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牌

水滸牌,或稱水滸紙牌水滸葉子,是遊戲牌上印有《水滸傳》人物葉子戲牌具。

山東濰坊楊家埠的水滸牌。

歷史编辑

古代编辑

據稱水滸牌起源于宋江的故鄉-山東郓城县水堡村。該地傳說元代時,當地水堡村齐姓付姓杜姓三家,將水滸人物印於葉子戲以游戏纪念宋江等人[1]。另種說法是水滸牌起源於江蘇崑山[2]明朝初葉,陸容《菽園雜記》紀錄崑山的水滸牌,花色有錢、百、萬貫、十萬貫這四門,前三門的序數牌為一到九;後一門改以二到十,還有兩張牌叫千萬貫、及萬萬貫。總共三十八種牌、三十八張。除錢、百這兩門牌沒畫人物,其他兩門牌二十張牌皆印有《宣和遗事》的宋江與部分三十六天罡,人名與後來《水滸傳》一百零八將些有出入[3],分別是宋江、武松阮小五阮小七史進孫立呼延灼魯智深楊雄楊志張橫雷橫索超秦明李俊李逵柴進關勝花榮燕青這二十位[4]。古人對於紙牌為何印有水滸角色的解釋並不同,陸容、张怡認為比喻賭博心態就若盜賊[4][5]李式玉推測暗喻要大富一定要伺机取诈[6]戴名世附會為明末民變的預兆[7]

另外,同數牌在上下兩端則會有類似標記,以方便辨識[8]

 
曹州紙牌

元末明初,各种水浒故事被艺人加工演说,对水浒牌的流行更推波助澜的作用[1]。還有人認為水滸牌就是牌戲的鼻祖,而忽略了宣和牌[9]。明清兩朝,流行有種水滸牌是四十張牌[6][7],稱為馬吊[10]

《郓城县志》记载,清末時水堡村有紙牌作坊一百多家,為最鼎盛时期,每天水浒牌的产量可达一万副,远近客商如水如潮[1]。清代与民国时期,政府打击水堡村制作纸牌,没收工具并进行罚金[11]

 
天津的傳統紙牌

另一種在酒令遊戲用的酒令牌也畫有水滸人物,也稱為酒令葉子,不屬於遊戲牌。天啟五年(1625年),明末畫家陳洪綬根據宋代畫家李嵩的《宋江三十六人像》,用四個月繪出四十位《水滸傳》人物,稱為水滸葉子,以供窮困的友人周孔嘉彌補家用[12][13]

現代编辑

 
塑料的水滸牌

現在的郓城,將水滸牌俗稱為老妈妈牌、婆婆牌、小牌[14],張數、花色數已同碰和牌,有一百二十張、三十種牌,三門花色分別為「万、饼、条」,有些一百零八將人物都畫齊[1]

1953年,县区政府對水堡村采取一次较大打击行为,没收全部工具、原料、成品及半成品,把重点户判刑,其它采取罚款处理,从此水堡村的纸牌制作冷落。事过不久,水堡村又有四五户偷印纸牌。改革開放後,水堡村委会在乡政府的领导下专门组建宋江故里研究组,对原始水浒纸牌研究、挖掘、调查、走访,還原数百年来被废去的原始纸牌面版,重新出现在广大群众面前。[11]

其他中國各地各類的水滸牌,在美術、張數、玩法等各有差異。有些水滸牌只在萬字門有水滸人物,如曹州紙牌,有些其他花色僅標上人名。少數張數依舊是三十多張,如山东东平的说唱水浒叶子牌[15]。也有加上百搭牌,如南通長牌[16]天津的水滸牌,則多了王道、法海、許仙、青蛇、白蛇、時遷、晁蓋等牌,玩法有十胡、梭胡、鬥根、七對、老辭等多人牌戲,也有擺八卦、拿對、闖五關、拿酒色財氣等單人牌戲[17]

山西原平市稱為馬牌,為摸牌的音轉,因當地話摸音似馬、麻[18]

