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濡须之战,又作濡须口之战,是發生於东汉建安十八年(213年)在濡须口(今安徽巢縣西巢湖)的一場戰役。此戰由曹操主動進擊,孫權領兵成功抵禦,逼使曹操退兵。

濡须之战 (213年)
东汉末年群雄割据战事的一部分
日期213
地点
结果 孙权勝利;曹操撤退
参战方
曹操 孙权
指挥官与领导者
曹操
孙权
吕蒙
兵力
400,000 70,000

目录

背景编辑

赤壁之戰後,曹操任命廬江人謝奇蘄春典農,在皖縣屯田,並屢次出兵侵範孫權轄境。時孫權所任的偏將軍、尋陽令呂蒙派人誘降謝奇,然遭謝奇拒絕,呂蒙隨後就找機會進攻謝奇。謝奇被逼退走後其部將孫子才及宋豪等帶著家眷老弱歸降呂蒙[1]

作為回應,曹操遂於建安十七年(212年)十月聲稱領四十萬步兵出兵濡須口,孫權早已有預聞,遂聽取呂蒙所議在濡須夾水口建濡須塢,以此作好防禦準備[2][3][4][5]

战役编辑

建安十八年正月,曹軍兵進濡須口,並攻破孫權的江西營,俘獲都督公孫陽[6],孫權遂領七萬兵往濡須抵禦曹軍。

孫權又派遣甘寧領三千兵為前部督,命令他夜襲曹營,甘寧遂挑選出百多人隨已進攻,進營壘內殺了數十人,曹軍受驚鼓譟亮火照明,而甘寧已退還[7]

兩軍及後相持,孫權屢屢挑戰之下曹操仍嚴軍不動。孫權於是乘輕船自濡須口向曹軍陣地前進,曹操知孫權要來看曹軍陣壘,於是勒令大軍嚴整待敵,箭矢不得亂發。孫權的船走了五六里後回頭響起鼓吹音樂,曹操見孫軍無論船隊還是上面的兵器及士兵都整齊嚴肅,感歎道:「生兒子就應當像孫仲謀那樣,劉景升的兒子就像豬狗那樣!」接著孫權就寫信給曹操稱「春天融雪的大水要來了,你應該快點離去。」另外一張紙就寫:「足下不死,我不得安寧。」曹操於是退軍[8]

結果编辑

  • 此戰孫權力排眾議,聽從呂蒙建議修建濡須塢,增強了對曹操南攻的防禦能力,此塢遂成為軍事要地,並設立濡須督一職,蔣欽周泰朱桓等孫吳名將皆先後出任,此塢在隨後兩場濡須口之戰亦是重要據點。

参战人员编辑

曹操军编辑

  • 曹操,指挥。


孙权军编辑

  • 孙权,指挥。
  • 吕蒙,助孙权指挥军队。
    • 甘宁

相关典故编辑

草船借箭编辑

據《魏略》,孫權乘船視察曹軍時曹操曾命令軍隊向孫權的船大發箭矢,孫權的船一舷受箭過多快要翻側,孫權於是下令船隻轉向回頭,讓船的另一舷受箭,待兩邊的箭量平衡後就回到駐點[9]。但這與《三國志》所載不同。


相关页面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 陈寿三国志
    • 卷一十七,张辽传
    • 卷五十四,吕蒙传
    • 卷五十五,甘宁传

注释编辑

  1. ^ 《三國志·呂蒙傳》:「魏使廬江謝奇為蘄春典農,屯皖田鄉,數為邊寇。蒙使人誘之,不從,則伺隙襲擊,奇遂縮退,其部伍孫子才、宋豪等,皆攜負老弱,詣蒙降。」
  2. ^ 《建康實錄·卷一》:「是歲,初作濡須塢於江西,以拒曹操。時操以步兵號四十萬,列營出濡須口,權以七萬當之。」
  3. ^ 《三國志·呂蒙傳》:「後從權拒曹公於濡須,數進奇計,又勸權夾水口立塢,所以備御甚精。」又裴注引《吳錄》:權欲作塢,諸將皆曰:「上岸擊賊,洗足入船,何用塢為?」呂蒙曰:「兵有利鈍,戰無百勝,如有邂逅,敵步騎蹙人,不暇及水,其得入船乎?」權曰:「善。」遂作之。
  4. ^ 《三國志·吳主傳》:「十六年,權徙治秣陵。明年,城石頭,改秣陵為建業。聞曹公將來侵,作濡須塢。」
  5. ^ 《三國志·武帝紀》:「(建安十七年)冬十月,公征孫權。」
  6. ^ 《三國志·武帝紀》:「十八年春正月,進軍濡須口,攻破權江西營,獲權都督公孫陽,乃引軍還。」
  7. ^ 《三國志·甘寧傳》註引《江表傳》:「曹公出濡須,號步騎四十萬,臨江飲馬。權率衆七萬應之,使寧領三千人為前部督。權密勑寧,使夜入魏軍。寧乃選手下健兒百餘人,徑詣曹公營下,使拔鹿角,踰壘入營,斬得數十級。北軍驚駭鼓譟,舉火如星,寧已還入營,作鼓吹,稱萬歲。因夜見權,權喜曰:「足以驚駭老子否?聊以觀卿膽耳。」即賜絹千匹,刀百口。權曰:「孟德有張遼,孤有興霸,足相敵也。」停住月餘,北軍便退。
  8. ^ 《三國志·吳主傳》:「權乃自來,乘輕船,從濡須口入公軍。諸將皆以為是挑戰者,欲擊之。公曰:「此必孫權欲身見吾軍部伍也。」勑軍中皆精嚴,弓弩不得妄發。權行五六里,迴還作鼓吹。公見舟船器仗軍伍整肅,喟然歎曰:『生子當如孫仲謀,劉景升兒子若豚犬耳!』權為牋與曹公,說:『春水方生,公宜速去。』別紙言:『足下不死,孤不得安。』曹公語諸將曰:『孫權不欺孤。』乃徹軍還。」
  9. ^ 《三國志·吳主傳》裴注引《魏略》曰:權乘大船來觀軍,公使弓弩亂發,箭著其船,船偏重將覆,權因迴船,復以一面受箭,箭均船平,乃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