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楚帛書,又名長沙子彈庫楚帛書,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南省长沙市東郊杜家坡子彈庫附近的一座古墓中出土的帛書,是目前中國已出土帛書中年代最早的,約相當於戰國時代楚國。该稀世文物现存美国华盛顿亚洲美术馆[1]

該楚帛書面積47厘米×38厘米,出土於20世紀30年代,後由蔡季襄“轉讓”給美國人柯克斯(John Hadley Cox)並由他帶到美國[2],藏於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1966年用紅外線技術處理,才使已模糊的文字重現而得以解讀。

其內容有兩組文字,一組13行、一組8行,並配合四週圖像,文字內容記載伏羲氏女媧事跡,一般認為該帛書是當時巫師的禱文或占卜類文字。其文字可藉以為探討當時人的宗教觀和宇宙觀。

历史编辑

1942年年初,一伙盗墓贼在湖南省长沙市发现了一个墓穴,便开始去挖宝,其中一人名叫任全生,1953年他加入湖南省文物工作队,并且参加了后来的了马王堆汉墓挖掘工作。[3]任全生等盗墓贼一共挖出了“一批铜兵器、漆器、木人及一些残碎的纺织品”,他们认为纺织品不值钱,便送给了古董商唐鉴泉。[3]商承祚听闻这个消息之后,打算去购买这纺织品,但是被湖南著名古董商蔡季襄捷足先登,他以3000元法币购买了这件纺织品和其他一些文物。[3]

1944年,蔡季襄写了《晚周缯书考证》,讲述这件纺织品,引起了美国文物掠夺者柯克斯(中文名:柯强;英语:John Hadley Cox)的注意。[1][3]

1948年,蔡季襄奔赴上海市,他遇到了美国人柯克斯,柯克斯以雅礼中学教师的身份出没长沙市,其实是冒充“文化考古学者”,掠夺湖南文物。[3]蔡季襄想用红外线照射这帛书,柯克斯骗他说自己家里有,蔡季襄便把帛书交给了柯克斯,柯克斯将帛书占为己有,送到了美国。[3]柯克斯以1万美元的价格(实付一千)强买了这稀世文物,旋即坐飞机逃回美国,躲避蔡季襄的追讨。[3]

1955年,蔡季襄以湖南省人民代表大会列席代表身份,把自己和柯克斯的买卖契约交给了湖南省人民政府[3]

1974年,蔡季襄写信给商承祚,希望自己余生追讨文物,因为柯克斯当时还活着。[3]

1982年,湖南省博物馆副馆长高至喜去美国参加学术会议,他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看到了这件稀世文物。[3]80年代中叶,高至喜将蔡季襄所写的材料,以及当年吴存柱的证明及往来信件,上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文物局,希望能想办法追回楚帛书,但后无下文。[3]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文物专家解密长沙子弹库楚墓 出土缯书被骗流散美国. 红网. [2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4) (中文(简体)‎). 关于帛书的摹本,蔡于1944年首次刊行(石印本),书名为《晚周缯书考证》,此书一出,引起轰动,同时也引来时任湘雅医院医师的美国人柯克思的关注。据郭学仁回忆,柯克思马上找到蔡季襄,并提出由他带原件回美国,用紫外线摄影后制版,连同蔡著《晚周缯书考证》由柯克思翻译在美国出版,随后预付稿酬1000美元,还答应出书后再寄9000美元。 
  2. ^ 写于2300年前的《楚帛书》如何流落到了美国?.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8-06-21 [2018-06-24] (中文).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楚帛书在异乡哭泣. 新浪网. [2005] (中文(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