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樊猛(?-?),智武南陽湖陽[1][2]南梁南陳官员。

樊猛的祖父樊方興是梁朝的散騎常侍、司州刺史、魚復縣侯,父親樊文熾則是梁朝的散騎常侍、東益州刺史、新蔡縣侯,兄長侍中、逍遙郡公樊毅。樊猛少年卓越不凡,有才幹,長大後嫻熟弓馬,膽量過人。青溪之戰,樊猛日夜和侯景軍對戰,殺傷很多侯景軍隊的士兵。臺城失陷,他跟隨兄長樊毅西上,累積戰功為威戎將軍。梁朝南安侯蕭方矩擔任湘州刺史,任用樊猛為司馬,當時武陵王蕭紀舉兵從漢江東下,蕭方矩派遣他帶領湘州和郢州的士兵,跟隨都督陸法和進軍拒守。蕭紀的樓船戰艦佔據巴江,兩軍在峽口爭持不下,陸法和猜度蕭紀士兵老弱,因此命令樊猛率領三千名驍勇,乘搭輕舟逆流而上,出其不意,鼓譟進迫,蕭紀部下倉卒受驚,來不及整理行列,棄船上岸,浸死者以千計。蕭紀心腹數百人仍然在左右,樊猛的部曲三十多人持矛盾直接登上蕭紀的船隻,瞪大眼睛大叫,蕭紀的侍衛都後退,一起躺卧不敢行動。樊猛親自擒拿蕭紀父子,於大船斬首,沒收船艦器械,他亦因功授游騎將軍,封安山縣伯,食邑一千戶。仍然進軍安撫梁州益州,蜀地平定。軍對回來後遷任持節散騎常侍、輕車將軍、司州刺史,進爵為安山縣侯,增食邑到二千戶[1][2]

南陳永定元年(557年),周文育等人在沌口打敗仗,被王琳俘虜,王琳乘勝攻打南中各郡,派樊猛與李孝欽等人進攻豫章周迪,戰敗被周迪捉拿,很快就逃回王琳處。王琳敗亡,他回朝,在天嘉二年(561年)獲授通直散騎常侍、永陽太守,遷任安成王府司馬。光大元年(567年),樊猛任職壯武將軍、廬陵內史,至太建初年遷轉為武毅將軍、始興平南府長史,領任長沙內史,不久隸屬章昭達西征江陵,偷襲周軍船艦,因功封富川縣侯,食邑五百戶。其後他歷位散騎常侍,遷使持節、都督二州諸軍事、宣遠將軍、荊州刺史,入朝官位左衛將軍[3][4]陳後主即位,增加他的食邑到一千戶,其餘如故。至德四年(586年),樊猛獲授使持節、都督南豫州諸軍事、忠武將軍、南豫州刺史;隋朝將領韓擒虎渡江時他在建康,第六子樊巡代行南豫州事務,韓擒虎進軍攻陷當地,擒拿樊巡和其家屬,當時樊猛和左衛將軍蔣元遜領青龍八十艘為水軍於白下巡邏,防禦隋朝的六合兵,後主知道樊猛的妻子在隋軍中,害怕他有異心,打算讓任忠取代,但發現難以傷害樊猛心意,就終止此事,禎明三年(589年)南陳滅亡,樊猛入隋朝[5][6]

