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本以行

橋本 以行(1909年(明治42年)10月14日-2000年(平成12年)10月25日),是大日本帝國海軍的軍人。京都市出身。最終階級是海軍中佐。戰後為梅宮大社名譽宮司、大神宮社宮司。

橋本以行
はしもと もちつら
Mochitsura Hashimoto.jpg
海軍中佐 橋本以行
出生京都市
效命大日本帝國海軍
服役年份1931年 – 1945年
军衔海軍中佐
参与战争太平洋戰争
其他工作梅宮大社名譽宮司
大神宮社宮司

在擔任潛艦伊58」艦長時,擊沉已運送原子彈天寧島美國海軍重巡洋艦印第安納波里」號。

年譜编辑

  • 1931年(昭和6年) - 海軍兵學校(59期)畢業。
  • 1937年(昭和12年) - 為海軍第十一戰隊所屬砲艦「保津」的乘員,並在12月13日隨揚子江而上參與南京包圍戰。
  • 1942年(昭和17年)2月 - 海軍潛水學校甲種學生。
    • 同年7月 - 潛艦「呂31」艦長。
  • 1943年(昭和18年) - 潛艦「伊158」、「呂44」艦長。
  • 1944年(昭和19年) - 潛艦「伊號第五八潛艦」艦長(直至終戰)。
  • 1945年(昭和20年)7月30日 - 將美國海軍重巡洋艦「印第安納波里」號(USS Indianapolis (CA-35))擊沉。
  • 1945年(昭和20年)11月20日 - 被任命為驅逐艦「雪風」艦長(因前往美國而未曾履任) 。
  • 2000年(平成12年)10月25日 - 逝世,享年91歲。

以魚雷擊沉「印第安納波里斯」號编辑

當時,回天特別攻擊隊「多聞隊」配屬並搭乘於「伊號第五八潛艦」(以下為「伊58」)上,並在帛琉島北方250海里附近進行哨戒任務。7月29日23時35分左右,在水平線上發現疑似敵方大型艦後立即快速下潛,並以潛望鏡深度與敵艦保持頗近的距離。當橋本潛水艦長以潛望鏡確認敵艦為「戰艦」艦級的時候,便向回天搭乘員下達出擊命令,而潛艦乘員的命令則為「以魚雷應戰(魚雷戦用意)」。

最初橋本潜水艦長是考慮以回天特攻作為攻擊方式,但他後來斷定敵艦己被自己完全捕捉,並能充分地以魚雷作出攻擊,所以取消以回天作攻擊。在前日曾打算讓兩隻回天出擊,但由於回天的「特眼鏡」(回天等特殊潛航艇用的潛望鏡)於夜間的效能很差(潛艦所使用的夜用潛望鏡雖有一定效果,但當晚為月出,並且雲多及天氣不良)因此進行攻擊非常困難。在艦內曾多次發生回天的搭乘員催促橋本潜水艦長何時讓他們出擊的場面,而橋本潜水艦長則以「能用普通魚雷擊沉就用普通魚雷攻擊(通常魚雷で沈められるときは通常魚雷で攻撃する)」令回天搭乘員退下[1]。根據後來的回顧當中,橋本潜水艦長這樣說話的原因,是不希望有人因無意義的特攻而戰死。

在7月30日,當時還沒天亮,時間為00時02分,「伊58」在1500米的距離外用6枚魚雷,以潛航深度4米、時速48、毎枚作3度的扇形擴散並間隔3秒發射。當中3枚(美國方面數據為2枚)命中。之後,「印第安納波里」號 的右舷大幅度傾斜,僅15分鐘就被撃沉。這亦被稱為橋本的「唯一戰果」。不過,有說法指「印第安納波里」號僅5分鐘就完全沉沒了。當時,在「印第安納波里」號發送了一次SOS訊號後,供電系統就已經完全被水淹浸。而美國海軍方面因內部問題(認為可能是日軍造假騷擾),不會就一次的SOS訊號而聯絡司令部,迫使「印第安納波里」號的乘組員悲慘地漂流於海上。

