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齦顎擦音

清齦顎擦音為在語音學辅音之一種,用於一些口語中。清齦顎擦音在國際音標的符號是ɕ

清齦顎擦音
ɕ
IPA編號182
編碼
HTML碼(十進制)ɕ
Unicode碼(十六進制)U+0255
X-SAMPA音標s\
ASCII音標S;
IPA盲文英语IPA Braille⠦ (braille pattern dots-236)⠉ (braille pattern dots-14)
音頻範例
[ɕ, ʑ]的发音位置

發音時候舌面前部擡起,氣流通過舌面前部發出摩擦的聲音,聲帶不振動。

汉语普通话拼音臺灣客家語拼音方案中的辅音X、威妥瑪拼音之中的hs、以及日语假名/就是此音。國際音標編號為182,X-SAMPA音標s\,ASCII音標為S;

出现于编辑

语言 词汇 国际音标 意义 注释
阿迪格语 щы [ɕə]
阿萨姆语 ব্ৰিটি [bɹitiɕ] 英国英语
加泰罗尼亚语 东部[1] caixa [ˈkäɕə] 箱子 参见加泰罗尼亚语音系
馬略卡島方言[1] [ˈkaɕə]
汉语 部分客家话方言 心/sim [ɕím] /s//i/前的同位异音。
现代标准汉语 西安/Xī'ān [ɕí.án] 西安 /ʂ//s/对立。参见现代标准汉语音系
楚瓦什语 çиçĕм [ˈɕiɕ̬əm] 闪电 /ʂ//s/对立。
丹麦语 sjæl [ˈɕeːˀl] 参见丹麦语音系
荷兰语 部分使用者 sjabloon [ɕäˈbloːn] 模板 可能是[ʃ]或[sʲ]。参见荷兰语音系
英语 加的夫英语[2] human [ˈɕumːən] 人类 /hj/的语音实现。比标准英式英语的[ç]部位更靠前且擦音更强。乡村方言脱落了/h/: [ˈjumːən][2]参见英语音系
保守标准英音 tuesday [ˈt̺ʲɕuːzdeɪ] 周二 /j/在音节结尾的/t/(此时是齿龈音)后的同位异音,可能只部分地变清。英式英语中/tj/ 常被实现为塞擦音[]。在通用美式英语中脱落: [ˈt̺ʰuːzdeɪ] [3][4]宽式IPA通常记为⟨j⟩。参见英语音系
一些加拿大英语
加纳英语[5] ship [ɕip] 受过教育的使用者可能会用[ʃ][5]
瓜拉尼语 Paraguayan che [ɕɛ]
日语[6] 塩/shio [ɕi.o] 参见日语音系
卡巴尔达语 щэ] [ɕa]
韩语 시/si [ɕi] 参见韩语音系
下索布语[7] pśijaśel [ˈpɕijäɕɛl] 朋友
卢森堡语[8] liicht [liːɕt] /χ/ 在语音学前元音后的同位异音;部分使用者将其和[ʃ]混同。[8]参见卢森堡语音系
挪威语 东部标准口音[9] kjekk [ɕe̞kː] 英俊 一般被记为⟨ç⟩;更少实现为硬颚音[ç]。在卑尔根、奥斯陆等地的年轻使用者将它和/ʂ/混同。[9]参见挪威语音系
普什图语 瓦济里斯坦方言 لښکي [ˈləɕki] 小,轻微
波兰语[10] śruba [ˈɕrubä] /ʂ//s/对立。参见波兰语音系
葡萄牙语[11][12][13] mexendo [meˈɕẽd̪u] 正在移动 也被描述为齿龈后音[ʃ][14][15]参见葡萄牙語音系
罗马尼亚语 特兰西瓦尼亚方言[16] ce [ɕɛ] 什么 标准音中实现为[]。参见罗马尼亚语音系
俄语 счастье [ˈɕːæsʲtʲjə] 幸福 也被记为щ。和/ʂ//s//sʲ/对立。参见俄语音系
Sema[17] ashi [à̠ɕì] 可能是/ʃ//i, e/前的同位异音。[17]
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 克罗地亚语[18] miš će [mîɕ t͡ɕe̞] 老鼠会 /ʃ//t͡ɕ, d͡ʑ/前的同位异音。[18]参见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
蒙特內哥羅語的部分使用者 с́утра/śutra [ɕût̪ra̠] 明天 音位是/sj/或某些情况下的/s/.
瑞典语 芬兰瑞典语 sjok [ɕuːk] 大块 /ɧ/的同位异音。
瑞典 kjol]]}} [ɕuːl] 衬衫 参见瑞典語音系
标准藏语 拉萨方言 བཞི་ [ɕi˨˧] /ʂ/对立。
塔塔尔语 өчпочмак [ˌøɕpoɕˈmɑq] 三角形
乌兹别克语[19] [比如?]
史兴语 低地[20] [RPd͡ʑi ɕɐ][需要解释]
高地[21] [RPd͡ʑi ɕɜ][需要解释]
雅加语 Šúša [ɕúɕa] 企鹅
彝语北部方言 ꑟ/xi [ɕi˧] 线
标准壮语 cib [ɕǐp]

註釋编辑

  1. ^ 1.0 1.1 Recasens & Espinosa (2007:145, 167)
  2. ^ 2.0 2.1 Collins & Mees (1990), p. 90.
  3. ^ Collins & Mees (2003), pp. 173, 306.
  4. ^ Gimson (2014), pp. 230–231.
  5. ^ 5.0 5.1 Huber (2004:859)
  6. ^ Okada (1999:117)
  7. ^ Zygis (2003), pp. 180–181.
  8. ^ 8.0 8.1 Gilles & Trouvain (2013), pp. 67–68.
  9. ^ 9.0 9.1 Kristoffersen (2000), p. 23.
  10. ^ Jassem (2003:103)
  11. ^ Mateus & d'Andrade (2000)
  12. ^ Silva (2003:32)
  13. ^ Guimarães (2004)
  14. ^ Cruz-Ferreira (1995:91)
  15. ^ Medina (2010)
  16. ^ Pop (1938), p. 29.
  17. ^ 17.0 17.1 Teo (2012:368)
  18. ^ 18.0 18.1 Landau et al. (1999:68)
  19. ^ Sjoberg (1963:11)
  20. ^ Chirkova & Chen (2013), p. 365.
  21. ^ Chirkova, Chen & Kocjančič Antolík (2013), p. 382.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