參考编辑

  1. ^ 1.0 1.1 1.2 1.3 郓城水浒纸牌及雕版印刷工艺详细介绍.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数据库系统. [2015-0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27) (中文(中国大陆)). 
  2. ^ 明·潘之恆《葉子譜》:「葉子始於崑山,初用《水滸傳》中名色為角扺戲耳,後為馬掉。」
  3. ^ 王齐洲、王丽娟. 〈从《菽园杂记》、《叶子谱》所记“叶子戏”看《水浒传》成书时间〉,《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3期. 中國: 南开大学. 2011 [2013-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6) (中文(中国大陆)). 
  4. ^ 4.0 4.1 明·陸容《菽園雜記》:「鬥葉子之戲,吾昆城上自士夫,下至僮竖皆能之。予游昆庠八年,獨不解此。人以拙嗤之。近得閱其形制,一錢至九錢各一葉,一百至九百各一葉,自萬貫以上皆圖人形,萬萬貫呼保義宋江,千萬貫行者武松,百萬貫阮小五,九十萬貫活閻羅阮小七,八十萬貫混江龍李進,七十萬貫病尉遲孫立,六十萬貫鐵鞭呼延綽,五十萬貫花和尚魯智深,四十萬貫賽關索王雄,三十萬貫青面獸楊志,二十萬貫一丈青張橫,九萬貫插翅虎雷橫,八萬貫急先鋒索超,七萬貫霹靂火秦明,六萬貫混江龍李海,五萬貫黑旋風李逵,四萬貫小旋風柴進,三萬貫大刀關勝,二萬貫小李廣花榮,一萬貫浪子燕青。或謂賭博以勝人為強,故葉子所圖,皆才力絕倫之人,非也。蓋宋江等皆大盜,詳見《宣和遺事》及《癸辛雜識》。作此者,蓋以賭博如群盜劫奪之行,故以此警世。而人為利所迷,自不悟耳。記此,庶吾後之人知所以自重云。」
  5. ^ 清·张怡《谀闻续笔》:「叶子所绘,皆为水浒中人,原有深意。若曰好赌而负,必至为盗,即幸而胜,心与盗贼同耳。」
  6. ^ 6.0 6.1 明·李式玉《四十張紙牌說》:「牌曷为万贯而始作人形乎?曰钱未盈万者,不得比于人数也。今累累然具万矣,皂隶升为衣冠,铜臭立致公卿,必然之势,无足怪也。自二十万一至万万,数极也。势拟乎封君,而事可以帝制,故尊之以宋江也。或曰大万不易致,此其人必有狙诈之谋,而参以奚刻之行。盗固有道焉,富人类然矣。」
  7. ^ 7.0 7.1 清·戴名世《忧庵集》:「叶子之戏始于万历之末,复变而为马吊,盖取小说中所载宋时山东群盗姓名。分为四十纸,一曰纸牌,人各八枚,盖明末盗贼群起之象。」
  8. ^ 明·潘之恒《葉子譜》:「其刻畫者,拈一為截角,二為斜眼,三為豹牙,四為內缺,五為雙白,六為雙箸,七為斜齒,八為外缺,九為弦月。」
  9. ^ 明·张岱《陶庵梦忆》:「骨牌设于宣和二年,高宗下诏颁行天下。后世易之以纸,层出不穷,必奉水上军为鼻祖者,岂不宣和所自欤。」
  10. ^ 明·冯梦龙《马吊牌经》
  11. ^ 11.0 11.1 水浒纸牌简介及其制作工艺介绍. 郓城县党员干部现代化远程教育网. 2010-04-02 [2015-02-27] (中文(中国大陆)). [永久失效連結]
  12. ^ 吳桃源. 《畫說水滸人物》. 台灣: 聯經出版公司. 2009-10-08. ISBN 9787509716854 (中文(臺灣)). 
  13. ^ 明·张岱《陶庵梦忆·水浒牌》:「古貌古服、古兜鍪、古铠胄、古器械,章侯自写其所学所问已耳。而辄呼之曰宋江,曰吴用,而宋江、吴用亦无不应者,以英雄忠义之气,郁郁芋芋,积于笔墨间也。周孔嘉丐余促章侯,孔嘉丐之,余促之,凡四阅月而成。余为作缘起曰:『余友章侯,才足掞天,笔能泣鬼,昌谷道上,婢囊呕血之诗;兰清寺中,僧秘开花之字。兼之力开画苑,遂能目无古人,有索必酬,无求不与。既蠲郭恕先之癖,喜周贾耘老之贫,画《水浒》四十人,为孔嘉八口计,遂使宋江兄弟,复睹汉官威仪。』」
  14. ^ 图说郓城 水浒遗存. 郓城县党员干部现代化远程教育网. 2013-07-01 [2015-0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27) (中文(中国大陆)). 
  15. ^ 蒋铁生. 〈东平县“说唱水浒叶子牌”调查〉. 《民俗研究》 (中國: 山东大学民俗学研究所). 2007-04, (2007年第01期) (中文(中国大陆)). 
  16. ^ 胡柏生、杜國元. 《南通長牌-話說搭子和》. 中國: 大众文艺出版社. 2010-10. ISBN 9787802405769 (中文(中国大陆)). 
  17. ^ 戴愚盦. 《沽水旧闻》. 中國: 益世報館. 1934 (中文). 
  18. ^ 續光清. 〈家鄉之樂〉. 《故鄉生活追憶》. 台灣: 山西文獻社. 1988. ISBN 9788880196037 (中文(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