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水梓(1884年6月28日-1973年2月4日),字楚琴甘肅省兰州人,中華民國大陸時期教育家政治人物[1]

水梓
水梓.jpg
水梓
出生 1884年6月28日
 大清兰州新关街昙云巷
逝世 1973年2月4日
 中国兰州
职业 中華民國大陸時期、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家政治人物
配偶 王氏、高孝芳
制憲國民大會代表水梓

生平编辑

清朝時期编辑

水梓祖父原在甘肃河州(今临夏广河县三甲集镇水家村),同治回乱,举家迁到榆中县龛谷乡(今小康营乡),水梓父亲排行老五,同治六年只身来到兰州,初以沿街卖水为生,后来以专制毡帽毡靴生意維生[2][3]

水梓生于兰州新关街(治今秦安路)昙云巷[3],因籍贯归属之限,1902年,18岁時到其四伯定居的榆中县参加县试,以县试第二、府试第一、院试第一的成绩,成为邑庠生。19岁時参加乡试,三场获荐而未中。1904年,清廷废科举、兴学堂,兰山书院改为甘肃文高等学堂,水梓以秀才和乡试荐卷被选送入該校,期間與牛載坤成為好友[4]。毕业曾为杨增新编译俄文外交条约等资料[2]

24岁時,水梓考入北京法政学堂。1909年夏,甘肃提学使陈曾佑主持官费学生选拔考试,水梓考入北平京师法政学堂[5]

中華民國時期编辑

 
青年時的水梓

水梓曾参加同盟会革命活动,但以学业关系,直到1912年由王庚山介紹在北京加入国民党[1]

武昌起义成功,各省响应共和,内地十八省中惟独陝甘總督长庚继续拥戴清廷,并派马福祥领兵进攻拥护共和的陕西。水梓由京返兰,联合甘肃倾向革命人士,策划说服马福祥按兵不动,促长庚承认共和。但省内军政大权仍然在留任官员之手,于是水梓等人转而筹组临时省议会。同年夏天,马安良等军阀派人刺杀临时省议会议长李镜清,並追殺相關人等,水梓等人因此出逃[1][6][3]

逃至北京後,水梓担任国民党本部政务委员、兼本部交际组干事,曾多次聆听孙中山教导。水梓组织国民党甘肃省党部的筹建、甘肃省国会议员的选举,以及采购印刷设备运回甘肃,以备甘肃国民党党报之创办[6]

水梓28岁時由法政学堂毕业后,回兰州先后任甘肃省立一中校长,这期间曾随黄炎培袁观澜陈筱庄王天柱等人参加由教育部组织的考察团,赴欧美考察。他與弟弟水枬、牛載坤等人在1925年创办陇右中学(今蘭州市第八中學),自己担任学校董事会董事长[6][4][5][7]

水梓信仰藏传格鲁派佛教,拜喜饶嘉措为师,也参与兰州当地佛教协会的佛事[1]

水梓先後任狄道县县长、甘肃省代理秘书长、甘肃自治筹备处处长、甘肃省教育厅厅长,考试院甘、宁、青考铨处处长、安徽省政府秘书长、制憲國民大會代表第一屆國民大會甘肅省代表。他对统治过甘肃的朱绍良谷正伦郭寄峤等人和马鸿宾马鸿逵马麟马步芳等人分别提出解决民族问题的策略,以平息争端。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水梓任甘肃省银行董事长,同时任省中苏文化协会会长,与八路军驻兰办事处谢觉哉等频繁交往[5][2][5]

1947年,水梓作为甘肃榆中县选出的國大代表,赴南京参加首届国民大会,提出并获通过的各类考试分省定额议案。隔年,他在南京开会期间,被邓宝珊邀约去玄武湖泛舟,並劝告与国民党拉开距离。因此水梓拒決张伯苓要他作考试院考试委员[2][1]

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期编辑

1949年8月26日,解放军在兰州取得胜利后,水梓曾致函新疆、河西国民党驻军将领陶峙岳刘任等,敦促和平。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国后,水梓出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政协甘肃省第一届常委会委员、民革甘肃省第一届副主任等职[5][8]

1957年,水梓因主張共產党不应领导司法,被以「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水梓纲领」划為右派[9][10]。1958年又被公安指稱藏有毒品勒索財物,弟水枬因此失蹤。之後水梓被新任省委书记汪锋援助[1]

文革时水梓全家又遭迫害,女兒水天光被迫害致死。飽受折磨的水梓也在文革中死去[2][11][5][2][1]

著作编辑

著《比较宪法讲义》、《欧美教育考察报告》、《煦园诗草》、《陇上旧剧琐忆》等[2][6][1]

家庭编辑

父為水应才,母李氏,弟水榕、水枬[1]

水梓娶妻王氏,1909年生有長子水天同。王氏在長子五岁时去世后,水梓娶兰州文士高登嶽之女高孝芳為妻[1]。共有八子,為北京外国语学院教授水天同、兰州大学外语系教授水天明、西安体育学院教授水天浩、西北师范大学历史系主任水天长(女)、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水天中、甘肃电视台导演水天达、甘肃临洮四中教师水天光(女)、成都机车厂工程师水天行[5][2][2][6]

兒子水天中寫有《煦园春秋: 水梓和他的家世》記載父親生平與家族史[9][9]

孫為水天明之子水均益[12]

