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淑妃 (宋度宗)

杨淑妃(1244年-1279年),是宋度宗的妃子,宋端宗趙昰的母親。為古琴家楊纘之女,楊亮節之妹。1276年(南宋德祐2年)南宋將亡,與兄楊亮節護幼主南遷。後益王昰即帝位於福州,改元景炎,冊母楊淑妃為皇太妃、同聽政。[1] 1279年(南宋祥興2年),崖山兵潰,楊太后投海而亡,年三十有六。後人諡曰仁慈聖節皇后。

生平事蹟编辑

1244年(南宋理宗淳祐4年)1歲,夏4月丁酉27日卯時,楊淑妃生。

1266年(度宗咸淳2年)23歲,初選入宮,為美人

1267年(咸淳3年)24歲,6月癸酉17日,美人楊氏有娠兩月,進封淑妃。戊寅22日,詔榮王族姻與萊等三十四人各轉官有差。

1268年(咸淳4年)25歲,閏正月戊午初6日,大風雷雨;午時,楊淑妃降生皇子。辛未19日,賜名昰,授檢校太尉、武安軍節度使、益國公。5月庚辰30日,楊淑妃冊禮成。

1269年(咸淳5年)26歲,6月甲申初10日,楊淑妃再誕生皇子。丁酉23日薨,賜名鍠,封岐王,諡沖靖。

1276年(瀛國公德祐2年)33歲,春正月甲申18日,元兵至臯亭山,宋遣監察御史楊應奎上傳國璽降。5月乙未初1日,益王即帝位於福州,改元景炎,冊母楊淑妃為皇太妃、同聽政。[2]

1278年(端宗景炎3年)35歲,2月庚午17日,眾復立衛王為帝,楊太妃仍同聽政。

1279年(帝昺祥興2年)36歲,2月癸未初6日,崖山兵潰,丞相陸秀夫抱趙昺投海,楊太妃亦赴海死,年36。其將張世傑葬之海濱,墓在廣東新會崖山壽星塘,以蚵殼圍砌,俗稱國母墳。其東北一里許有崖山祠,即慈元廟。後人諡曰仁慈聖節皇后。[3] 生二子:帝昰、沖靖岐王鍠,生一女:晉國公主[4]

1498年(明孝宗弘治11年),秋7月壬戌28日,廣東新會縣縣令沈章奏請立慈元廟於崖山,祀宋度宗楊淑妃。命下所司,議行之。[5][6]

子女编辑

兒子
女兒

訛傳编辑

1987年春,浙江淳安縣進行文物複查,搜尋發現淳安縣里陽鄉皇后坪村的楊皇后家族墓,及隔鄰里商鄉楊家村楊姓後裔保存的《宏農楊氏宗譜》。譜中記載宋寧宗恭聖仁烈皇后之兄楊次山,楊次山長子楊谷,楊谷長子楊文尚,楊文尚長子楊瑞芝,楊瑞芝生楊淑妃。此譜系為清初偽造篡接,自楊谷以下,與南宋史籍和文獻完全不吻合。[7]

《江氏族譜》謂帝昺有姐,為楊淑妃所出,亦為趙氏公主。海上行朝至廣東,江萬里第四子江鏜有子江日新,被楊淑妃看中而將趙氏公主許配。宋亡,江日新、趙氏公主與文天祥堂姑文大娘者,流寓廣東肇慶四會石寨村。據《明孝宗實錄》卷139載「慈元后楊氏,以一婦人,提三弱子跋涉南奔」,三弱子,指帝昺、帝昰、晉國公主,並無其他子女。再者,1266年(南宋咸淳2年)楊淑妃初選入宮為美人,1268年(南宋咸淳4年)生帝昰,所謂許配江日新之趙氏公主,若是楊淑妃所出,最早只能生於1267年(南宋咸淳3年),至1279年(南宋祥興2年)才13歲,未達婚嫁年齡,此亦訛傳。[8]

参考資料编辑

  1. ^ 《宋史》卷四七瀛國公本紀誤為「楊太后」,當時度宗全皇后尚在,封仁安皇太后,楊淑妃不敢僭越,只封皇太妃,否則豈不是同時有兩位皇太后。見《宋季三朝政要》卷六廣王本末及楊秉訓(2020)《南宋外戚楊氏繫年》,頁356-357考證。按《宋史》素稱冗蕪,當時實錄殘缺,故雜採野記。元蘇天爵《滋溪文稿》卷二「三史質疑」說:「理宗日歷尚二三百冊,實錄綦修未修,國亡僅存數十冊而已。度宗日歷殘缺。……度宗、衛王、哀帝,皆無實錄。」《宋季三朝政要》卷六廣王本末直接抄錄南宋海上行朝史料,成書年代較近,記載合情合理,也比元朝末年(1343年,元至正三年)成書的《宋史》來得正確。
  2. ^ 見註一。
  3. ^ 1289年(元至元26年)全太后被逼為尼,楊淑妃被後人諡曰仁慈聖節皇后,只能在全太后卒後,不會在全太后生前。既然是後人私自追諡,當然不會是合乎規範的官方諡名。
  4. ^ 楊秉訓(2020)《南宋外戚楊氏繫年》,金門縣文化局獎助出版,頁333-336 考證「楊淑妃所生子女」,頁468,頁485 「楊淑妃年表」。
  5. ^ 明李東陽、焦芳、楊廷和《明孝宗實錄》卷139,收錄於《明實錄》,上海書店,2015年。
  6. ^ 楊秉訓(2020)《南宋外戚楊氏繫年》,頁462。
  7. ^ 楊秉訓(2020)《南宋外戚楊氏繫年》,頁196-216 考證「浙江淳安宏農楊氏宗譜之誤」,有極詳細的論證。此前,已有多位歷史學者不認同。劉廣豐(2017)「南宋后族淳安楊氏家族考論」質疑:「但鮑(緒先)文最大的問題是過於依賴在民間發現的《宏農楊氏宗譜》。眾所周知,宋代以後家譜一類的歷史材料,由於各種原因,所提供的信息可能不準確,有錯誤甚至是故意偽造的。故單以宗譜為據,其結論非常值得懷疑。」吳業國(2010)「南宋寧宗楊皇后籍貫、身世獻疑」也質疑:「近有鮑藝敏『南宋恭聖仁烈皇后籍貫考』一文,試圖對該問題進行考證,然而在史料徵引上,據民國《宏農楊氏宗譜》得出的結論,值得商榷。」
  8. ^ 楊秉訓(2020)《南宋外戚楊氏繫年》,頁333-336 考證「楊淑妃所生子女」。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