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皇朝經世文編

(重定向自清经世文编

皇朝经世文编》,是中国清代後期的文集,收錄與經世之學有關的文章。

目录

成書、內容编辑

19世紀前期,社會政治危機日益嚴重,儒家憂患意識加深,經世之學重新興起。[1]1825-1826年,魏源賀長齡編《皇朝經世文編》,成為晚清經世之學的劃時代文獻。[2]全書分為學術、「治體」(朝廷)和清朝六部事務三大部份。[3]“数十年来风行海内,凡讲求经济者无不奉此书为矩矱”[4]。《皇朝经世文编》收錄有清初至道光三年間的文章二千二百多篇,共一百二十卷,強調是经世之文,因此包含了大量政治、外交、經濟、社會等史料。

續編编辑

咸豐年間,張鵬飛刊行《皇朝經世文補編》,補充魏源原書。其後饒玉成(1882)、葛士濬(1888)及盛康(1892)都分別編有《皇朝經世文續編》,三書皆120卷,沿用魏源之書的體制。甲午戰爭後,更多經世著作問世,如陳忠倚(1898)《皇朝經世文三編》、邵之棠(1901)《皇朝經世文統編》、何良棟(1902)《皇朝經世文四編》、求是齋(1902)《皇朝經世文三編》及麥仲華(1902)《皇朝經世文三編》。[5]梁在给麥文编作的序言中说:“吾友麦君曼宣过海上,出其经世文新编相示,某已读竟,乃喟然叹曰,其庶几吾孔子新民之义哉……中多通达时务之言,其于化陋邦而为新国有旨哉。”[6]

註釋编辑

  1. ^ 劉廣京:〈《皇朝經世文編》關於經世之學的理論〉,頁167。
  2. ^ 余英時:「經世致用」條,頁431。
  3. ^ 劉廣京:〈《皇朝經世文編》關於經世之學的理論〉,頁78。
  4. ^ 俞樾《皇朝经世文续编序》,见《皇朝经世文续编》,台北文海出版社影印,1972年。
  5. ^ 劉廣京:〈《皇朝經世文編》關於經世之學的理論〉,頁79。
  6. ^ 《皇朝经世文新编序》,收于《饮冰室合集·文集之二》,46页,中华书局1989年版

參考書目编辑

  • 余英時:《中國思想傳統的現代詮釋》(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87),〈清代學術思想史重要觀念通釋〉,「經世致用」條,頁418-431。
  • 劉廣京:《經世思想與新興企業》(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90),〈《皇朝經世文編》關於經世之學的理論〉,頁77-167。
  • 黃克武:〈鴉片戰爭前夕經世思想中的槓桿觀念:以《皇朝經世文編》學術、治體部分史料為中心之分析〉。
  • Chang Hao (張灝), “On the Ching-shih Ideal in Neo-Confucianism”,Ch'ing-shih wen-t'i 3(1) 1974.
  • 丘為君、張運宗,<戰後台灣學界對經世問題的探討與反省> 《新史學》7卷2期 (1996年6月),頁18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