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江本地話

本地話,又稱水源話蛇話,學術上稱東江本地話,是廣東省東江流域中上游地區一系列內部頗为一致的方言點的统称,主要分布於惠州市河源市,少數分佈於韶關市新豐縣,處於客家話的包圍之中。本地話在語言分類歸屬上一直存在爭議,現在學術界一般將其歸為客家話的一種次方言。

本地話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华人民共和国
区域廣東省惠州市河源市
韶關市新豐縣
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1zh
ISO 639-2chi (B)
zho (T)
ISO 639-3hak

歸屬编辑

本地話的歸屬一直存在爭議,學界主要分為歸客和歸粵兩個派別,其中前者的支持者較多[1]。在粵東自稱本地話的幾種方言,都屬於客家話-粵語客家話-閩南語混合,區別僅僅在於客的成分多還是粵、閩的成分多;[2][3]「這種混沌性既是嶺南底層語言與早期中原漢語相互接觸滲透的結果,也是宋元以來客、粵、閩幾種漢語方言雜處一地相互競爭影響的結果。」[2]

1987年黃雪貞撰文比較惠州本地話、梅縣客家話與廣州粵語後指出惠州本地話屬於客家話[4]。同年劉叔新在中國語言學會第四屆年會上提出與之相反的觀點,即惠州本地話屬於粵語,並認為源的本地話與州的本地話性質相同,可以合稱“粵語惠河系”。1987年出版的《中國語言地圖集》將惠州境內的本地話歸於客家話惠州片,而把河源境內的本地話歸於客家話粤中片。1990年周日健在《新豐方言志》中將新豐縣的水源話歸於客家話,並指出其與惠州本地話性質相同[5]。1991年劉若雲在《惠州方言志》中再次將惠州本地話歸於客家話[6]。之後提出本地話屬客的還有傅雨賢,劉鎮發,溫昌衍,項夢冰等人[1]。2007年劉叔新出版了《東江中上游土語群研究》,通過對16個本地話方言點的調查與比較,再次指出惠州和河源的本地話,與新豐縣的水源話屬於“粵語惠河系”[7]。次年侯小英在其博士論文中詳細描寫了6個本地話方言點,提出与劉叔新針鋒相對的觀點[8]。之后莊初升對廣東境內的客家話進行界定,分為“老客家話”與“新客家話”兩種,而本地話係一種“老客家話”[9]。2012年出版的《中國語言地圖集(第2版)》則將第1版的惠州片與粵中片取消,前者歸於粵臺片梅惠小片,後者歸於粵臺片龍華小片。

名稱與分佈编辑

本地話得名於其使用者的自稱“本地人”,這些東江流域中上游沿岸平原及河谷的居民大多都以“本地人”自居。本地話在惠州也被稱為惠州話占米話,在河源被稱為蛇話蛇聲,在韶關新豐縣被稱為水源話蛇聲,學術界一般稱其為東江本地話

本地話分佈於12個縣級行政區內,同時亦被客家話包圍。所有本地話都有一個共同點,即都位於東江幹流或支流近旁,在東江中游分布較密集,上游較稀疏。這些本地話方言點各有自己的特點,雖然相互不同程度地接近,卻都容易區辨開,不易相混同。本地話內部不易分片,但劉叔新[7]和侯小英[8]都認為本地話可粗略細分為中游與上游兩個小片。本地話分佈區域如下[4][5][6][7][8]

語音编辑

聲母编辑

本地话的基本声母可归纳如下表,一些声母的音值在不同方言点存在差异[8][10][11]


[p]

[pʰ]

[m]

[f]

[v]

[t]

[tʰ]

[n]

[ɬ]

[l]

[k]

[kʰ]

[ŋ]

[h]

[ʦ]

[ʦʰ]

[s]

[ʧ]

[ʧʰ]

[ʃ]

[j]
  • [v]声母在一些方言点摩擦较弱,读如[ʋ]
  • 博罗罗城话[f]并入[v],并有特殊的声母[ɬ],后者相当于其他方言点的[s]
  • 连平隆街话[n](细音前除外)并入[l]
  • [j]声母在一些方言点与[z]互为条件变体,或有[z][j]、有[j][z]
  • [ŋ]有细音前的条件变体[ɲ]
  • [ʧ][ʧʰ][ʃ]声母为龙川与紫金等地的本地话特有。
  • 和平等地的本地话[k][kʰ][h]逢细音颚化,不构成对立,视作条件变体。

韻母编辑

各地本地话的韵母数量都在50个上下,完整保留了鼻音韵尾[-m][-n][-ŋ]和塞音韵尾[-p][-t][-k][10]
不同于梅县与惠阳等地的客家话,绝大部分本地话都有以[y]作为介音的撮口呼韵母的存在[7]
同时本地话缺乏以[u]作为介音的合口呼韵母[8]
少数位于龙川与连平等地的本地话方言点还存在舌尖元音[7]

声调编辑

各地本地话的声调数量都在6个左右,惠城和紫金聲調達7個,比其他本地话多保留阳去调[10][11]
和平的去声一部分归入阴平一部分归入阳平,只有5个声调[8]。本地话诸方言点的阴入均未分化
为两个声调,不同于粤语[10]。下表列出各地本地話的調值:

陰平 陽平 上聲 陰去 陽去 陰入 陽入
惠城 44 11 35 13 31 5 2
博羅 33 53 35 21 5 2
源城 44 53 55 11 5 1
紫金 44 31 35 23 52 5 3
連平 44 35 13 41 35 3
龍川 33 53 35 31 35 3
和平 33 45 13 歸入陰陽平 45 3
新豐 22 45 13 31 5 2

