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羅孛極烈(?—?),据称是金朝時期蒙古族领袖。又作鄂羅貝勒[1]鄂掄貝勒[2],或為忽魯勃極烈的異譯[3]。身世尚不清楚,有學者認為是哈不勒可汗第四子忽都剌[3][4],日本學者認為是成吉思汗的曾祖父合不勒[5][6]。然而其人其事仅见于南宋人的笔记,对于其真实性存在质疑[7]

一說「熬羅」是蒙古詞的「主帳」,「孛極烈」是女真詞的「首領」「酋長」[6];《金史》記載孛極烈是金朝的官號,相當於國相[8]

生平 编辑

金朝皇统三年(1143年),蒙古部叛金,金熙宗派將領征討,由於魯王完顏昌被金熙宗所殺,完顏昌的兒子率領其父舊部投靠蒙古部,蒙古於是變得強大,金人無法控制蒙古部[9]。此時金人將戰略中心從南方的宋國轉移到西北的蒙古部落[10],金將完顏宗弼率領金軍並帶上神臂弓弩手八萬人討伐蒙古,仍然無法戰勝。皇統六年(1146年),金朝派遣蕭保壽奴和蒙古議和,金朝提出將西平河(即臚朐河,今克鲁伦河)以北二十七團寨割與蒙古,冊封其酋長熬羅孛極烈為蒙古國王,金朝每年贈給蒙古豐厚的,熬羅不接受[11][1][2]。到了皇統七年(1147年),金蒙雙方議和,熬羅於是自稱祖元皇帝[註 1],改元天興。金蒙雙方暫時休戰,金朝也無力征討蒙古,於是加強防守己方邊境的要害地區[11][1][13]。由於蒙古人控制了克魯倫河上游地區,嶺北長城的西端也落入蒙古部的管轄範圍,使得該長城的防禦性質已經大打折扣,金朝為了穩固北疆的邊防,又在該長城的東南方修建了一道新長城,即嶺南北線長城[14](今称为金界壕)。

注釋 编辑

  1. ^ 畢沅《續資治通鑑》作「祖元皇叔」[1],李諒《征蒙記》作「太祖元明皇帝」[12]

