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離春

齐宣王王后
(重定向自無鹽女

鍾離春(?-?),鍾離,名战国齐国无盐(今山东省东平县无盐村)女性人物,又稱鍾無鹽鍾無艷。史載其貌醜,年過四十未嫁,後來親自前往覲見齊宣王,陳述齊國的四點隱患,使得齊宣王「拆漸台,罷女樂,退諂諛,進直言,選兵馬,實府庫」,把她立為王后[1][2]

鍾離春
齊宣王王后
Sibu Congkan0267-劉向-劉向古列女傳-3-3.djvu
劉向列女傳》中「齊鍾離春」一節的插畫
別名鍾無艷、鍾無鹽
親屬
齊宣王

生平编辑

劉向列女傳》與《新序》均記載鍾離春的樣貌:其额头、双眼均下凹显得黯淡发干,上下比例失调,而且骨架很大,壮得像男人一样,鼻子朝天,脖子很肥粗,有喉结,额头像中间下陷的臼,又没有几根头发,皮肤黑得像漆,極言其醜[1][3]

鍾無艷求見齊宣王時,齊宣王以貌取人,覺得鍾無艷是一个既醜又沒岀色的「醜婦」。但是她突然舉手拊膝曰:「殆哉!殆哉!」,陈述齐国危难四条,并指出如再不悬崖勒马,将会城破国亡[4]

這使得齊宣王慨歎不已,對其改觀,認為她是一个有智慧和勇氣的女子。其谏议为宣王所采纳,又被立為王后,帮助齐宣王重振朝纲[2][4]

後世影響编辑

鍾離春進諫齊宣王的典故影響深遠。後世以「無鹽女」做為醜女的代稱,典出於此。

元曲四大家之一的郑光祖曾写了一出元杂剧《丑齐后无盐连环》,又作《智勇定齐》,講述齐國公子夜梦菽月,上大夫晏婴替他圆梦,认为公子将娶的夫人隐于乡村,时运未通,并建议他出城围猎寻访淑女贤人。齐国无盐邑钟离信的女儿相貌丑陋但文武兼备,很有才能,外出采桑时与追赶白兔的齐公子相遇。晏婴见她出言不俗,便劝齐公子娶她为后。当时秦國燕國二国都想制服齐国,故意以难题刁难,让齐国派人解开玉连环,弹响蒲弦琴,钟离春凭智慧解决了这两个难题,并故意羞辱使者,激待两国发兵。钟离春又率兵布阵打败了他们,使齐国无忧[5]

藝術形象编辑

電影编辑

電視劇编辑

歌曲编辑

相聲编辑

游戏编辑

參考编辑

  1. ^ 1.0 1.1 劉向列女傳》:「鍾離春者,齊無鹽邑之女,齊宣王之正后也。其為人也,極醜無雙,臼頭深目,長壯大節,卬鼻結喉,肥項少髮,折腰出匈,皮膚若漆。年四十,行嫁不售,自謁宣王。」
  2. ^ 2.0 2.1 劉向列女傳》:「於是宣王喟然而嘆曰:『痛乎無鹽君之言!乃今一聞。』於是拆漸臺,罷女樂,退諂諛,去雕琢,選兵馬,實府庫,四辟公門,招進直言,延及側陋。卜擇吉日,立太子,進慈母,拜無鹽君為後。而齊國大安者,醜女之力也。君子謂鍾離春正而有辭。詩云:『既見君子,我心則喜。』此之謂也。」
  3. ^ 劉向新序·卷二》:「齊有婦人,極醜無雙,號曰:「無鹽女」。其為人也,臼頭深目,長壯大節,昂鼻結喉,肥項少發,折腰出胸,皮膚若漆。」
  4. ^ 4.0 4.1 劉向列女傳》:明日,又更召而問之,不以隱對,但揚目銜齒,舉手拊膝,曰:「殆哉殆哉!」如此者四。宣王曰:「願遂聞命。」鍾離春對曰:「今大王之君國也,西有衡秦之患,南有強楚之讎,外有二國之難。內聚姦臣,眾人不附。春秋四十,壯男不立,不務眾子而務眾婦。尊所好,忽所恃。一旦山陵崩弛,社稷不定,此一殆也。漸臺五重,黃金白玉,琅玕籠疏翡翠珠璣,幕絡連飾,萬民罷極,此二殆也。賢者匿於山林,諂諛強於左右,邪偽立於本朝,諫者不得通入,此三殆也。飲酒沈湎,以夜繼晝,女樂俳優,縱橫大笑。外不脩諸侯之禮,內不秉國家之治,此四殆也。故曰殆哉殆哉。」於是宣王喟然而嘆曰:「痛乎無鹽君之言!乃今一聞。」於是拆漸臺,罷女樂,退諂諛,去雕琢,選兵馬,實府庫,四辟公門,招進直言,延及側陋。卜擇吉日,立太子,進慈母,拜無鹽君為後。而齊國大安者,醜女之力也。君子謂鍾離春正而有辭。詩云:「既見君子,我心則喜。」此之謂也。
  5. ^ 鄭光祖《丑齐后无盐连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