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雅

(重定向自欒灶

子雅(?-?),,名子雅齊惠公之孫、公子堅(字子欒)之子。以父親字為氏,所以為欒氏(齊惠公之後代)始祖,又為子雅氏的始祖[1]中國春秋時期齊國的大夫。

子雅
子雅
本名姓:
氏:欒氏
名:灶
逝世前539年
国籍齊國
别名公孫灶
活跃时期春秋
知名于齊國大夫
儿女欒施
父母父:公子堅

前545年,鮑國子尾、子雅、田須無等攻滅慶氏,慶封出奔魯國[2]。由此高、欒二氏興起,得到齊景公寵信[3]

前544年,因為高止自恃高氏勢大,喜好領功,為人專橫,不為大夫們接受。子雅遂與堂兄弟子尾聯手放逐高止,高止出奔北燕[4]。因為子尾害怕大夫閭丘嬰成為禍害,遂使計害死閭丘嬰,趕走閭丘嬰黨羽,逐走群公子[5]

前540年,韓起到訪齊國,子雅召來兒子欒施拜見韓起,韓起說欒施並不像一個臣子,不能保住家族。子尾也讓兒子高彊拜見韓起,韓起也說出對欒施一樣的評語。眾大夫都取笑韓起,只有晏嬰認為韓起是一個君子,君子心誠,他的判斷是有根據的[6]。後來,高、欒二氏果然如韓起所言在欒施與高彊主理下被逐出齊國。

子尾與子雅身為公族大夫,他們的影響力在齊國非常大,當欒灶在539年十月逝世後,晏嬰曾斷言子旗死了、姜氏衰弱。媯氏(即田氏)將興,二惠競爽(二氏皆齊惠公之後代)的局面猶可,現子雅已去,姜氏面臨滅亡的危機 [7]。由此可見,高、欒二家公族影響力極大,能支撐姜氏的國君。其子欒施繼承欒氏的勢力。

参考文獻编辑

  1. ^ 潛夫論 卷九 第三十五 誌氏姓》:齊之國氏、高氏、襄氏、隰氏、士強氏、東郭氏、雍門氏、子雅氏、子尾氏、子襄氏、子淵氏、子乾氏、公旗氏、翰公氏、賀氏、盧氏,皆姜姓也。
  2. ^ 春秋左氏傳 襄公二十八年》: 十一月,乙亥,嘗于大公之廟,慶舍蒞事,盧蒲姜告之,且止之,弗聽,曰,誰敢者,遂如公,麻嬰為尸,慶奊為上獻,盧蒲癸,王何,執寢戈,慶氏以其甲環公 宮,陳氏,鮑氏,之圉人為優,慶氏之馬善驚,士皆釋甲束馬而飲酒,且觀優,至於魚里,欒高陳鮑之徒,介慶氏之甲,子尾抽桷擊扉三,盧蒲癸自後刺子之,王何 以戈擊之,解其左肩,猶援廟桷動於甍,以俎壺投殺人而後死,遂殺慶繩麻嬰,公懼,鮑國曰,群臣為君故也陳須無以公歸,稅服而如內宮,慶封歸,遇告亂者,丁亥,伐西門,弗克,還伐北門,克之,入伐內宮,弗克,反陳于嶽,請戰弗許,遂來奔
  3. ^ 春秋左氏傳 襄公二十八年》: 晏子邶殿,其鄙六十,弗受,子尾曰,富,人之所欲也,何獨弗欲,對曰,慶氏之邑,足欲故亡,吾邑不足欲也,益之以邶殿,乃足欲,足欲,亡無日矣,在外,不得宰吾一邑,不受邶殿,非惡富也,恐失富也,且夫富如布帛之有幅焉,為之制度,使無遷也,夫民生厚而用利,於是乎正德以幅之,使無黜嫚,謂之幅利,利過則為敗,吾不敢貪多,所謂幅也,與北郭佐邑六十,受之,與子雅邑,辭多受少,與子尾邑,受而稍致之,公以為忠,故有寵,
  4. ^ 春秋左氏傳 襄公二十九年》:秋九月,齊公孫蠆,公孫灶,放其大夫高止於北燕,乙未出,書曰出奔,罪高止也,高止好以事自為功,且專,故難及之。
  5. ^ 春秋左氏傳 襄公三十一年》:齊子尾害閭丘嬰,欲殺之,使帥師以伐陽州,我問師故,夏,五月,子尾殺閭丘嬰以說于我,師工僂,灑渻灶,孔虺,賈寅,出奔莒,出群公子。
  6. ^ 春秋左氏傳 昭公二年》:宣子遂如齊納幣,見子雅,子雅召子旗,使見宣子,宣子曰,非保家之主也,不臣,見子尾,子尾見彊,宣子謂之如子旗,大夫多笑之,唯晏子信之,曰,夫子君子也,君子有信,其有以知之矣,
  7. ^ 春秋左氏傳 昭公三年》:齊公孫灶卒,司馬灶見晏子曰,又喪子雅矣,晏子曰,惜也子旗不免,殆哉姜族弱矣,而媯將始昌,二惠競爽,猶可,又弱一個焉,姜其危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