参考資料 编辑

  1. ^ 1.0 1.1 1.2 1.3 畢沅.   續資治通鑑宋紀一百二十七. 维基文库. 「(紹興十六年八月),金以所教神臂弓弩手八萬人討蒙古,連年不能克。是月,令汴京行臺尚書省事蕭保壽努與蒙古議和,割西平河以北二十七團寨與之,歲遺牛羊米豆,且冊其長為蒙古國,蒙古不受。……(紹興十七年三月)是月,金人與蒙古始和,歲遺牛、羊、米、豆、綿、絹之屬甚厚。於是蒙古長鄂羅貝勒自稱祖元皇叔,改元天興。金人用兵連年,卒不能討,但遣精兵分據要害而還。」
  2. ^ 2.0 2.1 李心傳.   建炎以來繫年要錄卷一百五十五. 维基文库. 「(紹興十六年八月)金都元帥宗弼之未卒也,自將中原所教神臂弓弩手八萬人討蒙古,因連年不能克。是月,遣領汴京行臺上書省事蕭博碩諾與蒙古議和,割西平河以北二十七團寨與之,歲遺牛羊米豆,且命冊其酋鄂掄貝勒為蒙古國王,蒙人不肯。〈此據王大觀《行程錄》十七年三月末所書可考。〉」
  3. ^ 3.0 3.1 呂 2023,第1177頁.
  4. ^ 米 2000,第279頁.
  5. ^ 傅樂煥《遼史叢考》,中華書局,1984年,第370頁:日人池尻登的《達呼爾族》(1941年印),也有同樣的說法,並有了內容,據說:女真族的金朝在代替了遼朝的當時,在經過蒙古的強烈反抗之後,和蒙古的酋長敖羅講和,封敖羅為「朦輔國王」。敖羅在《元朝秘史》裡被稱為合不勒汗,是全「忙豁兒」(蒙古)的首領,也就是成吉思汗的曾祖父。敖羅姓即敖羅孛極烈,與今達呼爾族的「敖拉姓」同姓,因此,人們把合不勒汗當作薩吉哈的汗。(第二五頁)
  6. ^ 6.0 6.1 [德]傅海波《劍橋中國遼西夏金元史》,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8年,第275頁:熬羅勃極烈指的是哪一個蒙古酋長,至今尚不清楚,這個頭銜是一個混稱;後一半「勃極烈」(bogile)是女真詞,意為首領、酋長,而前一半「熬羅」(a'uru gh)可能是蒙古詞的「主帳」。一位現代日本學者提出,熬羅勃極烈(Ao-lo Po-chi-lieh)應該是指合不勒汗,即成吉思汗的祖父。《蒙古秘史》告訴我們,他確實曾經「統治全體蒙古人」。(田村實造:《蒙古族起源的傳說和蒙古人遷徙的有關問題》,第12頁)
  7. ^ 金王朝与蒙古部落的和与战. 凤凰网. [2023-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12-02). 王国维著有《萌古考》《南宋人所传蒙古史料考》,认为南宋人的记载有好多失实之处。……苏日巴达拉哈所著《蒙古族族源新考》也提出自己的看法,不过他对南宋人的著作提出怀疑,认为“昙花一现的熬罗孛极烈,无头无尾,来无踪,去无影,既无年代年限,更是无所作为,在历史上横插一笔,其真实性甚为可疑。恐怕连昙花也不是,近似臆造。赵珙为宋代人,对蒙古甚了解,与金、蒙多次接触,对祖元皇帝的传说甚疑。……是鞑靼乃自号大蒙古国,边吏乃以蒙鞑称之。然二国东西相望凡数千里,不知何以合为一名也。 
  8. ^ 脫脫.   金史百官志一. 维基文库. 「金自景祖始建官屬,統諸部以專征伐,嶷然自為一國。其官長皆稱曰勃極烈,故太祖以都勃極烈嗣位,太宗以諳版勃極烈居守。諳版,尊大之稱也。其次曰國論忽魯勃極烈,國論言貴,忽魯猶總帥也。又有國論勃極烈,或左右置,所謂國相也。其次諸勃極烈之上,則有國論、乙室、忽魯、移賚、阿買、阿舍、昊、迭之號,以為升拜宗室功臣之序焉。其部長曰孛堇,統數部者曰忽魯。凡此,至熙宗定官制皆廢。其後惟鎮撫邊民之官曰禿里,烏魯骨之下有掃穩脫朵,詳穩之下有麼忽、習尼昆,此則具於官制而不廢,皆踵遼官名也。」
  9. ^ 李心傳.   建炎以來繫年要錄卷一百四十八. 维基文库. 「(紹興十三年四月)是月,蒙古復叛,金主亶命將討之。初,魯國王昌既誅,其子薩罕圖郎君者率,其父故部曲以叛,與蒙古通,蒙古由是強取二十餘團寨,金人不能制。〈此據王大觀《行程錄》。接《松漠記聞》,達蘭長子達爾瑪被囚,遇赦得出,達蘭次子章嘉為平章。皓以今年六月歸乃不見此事,未知孰的,今姑附見更俟考。詳十六年八月末可參考。〉」
  10. ^ 孫 2020,第15-16頁.
  11. ^ 11.0 11.1 宇文懋昭.   大金國志熙宗孝成皇帝四. 维基文库. 「(皇統七年)是歲,朦骨國平。初,撻懶既誅,其子勝花都郎君者,率其父故部曲以叛,與朦骨通。兀朮之未死也,自將中原所教神臂弓手八萬討之,連年不能克。皇統之六年八月,復遣蕭保壽奴與之和,議割西平河以北二十七團塞與之,歲遺牛羊米荳,且冊其酋長熬羅孛極烈,為朦輔國主,至是始和,歲遺甚厚。於是熬羅孛極烈自稱祖元皇帝,改元天興。大金用兵連年,卒不能討,但遣精兵,分據要害而還。」
  12. ^ 趙珙.   蒙韃備錄. 维基文库. 「舊有蒙古斯國,在金人偽天會間,亦嘗擾金虜為患,金虜常與之戰,後乃多與金帛和之。按李諒《征蒙記》曰:『蒙人嘗改元天興,自稱太祖元明皇帝。』」
  13. ^ 李心傳.   建炎以來繫年要錄卷一百五十六. 维基文库. 「(紹興十七年三月)是月,金人與蒙古始和,歲遺牛羊酉豆綿絹之屬甚厚,於是蒙酋鄂掄貝勒乃自稱祖元皇帝,改元天興,金人用兵連年卒不能討,但遣精兵分據要害而還。〈此據王大觀《行程錄》,按錄稱歲遺牛羊各五十萬口,米豆共五十萬斛,絹三十萬匹,綿三十萬兩,恐未必如此之多,今削去其數第云甚厚,更俟詳考。〉」
  14. ^ 孫 2020,第23頁.

書籍 编辑

  • 米文平. 鮮卑史硏究. 中州古籍出版社. 2000. ISBN 9787534813634. 
  • 孫珩銘. 金代北疆防禦格局變遷下的長城軍事聚落研究 河北工業大學碩士學位論文. 河北工業大學. 2020-05. 
  • 呂思勉. 呂思勉讀史札記(增訂本). 香港中和出版有限公司. 2023-06. ISBN 9789888812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