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沪杭磁悬浮交通项目

(重定向自沪杭磁悬浮

沪杭磁悬浮交通项目是由中國上海市浙江省杭州市的一条计划修筑的陆上交通干线,连接已经运营的上海磁浮示范运营线以及规划的上海低速磁浮机场联络线,從而連接上海虹橋國際機場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全线长175公里,双向对开,列车速度按市郊区间线路正常运行速度450公里/小时,中心城区内最高正常运行速度不大于200公里/小时来设计,一次建成磁悬浮线路175公里,投资将达到350亿人民币2006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沪杭磁悬浮新型交通建设项目建议书。由于该计划长期有争议,目前虹桥火车站站龙阳路站段改建设上海机场联络线,但具体仍未确定。

规划与走向编辑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龙阳路-世博园-上海南站,在铁路三角区附近分岔,一条向北至上海虹桥国际机场,一条向西至嘉兴杭州

沿途预设站点(自北向南):龙阳路站-世博园站-上海南站-嘉兴站-杭州东站

计划建设周期3年:2006年年内开工,2008年底建成,2009年试运行,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前正式投入使用,但至今(2017年11月),除虹桥综合交通枢纽杭州东站等沿线与高铁、客专共构的车站因工程原因而必须与高铁、客专车站同步建设外,其他地区并没有任何招标或开工迹象。

而原因与磁悬浮项目有冲突而推后进行的高速轮轨项目沪杭客运专线则于2009年2月26日开工,因此沪杭磁悬浮及其机场联络线工程实际处于被长期搁置的状态。在沪杭客专宣布开工的当天,广东的一份经济刊物《时代周报》刊登了一篇题为《上海磁悬浮地下重启?》的批评磁悬浮的文章。[1][2]

争议编辑

这个项目存在着大量争议,并且由于涉及某些大部门的利益,而导致争议被无限制放大。

反对者观点编辑

代表人物:王梦恕中鐵隧道集團(前身为铁道部隧道工程局)副總工程師、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磁悬浮项目主要反对者,曾多次上书人大要求暂缓沪杭磁悬浮项目,主張:磁懸浮是一種“交通玩具”[3]

  • 磁悬浮没有轮子,所以不安全
  • 沪杭磁悬浮投资大、运营成本高、客流少,并且以现有不到30公里的小规模试验线为例来证明。
  • 存在潜在的辐射风险(由于磁悬浮无论在德国还是在中国运行时间并不长,因此反对者认为辐射风险需要几十年的观察才能确定),他们的理由是磁浮与居民区的设计间隔距离仅22.5米,远远少于德方规定的200米。
  • 德方试验路线和浦东的示范运营线都已发生过事故
  • 沪杭高铁票价只需80元,而磁悬浮只比高铁快十几分钟,但票价却是其3倍。
  • 沪杭磁悬浮无法兼容高铁网络直通

支持者观点编辑

主要支持者:孙章同济大学博士生导师、教授,磁悬浮项目主要支持者。

  • 沪杭磁悬浮造价与上海城市轨道交通造价相差无几,均在每公里2~3亿元左右
  • 磁悬浮的辐射与电气化列车所产生的辐射相差并不大,并且磁悬浮的动力是在列车经过时才提供,而电气化列车的动力是全天提供
  • 铁路飞机发生的事故不计其数,人们也并没有因此而停止铁路和航空的发展步伐。
  • 目前沪杭间动车组票价已经超过50元,参考铁道部拟定的沪宁城际票价,从上海南站到杭州东站约158公里,高铁票价中,站站停列车为55元左右,大站车为85元左右,而沪杭磁悬浮初定的150元票价是从浦东机场到杭州东站175公里的票价,若从上海南站算起,票价应在120元左右,同时考虑到市场竞争因素,票价很可能会更低。
  • 高铁同样无法直接到达浦东机场,乘客总是需要转车。
  • 任何项目必须具备规模效应才能发挥其作用,30公里的试验线,无论轮轨还是磁悬浮,亏损都是必然的。

民众观点编辑

一些上海市在居民众对辐射、噪音等较为敏感,因此无论是移动基站、磁悬浮、铁路电气化以及地铁建设都遇到不小的阻力,而磁悬浮计划路线、电气化铁路周边的居民更是以横幅形式表达不满。2008年1月12日至13日,磁悬浮浦东机场连接线沿线逾千名居民更在人民广场和南京东路步行街进行游行,抗议该项目。[4]

项目进展编辑

 
截止至2018年5月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内的磁悬浮车站仍旧处于关闭状态

2007年5月24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办公室有关负责人证实,目前沪杭磁悬浮项目已经暂停,“主要是市里面的规划和安排,至于具体的原因目前还不清楚。”[5]

2007年12月29日,沪杭磁悬浮上海段在上海城市规划网站进行了公示 [6]。随后,2008年1月,被改线后影响到的居民在闹市区进行游行,导致磁悬浮话题成为烫手山芋[4]

2008年8月,浙江省公布了浙江段建设计划,计划于2010年开工,但上海市立即予以否认[7]。在交通设施上,浙江与上海不衔接已有先例(例如:申嘉湖高速公路浙江段于2008年初通车,但与之相接的A15公路當時仍在建设中,2009年才通车。)。

无论是沪杭客运专线的建设,还是嘉闵高架路的建设,由于其规划线位和磁浮机场联络线有较大重合,都被部分民众误认为磁浮的暗箱建设。

而远期内虹桥机场和浦东机场仍然规划预留了25分钟的直达快速轨道交通系统,但究竟是使用磁悬浮还是高速地铁(类似北京机场线的直线电机列车),甚至高速铁路动车组目前尚不明确。

虽然之后多方对沪杭磁悬浮项目有不同的说法,一般流行的说法是,由于沪杭客运专线(高速铁路)已于2009年2月26日提前动工[8],沪杭磁悬浮项目已经被无限期搁置,而机场联络线工程可能通过远离居民区的改线方式在适当的时机启动。[來源請求]2018年,经由外环线的轮轨铁路上海轨道交通机场联络线项目发布环评公示,意味着该工程启动建设。

2010年3月13日,铁道部总规划师郑健在两会上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上海至杭州磁悬浮项目立项已获批复,目前正在做深化研究。”,“这也是中长期规划中唯一的一条磁悬浮线路。 ”[9](注:由于沪杭磁浮与沪杭客专重复,铁道部一直被认为是磁悬浮项目的积极反对者。)

2013年4月20日,浙江省人民政府撤销该省的沪杭磁悬浮交通项目建设领导小组[10]

2019年12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长江三角洲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纲要中提到积极审慎开展沪杭等磁悬浮项目研究。[11](这说明了中央对于交通工具之一的磁悬浮项目并未采取排斥的态度。)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