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梁震(1483年-1539年),諡武壯武莊[1]河南承宣布政使司南陽府新野縣(今河南省新野縣)人,明朝军事将领。梁棟之子。

梁震
明朝官员、军事家

大明太保兼太子太师镇守总兵都督府左都督
爵位 梁王
籍貫 安定乌氏
族裔 漢族
諡號 武壯、武莊
出生 1483年
河南承宣布政使司南陽府新野縣
逝世 1539年
京城
經歷

袭榆林指挥使
嘉靖七年(1528)进署都指挥佥事,协守宁夏兴武营,寻擢延绥副总兵,进都督佥事
嘉靖十四年进都督同知,充陕西总兵官。论黄甫川功,又进右都督
明年,移镇大同总兵。俺答入犯,大破于宣宁湾红崖儿,斩获甚众。进升左都督
嘉靖十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卒。赠太子太师,加赠太保

目录

生平编辑

征戰寧夏延綏编辑

早年擔任榆林衛指揮同知[2]。其父梁棟去世后,梁震袭榆林衞指揮使。嘉靖七年(1528年),晋升署都指揮僉事,協守寧夏興武營,充當延綏遊擊將軍。其為人廉潔英勇,又擅長兵書,善於訓練部下,屢次戰役率先登城,后擔任延綏副總兵[3]。他與總兵官王效鎮遠關抵禦蒙古進攻[4],并晋升為都督僉事[5]

當時,吉囊俺答汗進犯延綏,梁震率兵在黃甫川截擊獲勝。此後,其參將任傑又在響水波羅成功抵禦。吉囊又率領十萬騎兵進犯,被梁震在乾溝成功抵禦,并損失百余人。此後梁震築牆挖溝抵禦進犯,蒙古不再輕易進犯。嘉靖十四年,晋升為都督同知,充任陝西總兵官。后追論黃甫川戰功,晉升爲右都督[6]

鎮守大同编辑

嘉靖十五年(1536年),梁震擔任大同鎮總兵官[7]。當時大同兵變后,亂兵連殺巡撫張文錦、總兵官李瑾,繼任者魯綱沒有威嚴能夠鎮住部下,致使士兵更驕橫,文武官員無法管束。明廷為此擔憂,只能派遣梁震繼任。嘉靖十五年,梁震率領自己親兵五百人抵達大同,部隊向來忌憚梁震,至此聽從指令[8]。蒙古入侵時,梁震率軍在牛心山擊退,并斬殺百餘人。蒙古軍大憤,駐紮在附近伺機進犯,梁震已經料到,并設置伏兵,在宣寧灣、紅崖兒接連進攻并獲大勝。嘉靖十六年,再次出擊玉林川,斬殺蒙古一百四十餘人[9]。晉升梁震爲左都督,廕一子百戶。梁震辭去廕子,乞求給父親祭葬,得到嘉靖帝許可。當時,毛伯溫督師,與梁震修築各邊防重鎮城堡,不過幾月大工告成。嘉靖十八年(1539年),梁震去世,贈太子太保,賜銀幣,加贈太保,諡武壯[10][11]

梁震帶兵素有機略,其號令明確并縝密。前後參加了百餘場戰役,大部份均獲勝。當時他率領親軍出塞偷襲蒙古軍營,曾經有人擔心此舉會引发嫌隙,梁震則表示必須主戰才能防止敵人騷擾邊界。梁震死後,其親兵被編制入伍,邊疆將領均認為他們頗為得力[12][13]

