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熊浹(1468年-1554年),悅之北源江西南昌人,明朝政治人物,正德甲戌進士。嘉靖年間官至吏部尚書

熊浹

大明太子太保吏部尚書
籍貫 江西承宣布政使司南昌府南昌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悅之,號北源
諡號 恭肅
出生 成化四年(1468年)
江西南昌縣
逝世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
江西南昌縣
出身
  • 正德九年甲戌科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正德九年(1514年)登甲戌科進士,授禮科給事中寧王朱宸濠將謀反,熊浹與御史熊蘭草擬奏疏,交与御史蕭淮上奏,朱宸濠只得倉促舉事,埋下敗因。此後,熊浹奉命審核松潘邊餉。副總兵張傑倚仗江彬勢力,受賄上萬,并誘殺熟番千人。之後又嘗率家眾攔截攻擊副使胡澧。當地巡撫按察使不敢進言。熊浹抵達后舉報其事,張傑遂被罷官[1]

明世宗繼位后,廷臣為大禮之事爭論不息。熊浹上疏支持世宗立生父為皇考。嘉靖初年(1522年)其由右給事中出任為河南參議。遇喪歸鄉。嘉靖六年(1527年)守喪期滿後歸朝,召修《明倫大典》,破格提拔為右僉都御史,協理都察院事。次年四月,升任大理寺卿,不久又升右副都御史。《明倫大典》書成后,轉左副都御史。嘉靖八年(1529年)二月,升任右都御史,掌管都察院[2]

京師有民張福起訴同鄉張柱殺害張福母,東廠介入后,刑部定張柱死罪。張柱不服,張福的姐姐亦哭着報官,稱母亲是张福自己所殺,而其相鄰也都作證。世宗下詔郎中魏應召複查,改判張福之罪。東廠上奏法司妄斷人罪,世宗大怒,將魏應召投入詔獄。熊浹仍然堅持魏應召的主張,世宗大怒,將熊浹免職。給事中陸粲劉希簡上疏勸阻,均被逮捕入詔獄侍郎許讚又改張柱為死罪,魏應召與鄉人等充軍,張福姊授杖刑一百下,人們都認為是冤案。當時,因為世宗忌諱孝宗武宗妻家,張柱其實為明武宗皇后夏氏的僕人,所以世宗定要置之於死地[3]

熊浹家居十年。世宗巡視承天府期間,與近臣談論舊人,提到熊浹,於是召為南京禮部尚書,改南京兵部尚書,參贊機務。嘉靖二十一年(1532年)召為兵部尚書,掌管都察院事。兩年后,代替許讚吏部尚書。當時,世宗迷戀仙臺,熊浹上疏稱其為妄謬,招致世宗大怒,但因大禮議事,不予追究。六年后二品滿,加太子太保,因事奪俸。熊浹深知世宗之意,遂借病請求歸鄉。世宗大怒,遂貶其為民。十年后,熊浹去世[4]隆慶初年(1567年)恢復官職,并賜予祭葬,恭肅[5]

参考文献编辑

  1.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7):“熊浹,字悅之,南昌人。正德九年進士。授禮科給事中。寧王宸濠將為變,浹與同邑御史熊蘭草奏,授御史蕭淮上之。濠倉卒舉事,卒敗,本兩人早發之力。出核松潘邊餉。副總兵張傑倚江彬勢,贓累鉅萬,誘殺熟番上功啟邊釁,箠死千戶以下至五百人。又嘗率家眾遮擊副使胡澧。撫、按莫敢言。浹至,盡發其狀,傑遂褫職。”
  2.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7):“世宗踐阼,廷議追崇禮未定。浹馳疏言:「陛下起自藩服,入登大寶,倘必執為後之說,考孝宗而母慈壽,則興獻母妃當降稱伯叔父母矣。不知陛下承懽內庭時,將仍舊稱乎,抑改而從今稱乎?若仍舊稱,而不得尊之為后,則於慈壽徒有為後之虛文,於母妃則又缺尊崇之大典,無一而可也。臣愚謂興獻王尊以帝號,別建一廟,以示不敢上躋於列聖。母妃則尊為皇太后,而少殺其徽稱,以示不敢上同於慈壽。此於大統固無所妨,而天性之恩亦得以兼盡。」疏至,會興王及妃已稱為帝后,下之禮官。嘉靖初,由右給事中出為河南參議。外艱歸。六年,服闋,召修明倫大典。超擢右僉都御史,協理院事。明年四月遷大理寺卿,俄遷右副都御史。大典成,轉左。八年二月遂擢右都御史,掌院事。”
  3.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7):“京師民張福訴里人張柱殺其母,東廠以聞,刑部坐柱死。不服,福姊亦泣訴官,謂母福自殺之,其鄰人之詞亦然。詔郎中魏應召覆按,改坐福。東廠奏法司妄出人罪,帝怒,下應召詔獄。浹是應召議,執如初。帝愈怒,褫浹職。給事中陸粲、劉希簡爭之,帝大怒,並下兩人詔獄。侍郎許讚等遂抵柱死,應召及鄰人俱充軍,杖福姊百,人以為冤。當是時,帝方深疾孝、武兩后家,柱實武宗后家夏氏僕,故帝必欲殺之。”
  4.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7):“浹家居十年。至帝幸承天與近臣論舊人,乃召為南京禮部尚書,改兵部,參贊機務。二十一年召為兵部尚書,掌都察院事。居二年,代許讚為吏部尚書。帝於禁中築乩仙臺,間用其言決威福,浹論其妄。帝大怒,欲罪之,以前議禮故不遽斥。二品六年滿,加太子太保,坐事奪俸者再。浹知帝意終不釋,遂稱病乞休。帝大怒,褫職為民。又十年卒。”
  5.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7):“浹少有志節,自守嚴。雖由議禮顯,然不甚黨比,尤愛護人才。故其去吏部也,善類多思之。隆慶初,復官,予祭葬,諡恭肅。”
官衔
前任:
許贊
明朝吏部尚書
1455年-1456年
繼任:
唐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