歷時比較编辑

通過歷時比較,可以得出本地話具有如下特點:

  • 中古漢語的非敷奉母字[註 1]声母都為[m]讀唇齒音[f][v],微母字[註 2]声母都為[m][1]
  • 中古漢語全浊塞音與全浊塞擦音聲母不分平仄,都讀送氣清塞音與塞擦音声母[註 3][1]
  • 中古漢語流摄的一三等各地本地話都具有區別,如狗≠九[10]
  • 中古漢語蟹、咸、山三摄的一二等还保留區別,如蟹攝的該≠街。但效攝一二等已經混同,如高≠交[10]
  • 中古漢語臻攝合口的魂韻字與山攝一等字的白讀混同,如惠城與源城等地的盆=盤,孫=酸[1]
  • 中古漢語濁去字歸併到陰平(但惠城例外),如树濁去=书,洞濁去=通,此特征極少見於本地話之外[10]

詞彙编辑

与粤客語的詞彙比較编辑

以惠州惠城本地話為例,其同時與粵語及客語共享大量詞彙,關係密切[1]

惠州本地 廣州粵語 梅州客語 類型 惠州本地 廣州粵語 梅州客語 類型 惠州本地 廣州粵語 梅州客語 類型
太陽 日頭 日頭 日頭 三者同 中午 晏晝 晏晝 晝邊 惠同粵 惠同客
月亮 月光 月光 月光 舌頭 舌嫲
剛才 頭先 頭先 頭先 睡覺 瞓覺[註 4] 瞓覺 睡目 弟弟 老弟 老弟 細佬
祖父 阿公 阿爺 阿公

一些晚近時代才從廣州話借入惠城本地話的詞語並不符合惠城本地話的字音演變規律[8]

如“老窦”的“窦”,廣州讀如不送氣音聲母開頭,惠城本地話按演變規律應為送氣音聲母開頭,但是實際上惠城本地話沒有送氣音的讀法[8]

特徵詞编辑

本地話有一批內部比較一致,而少見或不見於其他漢語方言的特徵詞[8]

惠城 博羅 源城 連平 龍川 和平 備註
肚子 肚胈 肚胈 肚胈 肚胈 肚胈 肚胈 《集韻》:胈,白肉也。肚胈亦見於興寧一地客語。
宰殺 由宰殺禽類時候的順毛動作引申為宰殺家禽牲畜。
《廣韻》:蹃,踐也。側重於無意的踩踏動作。
抬頭 《廣韻》:仰,偃仰也。
忘記 忘記 漏記 漏記 忘記 漏記 漏記 本地話的創新說法。
害怕 《廣韻》:惶,懼也。
舅舅 舅爺 大舅 舅爺 阿舅 舅爺 舅爺 亦常見於吳語的方言。
本地話“我”音[ŋɔi]陰去,此外僅見於少數粵語的方言。

腳註编辑

註釋编辑

  1. ^ 如放、肺、肥等字。
  2. ^ 如闻、文、问、物、雾、舞等字。
  3. ^ 中古時聲母為全浊塞音的,如步、弟、巨等字;聲母為全浊塞擦音聲母的,如自、直等字。
  4. ^ 瞓的本字即“睏”。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侯小英(2017)
  2. ^ 2.0 2.1 潘家懿、林倫倫(2011),粵東惠河片閩南語的分佈及其地理環境特徵,《臺灣語文研究》第6卷第2期,2011, p.16-17
  3. ^ 潘家懿、鄭守治. 粵東閩南語的分布及方言片的劃分. 《臺灣語文研究》第5卷第1期, 2010年. 頁146.
  4. ^ 4.0 4.1 黄雪贞(1987)
  5. ^ 5.0 5.1 周日健(1990)
  6. ^ 6.0 6.1 刘若雲(1991)
  7. ^ 7.0 7.1 7.2 7.3 7.4 劉叔新(2007)
  8. ^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侯小英(2008)
  9. ^ 庄初升(2008)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严修鸿(2009)
  11. ^ 11.0 11.1 张文科(2005)

參考資料编辑

書籍编辑

  • 周日健. 新豐方言志. 廣州: 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 1990.12. ISBN 7-5361-0573-8. 
  • 刘若雲. 惠州方言志. 廣州: 廣東科技出版社. 1991.02. ISBN 7-5359-0658-3. 
  • 劉叔新. 東江中上游土語群研究──粵語惠河系探考. 北京: 中國社會出版社. 2007.07. ISBN 978-7-5087-1716-6. 
  • 练春招; 侯小英; 刘立恒. 客家古邑方言. 客家研究文丛. 广州: 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 2010.10. ISBN 978-7-5623-3365-4. 

論文编辑

  • 黄雪贞. 惠州话的归属. 方言. 1987, (4): 255–263. 
  • 温昌衍. 略论粤中客家地区“蛇话”的性质及得名缘由. 客家研究辑刊. 2003, (2): 28–29. 
  • 张文科. 广东紫金畲声研究 (硕士论文). 山东大学. 2005. 
  • 侯小英. 東江中上游本地話研究 (博士论文). 廈門大學. 2008. 
  • 庄初升. 广东省客家方言的界定、划分及相关问题. 东方语言学. 2008, (2). 
  • 严修鸿. 河源惠州“本地话”语音概略. 南方语言学. 广州: 暨南大学出版社. 2009.12. 
  • 侯小英. 惠州话:粤色客底的粤化客方言. 学术研究. 2017, (7): 159–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