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攀龍(1901年5月2日-1983年1月16日[1]),南陽,是一位出身臺中霧峰林家教育家企業家。他是林獻堂長子。他曾參與創辦「霧峰一新會」、臺中縣立霧峰初級中學、私立萊園高級中學(臺中市私立明台高級中學前身)及明台產物保險公司等機構組織。

生平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1901年,林攀龍出生於臺中廳貓羅堡阿罩霧庄本鄉村,是林獻堂的長子。[2]

六歲時,他跟隨鹿港人士施家本學習漢文。十歲時,他跟隨父親及其秘書甘得中前往日本,寄宿於嘉納治五郎家中並進入東京市小日向台町尋常小学校日语文京区立小日向台町小学校接受教育。稍後,他又進入東京高等師範学校日语東京高等師範学校附中就讀。[3]1922年3月在熊本市日本基督教會受洗,同月底畢業於熊本第五高等学校日语第五高等学校 (旧制),一個月後考入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部政治科(一說「法政科」)。在東京帝大期間他參與了啟發會新民會等組織活動,並在《臺灣青年》、《臺灣》雜誌(皆為《臺灣民報》前身)上發表文章。[3]

1925年3月,林攀龍自東京帝國大學畢業;4月,他同意放棄繼承家產[3],換取父親同意自日本乘船前往英國求學,並於9月進入牛津大學攻讀文學宗教哲學。1927年林獻堂前往歐洲各國考察時,他也跟隨在側[4]

1928年11月4日,林攀龍返抵臺灣,次年在《臺灣民報》上發表專文〈歐洲文化的優越性〉。1930年初,他隨林獻堂、蔣渭水等人於臺北鐵道飯店會見國際聯盟所派任的鴉片問題調查委員,並為其擔任翻譯。

1930年3月5日,他再度出發前往歐洲;此後,他先到巴黎-索邦大學就讀哲學與文學課程,後轉至慕尼黑大學主修哲學、文學(一說德文[3]

興辦教育及企業编辑

 
林攀龍(中排立左六)與父親林獻堂(其左側)及一新會成員合影於該會會館前,攝影於1932年11月9日。

1932年2月2日林攀龍再度返臺,他辭謝了臺北帝國大學擔任教席的邀請,在24日著手籌備「霧峰一新會」。4月起,他在《臺灣新民報》報社擔任其編輯局學藝部長。[3]同年,他也曾在教會舉辦兒童親愛會[1]。此後,他更創辦以漢學研究為宗旨的「一新義塾」,並延請學者莊太岳免費授課[5]

1933年,他經過霧峰基督長老教會小會(以下簡稱「小會」)議長劉忠堅牧師推薦申請入會(入該教會會籍),並於2月19日經小會同意獲准。3月1日起,他開始在該教會定期召開宗教座談會。7月29日,他經小會推薦為長老候選人;11月3日,他經多數決當選為該教會長老,並由小會議長劉忠堅牧師按立[1]

1934年,創立了三榮興業公司。[4]次年4月2日,在林獻堂委請蔡培火擔任媒人,與曾珠如結婚。

二次大戰結束後初期,他曾分別受邀擔任臺北建國中學校長、臺中一中校長[4]東海大學文學院院長,但他都予以婉拒。[1]1946年,林攀龍捐地設立臺中縣立霧峰初級中學並擔任創校校長。1949年,他又創立私立萊園高級中學,並將臺中縣立霧峰初級中學納入其中。[3]

在父親及弟弟紛紛逝世後,林攀龍接下了維持家族經濟來源的責任,因此在1961年創設明台產物保險公司。1966年11月30日,又創立「明台輪船公司」,並被推選為首任董事長[1]。此外,他也擔任過中央書局董事、彰化銀行董事、私立延平中學董事[6]中華民國紅十字會臺灣省分會常務理事[4]櫟社第四任社長[7]等職務[8],並參與創辦南陽幼稚園等機構。[5]

1979年3月11日,妻子曾珠如逝世於臺大醫院。1983年1月16日7時,他因心臟病突然發作被緊急送至國泰醫院救治,但仍於9時因心肌梗塞過世。隨後,遺體經火化後安葬於臺中東海公墓。[1]

理論與主張编辑

文學研究编辑

教育思想编辑

著作编辑

專書编辑

  • 《人生隨筆》(1954年,中央書局)
  • 《人生隨筆及其他》(2000年,林博正主編、秦賢次整理,傳文文化事業公司)[5]

專文编辑

  • 〈顏水龍畫作入選秋季沙龍─我同胞逐漸登上世界畫壇〉(1931年11月21日,《台灣新民報》,後收錄於顏娟英譯著《風景心境─台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
  • 〈近代文學主潮〉(1922年8月,《臺灣》第3年第5號)[2]