引用编辑

  1. ^ 1.0 1.1 陳書·卷三十一·列傳第二十五》:(樊)猛字智武,毅之弟也。幼俶儻,有幹略。既壯,便弓馬,膽氣過人。青溪之戰,猛自旦訖暮,與虜短兵接,殺傷甚眾。臺城陷,隨兄毅西上京,累戰功為威戎將軍。梁南安侯蕭方矩為湘州刺史,以猛為司馬。會武陵王蕭紀舉兵自漢江東下,方矩遣猛率湘、郢之卒,隨都督陸法和進軍以拒之。時紀已下,樓船戰艦據巴江,爭峽口,相持久之,不能決。法和揣紀師老卒墯,因令猛率驍勇三千,輕舸百餘乘,衝流直上,出其不意,鼓譟薄之。紀眾倉卒驚駭,不及整列,皆棄艦登岸,赴水死者以千數。時紀心膂數百人,猶在左右,猛將部曲三十餘人,蒙楯橫戈,直登紀舟,瞋目大呼,紀侍衛皆披靡,相枕藉不敢動。猛手擒紀父子三人,斬於中,盡收其船艦器械。以功授游騎將軍,封安山縣伯,邑一千戶。仍進軍撫定梁、益,蜀境悉平。軍還,遷持節、散騎常侍、輕車將軍、司州刺史,進爵為侯,增邑并前二千戶。
  2. ^ 2.0 2.1 南史·卷六十七·列傳五十七》:樊毅字智烈,南陽湖陽人也。祖方興,梁散騎常侍、司州刺史、魚復縣侯。父文熾,梁散騎常侍、東益州刺史、新蔡縣侯。……毅弟猛字智武,幼俶儻,有幹略。及長,便弓馬,膽氣過人。青溪之戰,猛自旦訖暮,與侯景軍短兵接戰,殺傷甚眾。台城陷,隨兄毅西上。梁南安侯方矩為湘州刺史,以猛為司馬。會武陵王紀舉兵自漢江東下,方矩遣猛隨都督陸法和進軍拒之。猛手禽紀父子三人,斬於䑽中,盡收其船艦器械。以功封安山縣伯。進軍撫定梁、益。還遷司州刺史,進爵為侯。
  3. ^ 《陳書·卷三十一·列傳第二十五》:永定元年,周文育等敗於沌口,為王琳所獲。琳乘勝將略南中諸郡,遣猛與李孝欽等將兵攻豫章,進逼周迪,軍敗,為迪所執。尋遁歸王琳。王琳敗,還朝。天嘉二年,授通直散騎常侍、永陽太守。遷安成王府司馬。光大元年,授壯武將軍、廬陵內史。太建初,遷武毅將軍、始興平南府長史,領長沙內史。尋隸章昭達西討江陵,潛軍入峽,焚周軍船艦,以功封富川縣侯,邑五百戶。歷散騎常侍,遷使持節、都督荊信二州諸軍事、宣遠將軍、荊州刺史。入為左衛將軍。
  4. ^ 《南史·卷六十七·列傳五十七》:陳永定元年,周文育等敗於沌口,為王琳所獲。琳乘勝將事南中諸郡,遣猛與李孝欽等將兵攻豫章,進逼周迪。軍敗,為迪所執。尋遁歸王琳,琳敗,還朝。天嘉二年,授永陽太守。太建中,以軍功封富川縣侯。曆散騎常侍,荊州刺史。入為左衛將軍。
  5. ^ 《陳書·卷三十一·列傳第二十五》:後主即位,增邑并前一千戶,餘並如故。至德四年,授使持節、都督南豫州諸軍事、忠武將軍、南豫州刺史。隋將韓擒虎之濟江也,猛在京師,第六子巡攝行州事,擒虎進軍攻陷之,巡及家口並見執。時猛與左衛將軍蔣元遜領青龍八十艘為水軍,於白下遊弈,以禦隋六合兵,後主知猛妻子在隋軍,懼其有異志,欲使任忠代之,又重傷其意,乃止。禎明三年入于隋。
  6. ^ 《南史·卷六十七·列傳五十七》:後主即位,為南豫州刺史。隋將韓擒之濟江,猛在都下,第六子巡攝行州事,擒進軍攻陷之,巡及家口並見執。時猛與左衛將軍蔣元遜領青龍八十艘為水軍,于白下游弈,以禦隋六合兵。後主知猛妻子在隋,懼有異志,欲使任忠代之,令蕭摩訶徐喻毅,毅不悅。摩訶以聞,後主重傷其意,乃止。禎明三年,入隋。

参考文献编辑

  • 陳書》·卷三十一·列傳第二十五
  • 南史》·卷六十七·列傳五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