枋頭之戰

枋頭之戰發生於東晉太和四年(369年),是桓溫第三次北伐的一場決定性戰役。

枋頭之戰
桓溫北伐的一部分
日期369年
地点
结果 前燕、前秦聯軍勝利,晉軍撤退
参战方
東晉 前燕
前秦
指挥官与领导者
桓溫 慕容垂苟池鄧羌
兵力
約50000人 50000人
伤亡与损失
約40000人 不詳

背景编辑

太和四年四月庚戌日(369年5月22日),桓溫自姑孰(今安徽當塗縣)率軍五萬北伐,率水軍自清水進入黃河前燕皇帝慕容暐以下邳王慕容厲為征討大都督抵抗桓溫,但於黃墟大敗。慕容暐再以樂安王慕容臧率軍抵禦,仍然無法取勝。燕將傅顏亦於林渚敗給晉軍前鋒鄧遐朱序,晉軍士氣大振[1],而前燕只好遣使向前秦求援。

經過编辑

七月,桓溫駐軍枋頭,當時前燕前兗州刺史孫元亦起兵響應桓溫,慕容暐及太傅慕容評見晉軍逼近而十分畏懼,打算逃奔和龍。而吳王慕容垂卻自請出戰,慕容暐於是以慕容垂為南征大都督,率慕容德等人領兵五萬出拒晉軍。桓溫當時就任用投降的燕人段思作為嚮導,燕將悉羅騰與晉軍交戰,成功生擒了段思;不久晉將李述的進攻亦為悉羅騰及染干津擊敗,李述更戰死。此兩敗後,晉軍士氣變得低落。

另一方面,慕容德及劉當分領一萬及五千騎兵於九月出屯石門,妨礙晉將袁真開通石門水道運糧,前鋒慕容宙更命二百兵挑戰,另以八百兵設伏,誘晉軍追擊而大敗對方;燕豫州刺史李邽亦率兵五千斷桓溫糧道。而前燕又以虎牢以西的土地為條件向前秦求援,王猛勸苻堅暫時保存前燕不被東晉所併,並乘戰後前燕國力減弱才出兵吞併。前秦天王苻堅聽從,命苟池洛州刺史鄧羌出兵救援。

桓溫戰事失利,而當時糧食亦見缺乏,更知前秦派兵援燕,於是在九月丙申日燒毀船艦,拋棄輜重兵器,循陸路撤軍。桓溫自東燕郡撤至倉垣(今河南開封東北),為提防前燕軍在汴河等河水下毒而下令鑿井取水飲用,走了七百多里路。當時燕軍諸將都要追擊,但慕容垂認定晉軍初退必定會嚴密戒備,留精兵斷後,決意待晉軍以為燕軍不至,加緊趕路時才追擊,以求克捷;慕容垂因而領八千騎在後跟隨晉軍。晉軍隨後果然如慕容垂所估計而加速,數日後慕容垂就下令追擊,並於襄邑(今河南睢縣西)追及晉軍。當時慕容德已率先領四千騎兵設伏於襄邑東澗,終與慕容垂夾擊晉軍,桓溫大敗,死三萬多人。前秦援軍亦於譙縣(今安徽亳縣)邀擊桓溫敗軍,晉軍戰死者亦數以萬計。至十月己巳日(12月7日),桓溫收拾散卒,屯於山陽(今江蘇淮安市)。原響應桓溫的孫元亦被前燕平定。

影響编辑

  • 這次戰役中晉軍大敗,亦代表著桓溫第三次北伐的失敗。桓溫於敗後名聲和實力都大降,已經無法依原計劃接受九錫並篡位自立,從而導致兩年後桓溫廢黜晉廢帝,改立晉簡文帝[2]
  • 慕容垂於枋頭之戰中領導燕軍擊退晉軍,聲名大振,卻令向來猜忌他太傅的慕容評感到厭惡,更與可足渾太后謀誅慕容垂,逼得慕容垂出奔前秦。[3][4]
  • 前燕向前秦求救時許以虎牢以西土地作條件,但戰後前燕卻反悔不給,這令苻堅大怒,最終令前秦以此對前燕發動戰爭,終滅前燕。

參考資料编辑

  • 《資治通鑑·卷一百二》
  1. ^ 《晉書·慕容暐傳》:「溫前鋒朱序又破暐將傅顏於林渚,溫軍大振。
  2. ^ 《晉書·桓溫傳》:「溫既負其才力,久懷異志,欲先立功河朔,還受九錫。既逢覆敗,名實頓減,於是參軍郁超進廢立之計,溫乃廢帝而立簡文帝。」
  3. ^ 《晉書·慕容垂傳》:「及敗桓溫於枋頭,威名大振。慕容評深忌惡之,乃謀誅垂。懼禍及己,與世子奔於苻堅。」
  4. ^ 《晉書·慕容暐傳》:「垂既有大功,威德彌振,慕容評素不平之……可足渾氏素惡垂,毀其戰功,遂與評謀殺垂。垂懼,奔於苻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