參考编辑

  1. ^ 中州人物考 ,6卷 ,574
  2. ^ 明實錄:武宗實錄 ,146卷
  3. ^ 明實錄:世宗實錄 ,157卷
  4. ^ 《明史》(卷327):吉囊等既破西海,旋窃入宣府永宁境,大掠而去。冬,犯镇远关,总兵王效、副总兵梁震败之于柳门,又追败之于蜂窝山,敌溺水死者甚众。明年春,寇大同。秋,复由花马池入犯,梁震及总兵刘文拒却之。
  5. ^ 《明史》(卷221):梁震,新野人。襲榆林衞指揮使。嘉靖七年進署都指揮僉事,協守寧夏興武營。尋充延綏遊擊將軍。廉勇,好讀兵書,善訓士,力挽強命中,數先登。擢延綏副總兵。與總兵官王效卻敵鎮遠關,進都督僉事。
  6. ^ 《明史》(卷221):吉囊、俺答犯延綏,震敗之黃甫川。尋犯響水、波羅,參將任傑大敗之。吉囊復以十萬騎入寇,震大破之乾溝,獲首功百餘。先後被獎賚。已,增俸一等。乾溝凡三十里,當敵衝。震濬使深廣,築土牆其上,寇不復輕犯。十四年進都督同知,充陝西總兵官。尋論黃甫川功,進右都督。
  7. ^ 明實錄:世宗實錄 ,198卷
  8. ^ 皇明九邊考·大同鎮》(卷第五):近年大同總兵無如梁震。震收虜中逃回人口養馬為家丁者數百,與之婚娶,授以鞍馬器械,使出境與虜同處,見虜勢弱即斬首以歸。自是,虜不敢近邊者數年,而邊軍懾服不敢桀驁。此大同故事也。
  9. ^ 《殊域周咨录》(卷二十一):十六年,梁震出塞击虏,战于玉林川,斩首百四十。
  10. ^ 《明史》(卷221):明年移鎮大同。大同亂兵連殺巡撫張文錦、總兵官李瑾。繼瑾者魯綱,威不振,兵益驕,文武大吏不敢要束。廷議以為憂,移震往。震素畜健兒五百人,至則下令軍中,申約束。鎮兵素憚震,由是帖服。寇入犯,震破之牛心山,斬級百餘。寇憤,駐近邊伺隙。時車駕祀山陵,震伏將士於諸路。 寇果入,大破之宣寧灣,又破之紅崖兒,斬獲甚眾。進左都督,廕一子百戶。震父棟,前陣亡。震辭廕子,乞父祭葬,帝嘉而許之。毛伯溫督師,與震修鎮邊諸堡,不數月工成。卒,贈太子太保,賜其家銀幣,加贈太保,諡武壯。
  11. ^ 《明世宗肃皇帝实录》(卷之二百三十一):嘉靖十八年十一月甲午朔镇守大同总兵官太子太保左都督梁震卒赐祭葬如例赠太保谥武庄震陕西瑜林卫人骑射绝人深沉有机略初袭指挥使以敢战知名不十年为西边大将号令明信每出塞攻虏虏人惮之当大同军变单骑入城抚定之遂镇守其地虏不窥大同塞者数年震得士心其用兵先胜而后战不专恃勇力前后与虏百十遇未尝少挫其在延绥尝即乱山中筑乾沟边墙在大同复五堡两镇迄今赖之
  12. ^ 《明史》(卷221):震有機略,號令明審。前後百十戰,未嘗少挫。時率健兒出塞劫敵營,或議其啟釁。震曰:「凡啟釁者,謂寇不擾邊,我橫挑邀功也。今數深入,乃不思一挫之耶?」震歿,健兒無所歸。守臣以聞,編之伍,邊將猶頗得其力。
  13. ^ 《殊域周咨录》(卷二十一):按迩来边尘日警,小惩则大戒,近劳则远逸。若震者功何如也,而论者以为出塞起衅,误矣。虏由阳和入寇。震及副总兵戴廉、游击王升督兵赴之。既而虏由野狐岭直犯大同镇。巡抚都御史史道率都指挥徐珏等,以步卒陈于城东东塘坡。虏遂南掠至怀仁乃退。是役也,虏先以偏师诱我兵东出,而以大众向镇城。过城下呼曰:“尔梁太师何在?”盖觇知震东矣。时骑兵尽出,止存老弱。微道出阵,几致不测。然虏所残破亦不胜计。按梁震擅时名而不能识虚实之势,东塘虽结阵而不能遏驱掠之锋。声东举西,凶志必惩,虏何人斯而能有成算也!虽然,诱兵东致,以震在也,能为有无亦庶几哉!
官衔
前任:
鲁纲
大明镇守大同总兵官
嘉靖十六年-嘉靖十八年
(1537年-1539年)
繼任:
祝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