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言(?-884年),曹州冤句(今山東菏澤西南)人,唐末時人。黃巢之亂起事者黃巢之甥,隨黃巢一同起事,為黃巢部下之一。大齊建國後,黃巢令其為軍使

林言
性别
出生不詳
逝世884年6月
职业將領

潼關之戰编辑

唐僖宗廣明元年(880年),十二月初二,黃巢軍急攻潼關,官軍奮力抗敵,左軍馬軍將軍張承范王師會守禁阬。但當王師會率兵趕到時,黃巢大將尚讓和林言早已領兵占下禁阬,並且從分兵繞到潼關後,前後夾攻下,官軍大敗,黃巢最終成功攻下潼關。[1]

封官编辑

唐僖宗中和元年十一月壬辰(881年1月16日)黃巢建立大齊後,令林言為軍使、禁衛軍統領。擔任軍使期間,林言下令軍中禁止恣意殺人,但因軍中部員原本多為盜賊、人犯等亡命之徒,因此並未聽從此命令。[2]

兵敗鳳翔编辑

唐僖宗中和元年(881年)正月,黃巢派遣林言、尚讓攻打陝西鳳翔府,為鄭畋部將宋文通所破,而無法前行。鄭畋進而傳檄以召天下兵,並以涇原節度使程宗楚為副都統,朔方節度使唐弘夫為都統行軍司馬,鄭畋本人坐鎮鳳翔指揮。後來唐弘夫埋伏於龍尾陂大敗黃巢部將尚讓、王燔所率領的義軍軍隊,並斬首二萬餘級,黃巢進而失守咸陽。[3]

馳援華洲兵敗编辑

唐僖宗中和三年(883年)正月,黃巢之弟黄揆率眾駐守沙苑(今陝西大荔南),為李克用部將李存貞擊敗。二月,李克用結合河中、易定、忠武等兵攻擊義軍。黃巢任命林言、王燔統領左軍,趙璋、尚讓軍統領右軍,領兵十萬人以支援華州,後來義軍與王師大戰於梁田陂。雙方大戰,自午戰至哺時,義軍最終大敗,被俘者數萬人,伏屍30里。[4][5]

狼虎谷殺黃巢编辑

中和四年(884年)三月黃巢集散兵近千人奔兗州(今山東省西南部與河南省東北部)。六月十五日,武寧節度使時溥李師悦以及陳景瑜率兵萬人,並令降將尚讓緊隨其後。是年六月十七日丙午(7月13日),黃巢在狼虎谷(今山東萊蕪西南)襄王村謂林言曰:「我欲討國奸臣,洗滌朝廷,事成不退,亦誤矣。若取吾首獻天子,可得富貴,毋為他人利。」林言不忍下手,黄巢遂自刎,然未成,林言不忍其受苦,助黃巢了斷並割下其頭顱,隨後林言亦將黃巢之妻及其弟黃鄴、黄揆等六人殺死後割下頭顱。[6][7][8]

但有一說是黃巢在今河南中牟西,遭沙陀騎兵突襲,犧牲萬餘人,在此危急關頭,尚讓卻率萬人投降唐廷,尚讓極有可能在混戰之中將黃巢殺死。[9]另外也有林言以軍中士兵代黃巢而殺之,而黃巢最後出家的說法。[10]

遇害身亡编辑

林言將黃巢等一眾殺害後,欲將頭顱獻給節度使時溥以換取自身性命。但於途中遭遇沙陀博野騎軍(李寰所帶領的博野軍第二代),因而遇害,博野軍將領將林言及黃巢等人首級一併獻于時溥。[11]

