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沙河 (文人)

流沙河(1931年11月11日-2019年11月23日[1]),本名余勋坦,男,四川金堂人,中华人民共和国诗人学者,先後從事詩歌創作與漢字研究。

流沙河
出生余勋坦
1931年11月11日
 中華民國四川省成都市
逝世2019年11月23日(2019歲-11歲-23)(88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四川省成都市
母校四川大学
代表作《理想》
《就是那一隻蟋蟀》
《台湾中年诗人十二家》
《正體字回家》
配偶何潔(前妻)
吳茂華

生平编辑

1931年11月11日生於成都忠烈祠南街,籍金堂县城厢镇槐樹街。父余營成出身於金堂縣地主家庭,但在流沙河出生時家道已然中落,得田20畝,學於四川法政學堂,母劉可芬,雙流縣鄉下人,受其繼母之拐賣而為余營成妾。[2]

求學编辑

1935年迁回金堂县城厢镇槐樹街,自幼受母親啟蒙。

1938年起先後入讀金堂縣女子小學、金淵小學,在畢業班(1943年)開始學習文言。

1944年起入讀金堂私立崇正中學,除國文課老師選講《古文觀止》與《經史百家雜鈔》外,還受教於秀才黃捷三老先生講解儒學經典與唐詩,開始嘗試作近體詩。與同學、其他民眾建設廣漢軍用機場,以使美軍B-52轟炸機起飛反攻日軍。

父余營成1945-1949年任金堂縣軍事科長,負責辦理兵役。

1947年起入讀四川省立成都中學,參與反對國民政府的遊行示威,癡迷於巴金艾青蕭三等中國左派文學與二、三十年代蘇聯文學,並在左派刊物上發表多篇文字。

1949年以第一名成績跳級考入四川大學農業化學系。

受到迫害编辑

1950年先後任金堂縣學生聯合會宣傳幹事、金堂縣淮口鎮女子小學教師、《川西农民报》副刊编辑,期間發表文章被批評「小資產階級面貌」,並「於思想改造運動中批判自己的舊觀念,同地主階級劃清界限」。父余營成於土地改革运动中被殺(流沙河後來自稱父親是普通職員,從未對抗共產黨)。

1952年被調入四川省文联,任创作员、《四川群众》编辑,加入批判俞平伯《紅樓夢》研究與胡風文藝思想的運動。

世事纷如变幻多,腾挪跳踉竟如何?
今朝痛洗污肠肚,昔日帮编黑网罗。
君自惜身无可议,人来护尔反操戈。
青山翠竹仍如旧,浪荡虚名逐逝波。

—石天河《聞某君懺悔》

1956年,毛澤東提出藝術與學術應該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流沙河與白航、石天河、白峽於次年初創辦詩刊《星星》,不料流沙河發表的散文詩《草木篇》被認定為「反黨反社會主義」,並受到毛澤東的點名批評。《四川日報》評論《草木篇》「假百花齊放之名,行死鼠亂拋之實」。流沙河將同情和支持他的人士和盤托出,包括將石天河和徐航(學生,胡風支持者)來信交予《文匯報》記者姚丹,致石天河被監禁超過22年;其供出的「反黨小集團」24名成員,亦遭受各類不同程度的迫害[3]。流沙河本人因“老實交代問題”和“檢舉揭發有功”而得到從輕發落,在機關內「監督勞動」,包括掃地、掃廁所、燒水及拉車。

1958年參與煉鐵運動,1961年在建築工地種菜及守菜園,1962年到四川省圖書資料室協助工作。

文革期間,被下放到金堂老家的鋸木工廠,前6年拉大鋸,後6年釘包裝箱,前後被抄家、遊鬥12次。雖然嚴酷迫害險讓流沙河喪命,但他仍在空閒時間讀書、寫作與翻譯。他研讀了四書五經、先秦諸子、中國古代史、民俗學、古人類學、唐宋明三代的野史筆記、天文學,在廢紙背面書寫筆記。他還對許慎《說文解字》做了10萬多字的筆記,並花3年寫就一本約8萬字的古漢字普及讀物,但被紅衛兵搶走。

