四大元無主、五蘊悉皆空、兩國生靈若(苦カ)、今日斬秋風、三、承仕郎回々都魯丁、年卅二、回々用人、四、書状官薫畏國人杲(果)、年卅二、五、高麗譯語郎將徐、年卅三、作詩云、朝廷宰相五更寒、々甲將軍夜過關、十六高僧甲(由カ)未起、算來名利不如閑、今度刎首事永絶、窺覦不可攻之策也、其後警固事有沙汰、鎭西撰補守護人器用之發遣海邊國々、止京都大番役、被差置左(在カ)京人、公家武家減省公事、行儉約、休民庶、皆是爲軍旅用意也、」(竹内 理三編集『続史料大成 別巻 鎌倉年代記・武家年代記・鎌倉大日記』臨川書店増補版 1979年9月 53頁)
  2. ^ 元史:十二年二月,遣禮部侍郎杜世忠、兵部侍郎何文著文言文何文著、計議官撒都魯丁往。使復致書,亦不報。
  3. ^ 元史:十七年二月,日本殺國使杜世忠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