語錄编辑

  • 「我對祖先非無尊敬之念,我日日之生活未敢有污辱祖先之行為,但世上多數子孫荒淫亂行,毀壞先人基業名譽,如是及日日在位牌前三跪九叩,有何意義?世上多有藉托形式掩飾其惡心行者,此風不可長,惟望見諒。」[1]
  • 「大人是沒有看自然的眼睛的。擁有看自然的眼睛的人是長大之後,也不會失去少年之心的人。太陽之光,對大人雖然只照著他的眼睛,可是對少年卻不只照著他的眼睛,還會滲透到他的心裡的。」[9]
  • 「雲的流動、山的容貌、花的顏色、鳥的姿影──萬象無一不是表示神之愛英语Love of God象形文字。」[9]
  • 「我們於耶穌明顯地直觀著神。耶穌所發現的生命才是真的生命。當我們走著這一條生命之路時,我們不能不認識自然界也有永恆的生命。」[10]
  • 自然是一種巨大的轉運機。是靈知和動的通路,是無窮無盡的連接事業。」[11]
  • 「通過自然看到神的人是虔誠的人。」[11]
  • 「本來,科學只賦予人類偉大知能;行使知能的智慧,必須自己審慎抉擇」[10]
  • 「如今在全世界飄散著芳香的西歐文化之花,無他,就是開放在人類文化大公園的蕃紅花。它讓我們預感到不久要來臨的人類文化的陽春!」、「因為西歐文化裡蘊含著活著的人深邃的歡悅!」[10]
  • 「當所有的人都謙遜的走向拿撒勒的耶穌時,那一天這個世界才會閃耀著幸福,才會在地上出現樂園,在那一天,人類真正的文化才會被創造!哲學、科學、道德、法律和藝術都會被創造的。」[10]
  • 「徹悟台灣在國際立場之重要性,自尊自愛,從心理上認定台灣是地球的中心,世界萬事萬物都據此轉動。」[12]

軼事编辑

  • 林獻堂曾在林攀龍婚禮隔日要求其與新婚妻在祖先神牌前行古禮表達謝意,但遭其婉拒,林獻堂因而當場憤怒離去。[1]
  • 林攀龍曾與女權運動者北村兼子詩文往來,並邀請其前往臺灣拜訪。[13]

參見编辑

  • 朱昭陽,教育家,臺北市私立延平高級中學創辦者之一。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謝仁芳. 霧峰基督長老教會 - 霧峰林家的基督徒--林攀龍長老. 霧峰基督長老教會. 2004-04-08 [2018-01-04] (中文(台灣)‎). 
  2. ^ 2.0 2.1 林攀龍. 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 [2018-01-04]. 
  3. ^ 3.0 3.1 3.2 3.3 3.4 3.5 郭啟. 臺灣記憶 Taiwan Memory--國家圖書館. memory.ncl.edu.tw. [2018-01-04] (中文(台灣)‎). 
  4. ^ 4.0 4.1 4.2 4.3 林攀龍 - 開拓文教基金會. 開拓文教基金會. 1996-08-20 [2018-01]. 
  5. ^ 5.0 5.1 5.2 吳東晟. 台灣文學辭典資料庫檢索系統-林攀龍(1901.5.2~1983.1.16). 國立台灣文學館. [2018-01]. 
  6. ^ 臺北市私立延平高級中學. www.yphs.tp.edu.tw. [2018-01-04]. 
  7. ^ 張惟智. 台灣文學辭典資料庫檢索系統-櫟社. 國立台灣文學館. [2018-01]. 
  8. ^ 日治時期日人與台人書畫數位典藏計畫:林攀龍. www.lib.nthu.edu.tw. [2018-01-04]. 
  9. ^ 9.0 9.1 林攀龍. 當我看到彩虹,我心躍動. 台灣. 1923年. 
  10. ^ 10.0 10.1 10.2 10.3 鄧慧恩. 向自然避難:林攀龍的文學、信仰體會. 新使者雜誌 The New Messenger. 2012, (129): 45-49. 
  11. ^ 11.0 11.1 林, 攀龍. 生命的初夏裡. 1923年. 
  12. ^ Administrator. 啟蒙運動者林攀龍的通識教育思想研究 (PDF). 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 [2018-01-04]. 
  13. ^ 吳佩珍. 中心到邊陲的重軌與分軌: 日本帝國與臺灣文學・文化研究. 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2012. ISBN 9789860337631 (中文(台灣)‎).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