何潔向來喜歡流沙河的詩。1957年夏,何潔為成都川劇院演員,她在驪山首次見到流沙河。回到成都後,何潔四方打探流沙河消息,並愈加欽慕流沙河的人品與才華。1966年,何潔不顧親友反對,又去探訪流沙河。流沙河向何潔寄送七封情信,雙方於當年結婚。因頻受抄家之擾,何潔將七封情信縫入衣中,並因生計被迫去外地作臨時工人。此後何潔一度遭到通緝,被迫東躲西藏。文革結束後,二人重聚於金堂縣,流沙河说:「從今以後,我可以拚命地釘包裝箱了」,妻子則說:「我用不著東躲西藏了,我可以去收破爛維持生活了。」

恢復自由编辑

1978年到金堂县文化馆任馆员。

1979年复出发表作品。中共四川省委宣布平反《星星》事件,流沙河被调回四川省文联,任《星星》编辑。他在《星星》上每月评介一位台湾诗人和他的诗,包括余光中、鄭愁予、瘂弦、洛夫等,后把一系列文章集结為《台湾诗人十二家》,在大陸引起轟動,他與余光中也成為了好朋友。流沙河在1980年代當選四川省作家協會副主席,但他从来不去开会。他的两首现代诗——《就是那一隻蟋蟀》、《理想》被中國大陸中学语文课本收录,但他尤其不喜歡其中一首(應指《理想》),認為「用了大量排比句,是呼口号似的应景之作」。[4]

1984年起,妻子何潔住進青城山普照寺,專心從事寫作。

命真苦,霜欺蝶。丝已染,焉能洁?恨平生尽写,宣传文学。早岁蛙声歌桀纣,中年狗皮卖膏药,谢苍天,罚我绞肠痧,排污血。

—流沙河《满江红 贱躯卧疾反省》

1989年起,流沙河將寫詩的精力轉移到古文字研究,埋首于甲骨文、金文和篆文之中。

1991年,何潔與流沙河離婚,並於普照寺出家,法號「圓果居士」。1992年,流沙河與吳茂華結婚。

1995年与林文洵、贺星寒在《成都晚报》“四声鹃”专栏发表随笔。

2002年,流沙河發表《满江红 贱躯卧疾反省》,表達對石天河入獄一事的愧疚。

2005年,流沙河就川人抗戰發表評論:“(國民政府)拉壮丁有没有呢?……也有,但是我告诉你,不到万分之一。”“中间也有逃兵,但都是个别的。”[5]

2009年至2018年,流沙河應成都市民道德文化講堂邀請,在成都市图书馆二樓階梯教室,舉辦固定讲座,讲莊子、唐詩、宋词、诗经、说文解字等,聽眾甚多。[6]

2010年,人民網發表流沙河讲座的谈话,他在其中再次表示「(抗日戰爭時期)99.99%的壯丁是自願去的,沒有見過逃兵」。[7]

2013年-2015年,流沙河先後在《金融時報》中文網「簡化字不講理」專欄刊登57篇文章,批评漢字簡化方案[8]

2015年起,流沙河在騰訊視頻網站主講《文化大家讲堂》的點醒詩經系列。

逝世编辑

2019年11月23日下午3时45分,流沙河因喉癌逝世,享年88岁[1]

作品编辑

  • 1956年:短篇小说集《窗》,诗集《农村夜曲》
  • 1957年:诗集《告别火星》
  • 1982年:译中篇小说《混血儿》《流沙河诗集》
  • 1983年:诗集《游踪》《故园别》,《台湾诗人十二家》
  • 1984年:《隔海说诗》
  • 1985年:《写诗十二课》
  • 1987年:《十二象》
  • 1988年:《余光中100首》《锯齿啮痕录》《台岛十二中年诗人》
  • 1989年:诗集《独唱》
  • 1992年:《庄子现代版》
  • 1994年:《Y先生语录》
  • 1995年:《南窗笑笑录》《流沙河随笔》《流沙河诗话》
  • 1999年:《庄子现代版 增订本》
  • 2001年:《流沙河短文》
  • 2003年:《老成都》《书鱼知小》
  • 2004年:《图说庄子》《流沙河短文》《老成都:芙蓉秋梦——老城市系列》
  • 2006年:《流沙河近作》
  • 2007年:《含笑录》
  • 2010年:《画火御寒》
  • 2011年:《文字偵探》
  • 2013年:《白鱼解字》《庄子现代版》《詩經現場》[9]
  • 2014年:《晚窗偷得读书灯》
  • 2016年:《解字一百》《正體字回家——細說簡化字失據》
  • 2017年:《字看我一生》《流沙河讲诗经》

家庭编辑

前妻何洁,育有一子余鲲、一女余蝉。[10][11][12]

1992年与吴茂华结婚。

參考資料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