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克宏

柴克宏(?-?),五代十國南唐大將,父親柴再用,在南吳軍中有功,官至德勝軍節度使[1][2]

生平编辑

柴克宏因為父親的護廕爲郎將,遷宣州巡檢使。初到宣州時,城塹皆堙圮不洽,書吏對他說:“自田頵王茂章李遇相繼叛變,已無人敢為守備。”柴克宏嘻笑說:“豈有是哉!”於是大加營繕,其後吳越大軍殺至,賴此以得周全[3][4]。其後,改為泗州刺史,罷官歸爲龍武軍都虞候[5][6]

柴克宏為人好施予,但是他不事產業,故此他家中時常窮空;然而他的個性豪舉,博弈縱酒而自若[7][8]

當時南唐中主李璟自稱是唐朝吳王李恪後裔,意欲規取中原,恢復舊業,羣臣多向他美言,以迎合李璟心意。柴克宏雖職位只是擔當偏裨,然而未常一語說及軍旅,其他人亦不以爲他懂得帶兵,以故長久也沒有升遷。其後,出任爲撫州刺史[9][10]

正值當時後周派兵入侵南唐,兩軍在淮南交兵,吳越伺機派丞相吴程入侵常州,柴克宏乃請求以不顧生命賣力出陣。元宗李璟嘉許他的志向,授職右衛將軍,遣他與右衛將軍、袁州刺史陸孟俊一同出兵救常州。當時精兵悉數在江北,柴克宏將自己帶領的士卒裁減羸弱數千,樞密副使李徵古給予他的戈甲皆為腐朽笨鈍。柴克宏入內向李徵古說:「卒已非素練,得器械堅利,猶可用,奈何所給乃此等?」李徵古素來輕視柴克宏其爲人,因此而謾罵柴克宏,見者皆不忿。柴克宏知道李徵古是一名狂生而不應與他計較是非,沒有因此動氣。大軍行至润州,李徵古終於因心中不快,上奏召柴克宏歸來,以神武衛統軍朱匡業取代他。燕王李弘冀獨自與他相爭認為柴克宏可任,最終因此遣行。〈一說柴克宏的母親親自上表認為她的兒子可爲將領,李徵古因而抑壓;母親又言柴克宏有父風,若然真的不勝任,甘願一同受戮,元宗始肯用柴克宏為將。〉[11][12]

柴克宏領兵至常州,李徵古猶派出使者催促柴克宏班師,柴克宏按劍而起說:「吾刻日破敵,爾何爲者,必錢氏奸人也!」下命斬殺使者。使者告訴他乃是受李樞密的命令而來,柴克宏說:「軍容在我,李樞密來,吾亦斬之!」遂斬殺使者以示眾。當時常州有隋朝時將領陳杲仁的祠廟,柴克宏夜夢陳杲仁見告他說:「吾帥陰兵助公。」到了兩軍大戰時,果然有二隻黑色的犉衝突吳越士兵,吳越兵轍披靡,柴克宏乃勒兵繼續推進,大破敵軍,俘馘者甚多。柴克宏在戰後向李璟上奏,請封陳杲仁爲「武烈大帝」。围攻宣州不下的吴越将领路彦铢得知吴程兵败,也撤军。李璟拜柴克宏為奉化軍節度使,柴克宏復上疏請求救援壽春,但行至泰興時,柴克宏發瘍,停留數日後去世。南唐朝廷贈柴克宏諡號「威烈」[13][14]

其後李徵古被誅殺,朝廷下詔揭露他的罪行,亦以折辱柴克宏為其罪[15]

