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石

桃花石古突厥语𐱃𐰉𐰍𐰲‎,Tabγač,Tabğaç)是古代中亚人和西亚人对漢族、唐朝唐人的一种称呼。有學者推測可能起源自拓跋部,或起源自唐家、大漢的音轉。

字源编辑

13世纪《長春真人西遊記》記載,阿里馬城“土人唯以瓶取水,戴而歸。及見中原汲器,喜曰:桃花石諸事皆巧。桃花石,謂漢人也。”

在非汉语文献中有多种与“桃花石”语音相近的称呼。拜占庭帝国历史学家Theophylact Simocatta 7世纪初所写的《历史》第7卷中,有一段提到Taugast(希臘語Ταυγάστ)的统一。汉学家卜弼德(Boodberg)认为这是指577年北周北齐[1]

8世纪后突厥汗国阙特勤碑以Tabγač(古突厥语𐱃𐰉𐰍𐰲‎)称呼漢人。[2][3]“桃花石”和Taugast应该都来源于Tabgac一字。

來源爭論编辑

來自阿尔泰语系音轉编辑

伯希和提出Tabgac正是北魏皇族的姓氏「拓跋」。[4],认为突厥人後來用桃花石稱呼漢人,就是來源拓跋一词。學者森安孝夫等人支持此說[5]

戈登指出,拓跋应该对应准蒙古语系词汇taγβač。其中βač(跋)是借词,对应印度语支pati,意思为“主人”[6]。另有理论认为汉文中的“拓跋”与后突厥碑文上的Tabγač(𐱃𐰉𐰍𐰲,音:桃花石)并无关系,据李盖提和林安庆的研究,拓跋实质上为两个阿尔泰语系词汇所组成,即tog(拓)和beg(跋,即贝伊),tog有尘土、泥土之意,beg为氏族和部落首领,两者皆为后世突厥的官号。这两种理论都与北魏官方史书《魏书》开编中的“北俗谓土为托,谓后为跋,故以为氏”的解释相符。[7][8]

來自「唐家」二次音轉编辑

而至于其他Tabγač的汉文对应词,德国学者夏德(F.Hirth)就曾提出是“唐家”一词的突厥文对音转写的说法,后来日本学者桑原骘藏在此基础上也提出“唐家子”一说 。[7]这种观点是可以成立的,因为拜占庭史家摩喀塔所著《历史》撰写于610年至638年,[9]而书中出现“桃花石”一词的《莫利斯皇帝大事记》成书于628年,当时唐朝已建立,相当于贞观年间。而《莫利斯皇帝大事记》虽陈述唐以前的事件,即莫利斯(卒于602年),文中的Taugast可能为后世才出现的假托代名词。[10]但在高昌回鹘文献中,“大唐”在回鹘语的对音转写是Tayto。[11]

來自「大汉」二次音轉编辑

最新的解释据芮传民(1998),[7]则认为Tabγač形成于匈奴时期,突厥继承此名号,“č”为突厥语敬词,因此Tabγa对应于“大汉”。[12]汉文词汇“大”在突厥语中应为Tay而不是Tab,故此說爭議甚大。[11]

参考文献编辑

  1. ^ Peter A. Boodberg. Marginalia to The Histories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Harvard Journal of Asiatic Studies. 1938, 3 (3/4): 223–253 [2011-01-31]. 
  2. ^ 阙特勤碑汉语译文. [2019-03-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11). 
  3. ^ 阙特勤碑毗伽可汗碑暾欲谷碑中出现𐱃𐰉𐰍𐰲段落
  4. ^ 伯希和. l'Origine du nom « Chine ». T'oung Pao. 1912, 13 (5): 727–742 [2011-01-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6). 
  5. ^ 張雅婷譯、森安孝夫著《絲路、遊牧民與唐帝國》:「透過突厥第二帝國的鄂爾渾碑銘或是回鶻帝國的希乃烏蘇碑銘等古代土耳其語史料,顯示中央歐亞東部的土耳其系的各民族稱呼唐朝或唐帝國為Tabgač,這個Tabgač不是源自『唐家子』(桑原隲藏說),而是如白鳥庫吉與伯希和所主張的,本來是『拓跋=Tabgač』這個名稱的訛音。正確的說,是拓(第一音節)的語尾-y 和跋(第二音節)的語頭b- 的子音交換,在語言學上稱為音位轉換的現象。這樣看來,就連同時代最強盛的鄰居,即北方的土耳其系各民族,在認知上也把唐朝視為拓跋。故此,唐朝不是漢人王朝而是拓跋王朝。這種中央歐亞史的觀點,從上述的事實更加提升了其正常性。」,頁180,台灣八旗文化,2018年4月。
  6. ^ Golden, Peter B., “Oq and Oğur ~ Oğuz”, Turkic Languages, 16/2 (2012). pp. 155-199
  7. ^ 7.0 7.1 7.2 罗新,论拓跋鲜卑之得名,历史研究,2006年第六期。
  8. ^ 北俗谓土为托,谓后为跋,故以为氏。《魏书·卷一·帝记第一
  9. ^ Whitby (1988), pg. 39-40.
  10. ^ Gibbon (1895), pg. 72.
  11. ^ 11.0 11.1 李树辉,博采众长、兼容并蓄的高昌回鹘文化 丝绸之路民族古文字与文化学术讨论会会议论文集,2005年。
  12. ^ 芮传民,《Tabγač语原新考》,学术集林卷十,1998。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