這時,橋本潜水艦長的報告為「愛達荷型戰艦擊沉確認(アイダホ型戦艦撃沈確実)」。當橋本知道自己所擊沉的軍艦是運送襲擊廣島及長崎的原子彈到天寧島的「印第安納波里」號的時候[2],他正往雷伊泰島移動,而二戰也己結束。

美軍方面,在確認「印第安納波里」號被潛艦以魚雷攻擊擊沉後,一直懷疑運送原子彈的情報被洩漏到日本軍方面。因此,橋本潜水艦長在戰後被要求前往被美國數天協助調查。但「印第安納波里」號被擊沉全屬偶然。美國海軍方面認為「『印第安納波里』號如作出適當的Z形移動,應可避免被擊沉」﹐因此向橋本確認當時的情形。但橋本在證供中卻表示「由於位置上的關係,就算『印第安納波里』號作出Z形移動亦會被擊沉」。該調查中,美國海軍方面亦認為,在正常的資訊處理下,應可更早知道「印第安納波里」號已沉沒,而當中的584名士兵亦不會死亡。所以,美國海軍認為這個罪名應該由「印第安納波里」號的艦長查理斯·巴特勒·麥克維三世英语Charles B. McVay III負上全部責任;此外,由於美國海軍希望橋本以行說出「『印第安納波里』號如作出適當的迴避行動,可以防止被擊沉」,所以特意安排橋本前往美國作供。事實上,橋本之前的供詞亦被改編成這個模樣[3]。橋本本人,可以說是為麥克維回復名譽最為熱心。

戰後的生涯编辑

橋本潜水艦長與「伊58」,在戰後都幸運地生還。

橋本重新開始他戰後的職業生涯,作為遣返船的艦長運載日本士兵回家。1954年,他加入了川崎重工,後來成為船塢主管。在川崎重工最顯著的工作是與前「伊58」機組人員測試海上自衛隊在戰後第一艘潛艦「親潮おやしお)」。

之後橋本取得神官的資格,成為梅宮大社神官。原因是對運送回天特攻隊員、回天搭乘員因出擊而戰死及對未能預早抵達哨戒海域阻止廣島、長崎被投下原子彈(未能將『印第安納波里』號在進入天寧島港口前擊沉?)十分自責,亦希望為全部因太平洋戰爭而亡的御靈鎮魂及每天為他們送上祝福。

於某記錄片節目中,內容是在戰後美國接收「伊58」後在長崎港外用魚雷將其擊沉的片段(美國國防部所保存的彩色影片,節目內的工作人員因考慮到橋本的心情而詢問他「是否希望觀看?(御覧になりますか)」。橋本的答案是「請務必給我看(是非とも見せて下さい)」,之後該影片就公開了)。橋本在放映時一邊觀看一邊靜靜地流淚,並說出「該艦是我人生的全部(あの艦は私の人生の全てでした)」。

橋本在美國時的調查中曾提及過「日本兵的蠻行」。內容是橋本以客觀的觀點,講述1937年時發生的南京事件。該史料現在保存於日本防衛研究所戰史部,名為《橋本以行手記第2編 揚子江遡江作戦》,狀態為非公開。

著書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 『伊58潜帰投せり』 ﹙学習研究社 ISBN 4-05-901028-6(日語)
  • 『太平洋戦争・日本帝国海軍』(成美堂出版 2001年刊)P12~13(日語)
  • 『巡洋艦インディアナポリス号の惨劇』(ダグ・スタントン/平賀秀明;朝日新聞社)(日語)

多媒體编辑

注腳编辑

  1. ^ 『伊号58帰投せり』
  2. ^ 橋本, 301ページ
  3. ^ 参考文献:巡洋艦インディアナポリス撃沈、リチャード・ニューカム著、平賀秀明訳、ソニーマガジンズ ISBN 4789718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