參考書目编辑

  • 《十國春秋》 卷二十二‧南唐八 列傳 柴克宏傳
  • 《陸氏南唐書》卷六 周柴何王張馬游刁列傳第六

參考文獻编辑

  1. ^ 陸氏南唐書 卷六 周柴何王張馬游刁列傳第六》:“柴克宏,父再用,事吳有功,至德勝軍節度使。”
  2. ^ 十國春秋 卷二十二‧南唐八 列傳 柴克宏傳》:“柴克宏,吳功臣再用子也。”
  3. ^ 陸氏南唐書 卷六 周柴何王張馬游刁列傳第六》:“克宏以父仕為郎將,嘗為宣州巡檢使。初至,城塹皆堙圮不洽,吏云:“自田顯、王茂章、李遇相繼叛,無敢為守備者。”克宏嘻笑曰:“豈有是哉!”大加營繕,後吳越兵至,賴以得全。”
  4. ^ 十國春秋 卷二十二‧南唐八 列傳 柴克宏傳》:“以父廕爲郎將,遷宣州巡檢使,……克宏治宣州,初至,城塹皆煙圯不治,吏云自田頵、王茂章、李遇相繼叛,無敢爲守備者。克宏笑曰:「時移事異,安有是哉!」大加營繕。厥後吳越兵至,賴以得全,郡人德之。”
  5. ^ 陸氏南唐書 卷六 周柴何王張馬游刁列傳第六》:“積遷泗州刺史,罷歸為龍武軍都虞侯。”
  6. ^ 十國春秋 卷二十二‧南唐八 列傳 柴克宏傳》:“改泗州刺史,罷歸爲龍武軍都虞候。”
  7. ^ 十國春秋 卷二十二‧南唐八 列傳 柴克宏傳》:“克屠好施予,不事產業,故家常窮空;然性豪舉,博弈縱酒,自若也。”
  8. ^ 陸氏南唐書 卷六 周柴何王張馬游刁列傳第六》:“好施予,不事產業,故家常窮空,然性豪舉,博弈縱酒自若也。”
  9. ^ 十國春秋 卷二十二‧南唐八 列傳 柴克宏傳》:“時元宗自謂唐後,欲規取中原,復舊業,羣臣多爲大言,以迎合主意。克宏雖職當偏裨,而未常一語及軍旅,人亦不以爲知兵,以故久不遷。久之,出爲撫州刺史。”
  10. ^ 陸氏南唐書 卷六 周柴何王張馬游刁列傳第六》:“時元宗自謂唐後規取中原,復舊業,群臣多為大言,以迎合主意。 克宏獨未嚐一語及軍旅,人亦不以為知兵,以故不遷。 久之,出為撫州刺史。”
  11. ^ 十國春秋 卷二十二‧南唐八 列傳 柴克宏傳》:“會淮南交兵,吳越伺間侵常州,克宏乃請效死行陳。元宗嘉其志,授右衛將軍,遣與右衛將軍、袁州刺史陸孟俊同救常州。時精兵悉在江北,克宏所將裁羸卒數千,樞密副使李徵古給戈甲皆朽鈍。克宏入白徵古曰:「卒已非素練,得器械堅利,猶可用,奈何所給乃此等?」徵古素輕其爲人,饅罵之,見者皆忿。克宏知徵古狂生不足較,怡然不爲少動。至憫州,徵古終不快,奏召克宏歸,以神武衛統軍朱匡業代之。燕王弘冀獨爭克宏可任,卒遣行。〈一云克宏母自表子可爲將,李徵古抑之;母又言克宏有父風,苟不勝任,分甘孥戮,元宗始用焉。〉”
  12. ^ 陸氏南唐書 卷六 周柴何王張馬游刁列傳第六》:“時淮南交兵,吳越伺間來寇,克宏乃請效死行陣。 元宗嘉之,授右衛將軍,遣輿右衛將軍。 袁州刺史陸孟俊,同救常州,精兵悉在江北。 克宏所將,才羸卒數千。 樞密副使李征古,給戈甲皆朽鈍,克宏言於徵古曰:“卒已非素練,得器械堅利猶可用,奈何所給乃此等!”徵古謾罵之,見者皆忿。 克宏知徵古狂生,不足與較是非,怡然不少動,至潤州。 徵古終不快,白召克宏歸,以神武衛統軍朱匡業代之。 燕王弘冀獨以為克宏可任,卒遣行。……或云:初,克宏母自表其子可為將,徵古抑之。 母又言克宏有父風,苟不勝任,分甘受戮,元宗始用焉。”
  13. ^ 十國春秋 卷二十二‧南唐八 列傳 柴克宏傳》:“克宏至常州,徵古猶馳使趣其歸,克宏按劍起曰:「吾刻日破敵,爾何爲者,必錢氏姦人也!」命斬之。使者告以受李樞密命來,克宏曰:「軍容在我,李樞密來,吾亦斬之!」遂斬使者以徇。是時常州有隋將陳杲仁祠,夜夢杲仁見告曰:「吾帥陰兵助公。」及戰,有二黑犉衝突吳越兵,吳越兵轍披靡,克宏乃勒兵繼進,大破之,俘馘甚衆。自保大來,邊事大起,克敵之功,莫先克宏者。克宏奏封杲仁爲武烈大帝。〈按常州志:杲仁字世威,晉陵人。生梁太清朝,舉進士,仕隋官監察御史。大業五年,被詔討賊,平洞寇于長白山。九年,勦樂伯通叛衆十萬。累授銀青光禄大夫。義寧間,東陽婁世幹叛,奉詔斬之,拜大司徒。沈法興陰與李子通謀據晉陵,杲仁娶于沈,偵知其謀,法興置鴆酒殺之。後人憐其忠,建祠祀焉。 卽今所爲甘露寺也。〉元宗拜克宏奉化軍節度使。復上疏請援壽春。行至泰興,發瘍,數日卒。諡曰威烈。”
  14. ^ 陸氏南唐書 卷六 周柴何王張馬游刁列傳第六》:“克宏帥師至常州,徵古猶遣使趣其歸,克宏曰:“吾計日破寇,爾何為者,必錢氏所遣奸人也!”命斬之,使者曰:“受李樞密命來。”克宏曰:“李樞密來,吾亦斬之!”遂斬使者以徇,然後勒兵進。 大破吳越兵於常州,斬萬級,獲其將數十人。 自保大來邊事大起,克敵之功,莫先克宏者,拜奉化軍節度使。 复上疏請援壽春,行至泰興,發瘍,數日卒,國人莫不痛惜,諡威烈。 ”
  15. ^ 陸氏南唐書 卷六 周柴何王張馬游刁列傳第六》:“及徵古誅死,詔暴其罪,亦以折辱克宏焉言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