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淮西兵變,又稱酈瓊兵變,是紹興六年(1136年),南宋在淮西軍務的重大挫敗。統制官酈瓊劉光世舊部四萬及官吏家眷百姓近二十萬,大肆掠奪後,渡淮投靠劉豫的事件。

目录

背景编辑

紹興五年,張浚出任右僕射兼知樞密院事、都督諸路軍馬,不但與趙鼎並相,更掌握軍政大權。面對“大將專兵,地方權重”的局面,張浚推動許多措施,以強化中央軍政權威的行動。除了廢罷鎮撫使外,他並擴大都督府的職權。由大臣兼任都督,並增加都督府節制軍隊的數量。

此外,張浚對北方採取更積極進取的戰略部署。紹興六年二月,命韓世忠據承、楚,以圖淮陽;劉光世屯合肥以招淮北;張俊由建康進屯盱胎,楊沂中領精兵佐俊後翼;岳飛襄陽以窺中原。三月,任命韓世忠為淮東宣撫處置使兼節制鎮江府,徙鎮楚州;岳飛為湖北京西宣撫副使,軍襄陽;吳玠為川陝宣撫副使,軍興州。八月,宋高宗宣詔將士將親征,並移師蹕駐平江。韓世忠之部敗齊兵於宿遷,岳飛又克復鎮汝軍,收復京西長水縣及虢州盧氏縣。

張浚的一連串舉動,使劉豫備感威脅,在向金國求援不遂後,命其子侄劉麟劉猊等分三路南侵。時南宋諸將都駐守在要路上,但負責淮西防務的劉光世,僅派少數士兵進屯廬州,主力留駐於當塗,江北空虛。朝廷大臣及劉光世、張俊均力主退保江南,依江為守。張浚力排眾議,一方面視師江上,積極備戰,並遺書告誡劉光世、張俊不可退保。另一方面,上書高宗反對守江及令岳軍東下之議。張浚令張俊、楊沂中協防淮西,並派人督促劉光世還軍廬州,聲言:「若有一人渡江,即斬以徇。」迫使劉光世改與楊沂中配合,並派部將王德、酈瓊率精兵,擊敗劉豫部將,孫暉、楊沂中也擊則齊軍,使齊軍匆匆北退。

主張保守的趙鼎與主張積極進取的張浚在軍政問題上,意見多有衝突。淮西大捷後,張浚聲望日上,趙鼎只得求去,張浚遂獨相。

張浚於紹興六年十二月,以劉光世驕惰不戰,不可為大將,請解除兵權。紹興七年一月,張浚與言官論奏劉光世不已,劉光世於是引疾乞祠。三月,高宗車駕抵建康後,改命劉光世為萬壽觀使奉朝請,封榮國公,罷其兵權。

事變编辑

劉光世部將中,王德酈瓊同為統制,本已不合,劉光世解職後,矛盾加深。高宗命王德為都統制,引起酈瓊不滿。朝廷獲知劉光世舊部軍情不穩,命王德率所部軍撤回建康,聽都督府節制。並令刑部侍郎兼都督行府參議軍事呂祉至廬州節制酈瓊部隊。中书舍人張燾、资政殿学士叶梦得一再提醒張浚,呂祉只是一介文士,“不更軍旅,何得輕付。”張浚不聽。[1]呂祉至廬州後,表面上安撫酈瓊,暗中向朝廷請求罷酈瓊兵權,又任意更換、斥去劉光世舊部將領,挑撥王德、酈瓊之間的不合。加以用嚴苛的態度,督責紀律散渙的劉光世舊部。酈瓊對王德已久生不滿,呂祉的嚴苛態度使他更加不滿。在獲知呂祉請求罷其兵權的文書後,遂起叛宋之心。紹興七年八月,酈瓊殺呂祉,擄廬州官員,率部眾四萬,官員、眷屬、百姓共二十萬,大肆掠奪後,渡淮投降劉豫。

淮西兵變,對高宗建立不久的南宋朝廷造成極大的震撼,一度恢復的士氣,又受到重大的挫折。張浚因此被罷,貶居永州。一度罷去的趙鼎,重新復相,並大舉排斥張浚的親信。他留任秦檜為樞密使,參贊軍機重務。在軍務上,再度回復保守的戰略,高宗再度移歸臨安。

注釋编辑

  1. ^ 續資治通鑑》卷第一百一十八:“中書舍人張燾,見浚言:‘祉書生,不更軍旅,何得輕付!’浚不從。祉又闢都督府準備差遣陳克自隨,資政殿學士葉夢得與克厚,謂之曰:‘呂安老非馭將之才,子高詩人,非國士也。淮西諸軍方互有紛紛之論,是行也,危矣哉!’亦弗聽。祉、克皆留其家,以單騎從軍。”

参考文献编辑

  • 宋史·张浚传》
  • 黃寬重〈酈瓊兵變與南宋初期政局〉《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六〇本一分(1990年3月),頁93-121。收錄於氏著《南宋軍政與文獻探索》(台北市:新文豐出版公司,198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