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之垣

梁之垣(?-?)[1]山東登州府登州衛軍籍。明朝政治人物。

生平编辑

万历三十四年丙午科舉人,三十五年(1607年)丁未成进士,初授山西陽曲縣知县,四十年升兵部主事,四十三年河南主考,四十六年丁忧归。天启元年起补兵部职方司郎中,七月,遼東经略熊廷弼请添设各监军道,梁之垣升为南路監軍副使[2]。八月,熊廷弼议遣使宣谕朝鲜发兵牵制。副使梁之垣请行,廷弼喜,改辽东南路监军道梁之垣为行监军道[3],请朝廷付二十万金为军赀,以赴朝鲜,因在乡逗留而被弹劾[4]

崇禎五年正月,孔有德攻陷登州,巡抚孙元化及兵备道宋光兰、知府吴维城、同知贾杰、知县秦世英及乡绅梁之垣被关押于游击耿仲明宅。

著有《兵鉴》、《東遊草》[5]

參考文獻编辑

  1. ^ 《万历三十五年丁未科进士履历便览》:梁之垣,沂山,诗五房,己卯十一月初三日生,登州人,丙午乡三十四名,会二百二名,三甲二十名,都察院政,丁未六月授山西阳曲知县,壬子升兵部主事,乙卯河南主考,戊午丁忧,辛酉补职方司郎中,管理册库,升辽东南路监军道付使,癸亥京察。曾祖蘭,祖诏,父啓参。
  2. ^ 《明憙宗实录》:天启元年七月,经略熊廷弼请添设各监军道,从之,改邢慎言西路、钱士晋中路、梁之垣南路;仍降胡嘉栋二级,监天津军;调杨述程于登莱。
  3. ^ 《明憙宗实录》:天启元年八月,改遼東南路監軍道梁之垣為行監軍道。時經略熊廷弼疏言三方建置,須聯合朝鮮,宜得一智略臣前往該國,督發江上之師,就令權駐義州,招募逃附,則我兵與麗兵聲勢相倚,與登萊音息時通,斯於援助有濟。遼陽東四百里為鎮江,與朝鮮義州夾鴨綠而居,相去僅數里。與遼陽為臂,於南衛為尾,於賊巢為腋。凡朝鮮治兵防奴,遼人逃難避賊,遼將招兵集義,東山礦徒拒賊,上下皆聚於此,斯東南大扼要處,宜亟發敕諭慰勞該國君臣,使盡發八道之兵,連營江上,以張其勢。又亟發詔書憫恤遼東官軍士民之逃鮮者,招集團練,以成一旅,與麗兵合勢。又亟發銀六萬兩,半犒朝鮮之師,半恤我逃難之眾。而臣又給與空頭札付百餘道,使之承制,並除其山東一帶參礦頭目,有能結聚千人者,即署都司;五百人上下,即署備守有差。將一呼而應,而一二萬兵可立致也。其糧餉則發銀平買於朝鮮東山一帶,諒該國懼賊並吞之禍,感我拒倭之恩,必不忍推托。向獨苦無官可遣,昨與南路監軍梁之垣語,忻然請往。之垣才略膽氣本足衝長風,破萬里浪,又生長海濱,習知鮮遼形勝要害,與民情土俗,可使也。於是部議以之垣往, 上為鑄給監軍關防,仍照行人出使例,賜服色以寵其行。之垣列上七疑:重事權、定職掌、羅將材、具文職、兵丁、錢糧、器械,部覆皆從之。其文職則特設府同知一員,管理南路軍馬;錢糧升河間府通判劉濡恩補之;其所請登萊兵丁,查登撫陶朗先議以登兵二千五百畀寬奠參將王紹勛,監軍胡嘉棟揭稱紹勛系李永芳姻戚,不可信,如未行,則登即以此兵付之垣;如已行,則登撫另撥一千付之,俾渡海與紹勛合兵;如不用紹勛,則自為之,又在之垣自度也。所請帑銀二十萬,三部措處,暫發數萬為安家買馬費,餘俟陸續給發。秋風漸勁,渡海正當正其時,若再遷延,勢必誤事,乞勒限起程,先往登州整頓舟楫,其慰勞朝鮮君臣及憫恤遼東官軍詔書,即與頒發。報可。
  4. ^ 御史陈保泰疏劾梁之垣领帑银二十万与登莱巡抚陶朗先瓜分,人言籍籍,故之垣逍遥家园,朗先报其出山海至铁山岛,遇风坏船,以发兵应援为名,以侵饷充橐为实,朗先、之垣相应一体,勘问追赃,以警贪邪。
  5. ^ 《山東通志》:梁之垣,登州卫人,万历丁未进士,博学善诗文,令晋阳,宗藩豪横,悉按以法,不为少贷,民赖以安。奉使朝鲜,接渡难民千馀口。著有兵鉴、东游草。
  • 《明熹宗实录》
  • 《山東通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