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沙鹿海牙(Shahrokia,Shahrokhia),西域古地名,据陈诚西域番国志》,沙鹿海牙在撒马儿罕东五百里的小山上,西北临“火站河”(Khojend)。“火站”即忽氈,火站河今为锡尔河,古时称为“忽氈河”。印度莫卧尔帝国的开国苏丹巴卑尔,11岁继承父亲的王位,在锡尔河上游费尔干纳称王。在他所著的《苏丹巴卑尔回忆录》中,对锡尔河、沙鹿海牙有比较详细的描述:锡尔河又称忽氈河,从东北方向往西穿过费尔干纳盆地,锡尔河南有忽氈城,這兒是元世祖權臣阿合馬的故鄉。也是屈出律拓地最遠之地。 河的北岸有芬纳克特城,现称沙鹿海牙,由此向北没入流沙之中。[1]由此可知沙鹿海牙离忽氈不远,与其隔河相望。

根据阿拉伯史家的记述,帖木儿为了抵御西辽,命人在西珲河(即锡尔河)边营建堡垒城,建成之日,适逢第四子沙哈鲁诞生,便将城名为“沙哈鲁城”(Shahrokia),因为城在对岸,所以又建造一座浮桥,连通两岸。[2]

1404年,帖木儿准备进攻中国,令大军结集于塔什干塞拉木和沙鹿海牙。帖木儿后病逝军中。

明朝永乐十一年(1413年)吏部验封司员外郎陈诚、苑马寺清河监副李暹出使西域,前往帖木儿帝国首都哈烈时,曾取道阿力马力哈拉乌只赛兰城达失干沙鹿黑叶撒马儿罕等帖木儿帝国属地陈诚经过沙鹿海牙时浮桥还在:“沙鹿海牙城,在撒马儿罕之东,相去五百余里,西北临山与河……水势冲急,架浮梁以过渡,亦有小舟。南边山近,三面平川,城广十余里,人烟繁庶,依崖谷而居”。陈诚还说,此地有一种高一二尺,遍身荆棘,叶细如兰的小草,朝露凝集叶子上,甘如饧密,可熬成

陈诚过沙鹿海牙时正逢早秋,作诗一首,题为《沙鹿海牙城》:“山势南来水北流,水边城过倚山丘,野人撩乱迎天使,官渡纵横系客舟。万里严程沙塞远,千年遗事简编留,蒹葭两岸风萧瑟,又送寒声报早秋。[3]

1416年沙哈鲁之子,兀魯伯(Ulugh Beg),在前往撒马儿罕途中,由沙鹿海牙渡西珲河(锡尔河)。

1447年沙哈鲁在前往波斯途中病故,由子兀魯伯继承王位。1461年兀魯伯之子阿伯都尔剌提夫(Abdullatif)反叛,兀魯伯逃往沙鹿海牙城堡避难。

1461年阿伯都尔剌提夫之子密尔扎·默罕默德·居基和呼罗珊苏丹发生战事,居基坚守在沙鹿海牙堡垒之中,堡垒三面环水,后有小山,固若金汤。直到1463年,呼罗珊苏丹大军围城长达一年之久,沙鹿海牙城堡方才投降。[4]

1497年费尔干纳谷地巴卑尔,攻占乌兹别克可汗昔班尼(Muhammad Shaybani)领地撒马儿罕。1501年昔班尼夺回撒马儿汗,渡锡尔河,毁灭了沙鹿海牙[5]

今日古城沙鹿海牙已不存在。

参考文献编辑

  1. ^ 贝勒《中世纪研究》卷二,253-254页;E. Bretschneider, Mediaeval Researches, Vol 2, 1888, London
  2. ^ 同上
  3. ^ 陈诚著《西域行程记》 周连宽校注 2000 中华书局 ISBN 7-101-02058-5/K
  4. ^ 《中世纪研究》 253页。
  5. ^ A History of India Under the Two First Sovereigns of the House of Taimur, Báber and Humáyun By William Erskine 1854,第16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