軼事编辑

  • 從河州逃離的難民,被安定、金县一带住民称为“逃难人”;兰州本地居民则叫他们为“河州鬼”。水梓小時本在省会文庙院内的学塾,但因難民的儿子,備受同学欺负。後他入南关一所私塾,拜杨作庚辛伯为师。某雨天,他入塾见老师睡觉,同学们都没有来,便放下书包出门去附近听戏,回來時被老師用戒尺劈头猛击,鲜血四溅,人事不醒。老師命令同学用门板将水梓抬回家。水梓母親急忙求医诊治;而父親急忙购买礼物。等水梓苏醒後洗條换上衣服,父子二人带上重礼去学馆给杨老師叩头,拜谢严格管教[1]
  • 水梓获取邑庠生時,在新关引起轟動,因从来没听说“逃难人”之子竟然考上秀才。报单到家之日,一名普通武官因同乡旧谊,为水梓牵马开道,此位就是日后的青海大军阀马麟[1]
  • 水梓入文高等学堂之后,接觸章太炎康有为梁启超等人著作,其中最欣赏梁启超,並开始评议时政。1907年,毕业考试的文章,陕甘总督升允出题:“国无游民,朝无幸位。”,水梓在文章中谓:“朝有幸位,而后国有游民……”升允认为是讥讽朝政,有革命思想,援引学部所颁《学务纲要》中“学生不准妄干国政,如有犯此者,各学堂应即照章惩儆,不可稍涉姑容,致滋流弊”的条款,拟严加惩办。经杨增新从中斡旋,得以从宽处理,以扣考一年处分。第二年再考,各科成绩俱为最优,考试成绩名列第一,遂以最优等第一名毕业[1]
  • 雖然水梓年少有成,但家人為他第一次說媒時,依然被當地的女方當事人罵:“河州鬼,吃过啥香的?穿过啥光的?”,因而失敗[1]
  • 1912年夏历六月初五日夜,李镜清被於刺杀于临洮城北私寓。初六黎明,夜宿榆中兴隆山朝阳观的水梓被叫醒,有人敲窗急语:“快起来,李议长被人杀了!凶手在洮河里洗血呢。”水梓急忙推窗外视,发觉窗外是无法立足的悬崖;开门四顾,微熹晨光中杳无人踪。同室住宿康姓同志也被窗外人语惊醒,大家惊怪不已。傍晚,弟水榕和友人文兰平由兰州疾驰而来,告以李镜清被刺事。数十年后,水梓有诗忆当年:“……兴隆山下我逍遥,东岳台上梦魂里:公言彼何能害余?惊醒五更叹不已,有人窗前报讯来,下楼觅人人杳矣……”[1]
  • 陆洪涛任甘肃督军时為鴉片贿赂反對士绅,每人送一万元,唯水梓和牛載坤拒绝,陆欲加害。水梓對陆說:「大帅给我们的钱,我们心领了,不过我们不愿自得,愿拿出来办学校,希望大帅慨解义囊,多资助些。」陆被迫答应给十万元,实际上只给两万元。他们即利用此款作為创建陇右公学的基金[4]
  • 1930年,時任安徽省政府主席的马福祥借调水梓為祕書長。水梓在安庆時,夏夜常在省政府安园与同事挥扇驱蚊说狐谈鬼于积累大量有趣故事。他曾寫想集結出書,拟定书名《安园谈鬼录》,终因政务繁忙而未能如愿[12]
  • 水梓擅长诗词书法,曾是兰州早年“千龄诗社”、“和平诗社”主持人,被易君左稱為“西北东坡”[13]

参考文献编辑

  1.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水中天:〈教育家水梓的一生〉[永久失效連結]
  2.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李甲中:〈西北名流水梓〉, 《兰州文史资料选辑》(12辑), 兰州大学出版社, 1992
  3. 3.0 3.1 3.2 马军. 〈历尽艰辛成立临时议会〉. 蘭州晚报. 2011-10-10 [2012-01-15] (中文(中国大陆)‎). 
  4. 4.0 4.1 4.2 牛宏:〈记陇上名人牛载坤先生生平〉, 1986-06-25
  5. 5.0 5.1 5.2 5.3 5.4 5.5 5.6 王萌:〈陇上名教育家——水梓〉, 中国兰州网, 2012-02-16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7-17.
  6. 6.0 6.1 6.2 6.3 6.4 〈走出洮州的甘肃水氏族人:水梓兄弟〉, 洮州风情线, 2010-04-06[永久失效連結]
  7. 兰州市第八中学
  8. 〈辛亥革命中的甘肃人:教育家水梓〉, 甘肃电视台, 2011-10-11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9. 9.0 9.1 9.2 水天中. 《煦园春秋: 水梓和他的家世》. 中國: 三秦出版社. 2006. ISBN 9637572732 (中文(简体)‎). 
  10. 水梓:〈党不应领导司法,“六法观点”不该批判〉, 中国法律文化网 [永久失效連結]
  11. 李甲中、余贤杰:〈教育贤达水梓〉,《百年甘肃》, 2012-11-22
  12. 12.0 12.1 老城闲人. 〈水均益·水梓与安园〉. 安庆晚报. 2009-05-16 [2012-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3月4日) (中文(中国大陆)‎). 
  13. 〈陇上名人水梓的一幅珍贵墨迹〉, 甘肅頻道, 2010-07-02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