參考資料编辑

  1. ^ 《舊唐書·黃巢傳》十一月十七日,陷洛陽,留守劉允章率分司官迎之。繼攻陜、虢,逼潼關,陷華州,留將奮鈐守之。河中節度使李都詐進表於賊。朝廷以田令孜率神策、博野等軍十萬守潼關。時禁軍皆長安富族,世籍兩軍,豐給厚賜,高車大馬,以事權豪,自少迄長,不知戰陣。初聞科集,父子聚哭,憚於出征。各於兩市出值萬計,傭雇負販屠沽及病坊窮人,以為戰士,操刀載戟,不知金敫銳。復任宦官為將帥,驅以守關。關之左有谷,可通行人,平時捉稅,禁人出入,謂之禁穀。及賊至,官軍但守潼關,不防禁谷,以為穀既官禁,賊無得而逾也。尚讓、林言率前鋒由禁穀而入,夾攻潼關。官軍大潰,博野都徑還京師,燔掠西市。
  2. ^ 《新唐書·黃巢傳》取趫偉五百人號「功臣」,以林言為之使,比控鶴府。下令軍中禁妄殺人,悉輸兵於官。然其下本盜賊,皆不從。
  3. ^ 《新唐書·黃巢傳》是時,乘輿次興元,詔促諸道兵收京師,遂至成都。巢使硃溫攻鄧州,陷之,以擾荊、襄。遣林言、尚讓寇鳳翔,為鄭畋將宋文通所破,不得前。畋乃傳檄召天下兵,於是詔涇原節度使程宗楚為諸軍行營副都統,前朔方節度使唐弘夫為行營司馬。數攻賊,斬萬級。
  4. ^ 《舊唐書·黃巢傳》三年正月,敗黃揆於沙苑,進營乾坑。二月,賊將林言、趙章、尚讓率眾十萬援華州。克用合河中、易定、忠武之師,戰於梁田坡,大敗賊軍,俘斬數萬,乘勝攻華州,塹柵以環之。
  5. ^ 《新唐書·黃巢傳》明年正月,王鐸使雁門節度使李克用破賊於渭南,承制拜東北行營都統。會鐸與安潛皆罷,克用獨引軍自嵐、石出夏陽,屯沙苑,破黃揆軍,遂營乾坑。二月,合河中、易定、忠武等兵擊巢。巢命王璠、林言軍居左,趙璋、尚讓軍居右,眾凡十萬,與王師大戰梁田陂。賊敗,執俘數萬,殭胔三十里,斂為京觀。
  6. ^ 《舊唐書·黃巢傳》黃巢入泰山,徐帥時薄遣將張友與尚讓之眾掩捕之。至狼虎谷,巢將林言斬巢及二弟鄴、揆等七人首,並妻子皆送徐州。
  7. ^ 《新唐書·黃巢傳》六月,時溥遣將陳景瑜與尚讓追戰狼虎谷,巢計蹙,謂林言曰:「我欲討國奸臣,洗滌朝廷,事成不退,亦誤矣。若取吾首獻天子,可得富貴,毋為他人利。」言,巢出也,不忍。巢乃自刎,不殊,言因斬之,及兄存、弟鄴、揆、欽、秉、萬通、思厚,並殺其妻子
  8. ^ 資治通鑒《卷二百五十六》 甲辰,武寧將李師悅與尚讓追黃巢至瑕丘,敗之。宋白曰:春秋以邾子益來,囚諸負瑕。杜預注云:魯邑也,高平郡南平陽縣西北有瑕丘城,漢為瑕丘縣。敗,補邁翻。巢眾殆盡,走至狼虎谷,狼虎谷,在泰山東南萊蕪界。丙午,巢甥林言斬巢兄弟妻子首,將詣時溥;遇沙陀博野軍,奪之,并斬言首以獻於溥。黃巢乾符三年起兵為盜,至是凡十年而滅。考異曰:續寶運錄曰:「尚讓降徐州,黃巢走至碣山,路被諸軍趁逼甚,乃謂外甥朱彥之云云。外甥再三不忍下手,黃巢乃自刎過與外甥。外甥將至,路被沙陀博野奪卻,兼外甥首級一時送都統軍中。」舊紀:「七月癸酉,賊將林言斬黃巢、黃揆、黃秉三人首級降。」舊傳:「巢入泰山,徐帥時溥遣將張友與尚讓之眾掩捕之。至狼虎谷,巢將林言斬巢及二弟鄴、揆等七人首并妻子函送徐州。」新紀:「七月壬午,黃巢伏誅。」新傳:「巢計蹙,謂林言曰:『汝取吾首獻天子,可得富貴,毋為他人利。』言,巢甥也,不忍。巢乃自刎,不殊,言因斬之,函首將詣時溥,而太原博野軍殺言與巢首俱上。」今從新傳。
  9. ^ 《肅州報告黃巢戰敗等情況殘卷》:“其草賊黃巢被尚讓殺卻,於西川進頭。”
  10. ^ 宋代邵博《邵氏聞見後錄》:「《唐史》:中和四年六月,時溥以黃巢首上行在者,偽也。東西二都舊老相傳,黃巢實不死,其為尚址所急,陷太山狼虎谷,乃自髡為僧,得脫,往投河南尹張全義,故巢黨也。各不敢識,但作南禪寺以舍之。予數至南禪,壁間畫僧,巢也。其狀不逾中人,唯正蛇眼為異耳。老人言:更有故寫真絹本尤奇,巢題詩其上云:『猶憶當年草上飛,鐵衣脫盡掛僧衣。天津橋上無人識,獨憑闌幹看落暉。』為李易初取也。」
  11. ^ 《新唐書·黃巢傳》而太原博野軍殺言,與巢首俱上溥,獻於行在,詔以首獻於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