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牛进达(595年—651年),名牛秀,以字行,唐朝将领。清代小说说唐》中的人物尤俊达的原型就是牛进达。

生平编辑

祖先是陇西人,后迁移到濮阳雷泽。曾祖牛定,魏定州刺史、上柱国、平原县公。祖父牛双,北齐镇东将军、淮北太守。父牛汉,清漳县令。

隋末在李密帐下为将,唐高祖武德二年(619年)闰二月十九,在王世充侵犯唐朝谷州九曲(今河南宜阳)的时候,与吴黑闼秦叔宝程咬金出阵,直言王世充猜忌,背王投唐。之後,牛进达就和秦叔宝、程咬金一直在李世民的帐下为将。

唐太宗贞观元年以右武卫中郎将封魏城县男,食邑三百户,贞观七年(633年),嘉州陵州的獠民造反,唐太宗李世民命令邗江府统军牛进达将其击败,八年迁守左卫将军,时吐谷浑侵扰湟中,牛进达任鄯善道行军副总管,以功授左武卫将军,加爵为侯。

贞观十二年(638年),吐蕃赞普松赞干布率军侵犯唐朝松州,八月廿九,牛进达为阔水道行军总管随同侯君集执失思力率军反击吐蕃九月初六,牛进达夜袭吐蕃营,杀死吐蕃数千人。吐蕃大败,促成了后来吐蕃归附唐朝,和文成公主入藏。

贞观十四年(640年),牛进达为交河道行军总管,随侯君集、契苾何力薛万均击灭高昌,以功徙封琅琊郡公,食邑三千户。

贞观十九年(645年),牛进达随唐太宗征讨高句丽,为检校右武候大将军,总督巡警。驻跸山之战,他随同长孙无忌率领奇兵断绝了高句丽大将高延寿高惠真的归路。

唐太宗在贞观二十一年(647年),以牛进达为沧海道行军大总管,率军从莱州出海,与陆路的辽东道李世勣夹击骚扰高句丽。七月,牛进达、李海岸的部队进入高句丽境内,大小经历一百多次战斗,战无不胜,又攻克石城。进军到积利城下,高句丽兵一万多人出城迎战,李海岸将其击败,杀死二千多人。牛进达被晋封为左武卫大将军

永徽二年正月十六日去世于雍州万年县宣阳里的府邸,年五十七。赠左骁卫大将军、幽州刺史谥号,陪葬唐昭陵

夫人河东裴氏,夔州长史、澄城公裴神安之女,先于牛进达逝世。有子七人:牛师赞、牛师度、牛师尚、牛师友、牛师德、牛师明、牛师敬。

文学作品中的尤俊达编辑

清代小说《说唐》中的人物尤俊达的原型就是牛进达。在小说里,尤俊达最初是历城武南庄的盗匪,后来参加山东起义,最后归顺李世民,被封为国公。

牛进达碑和墓志铭编辑

牛进达碑编辑

进达碑立于唐高宗永徽二年(651年),原存于牛进达墓前,1975年移入昭陵博物馆。碑已残断。碑额篆书,题”大唐故左骁卫大将军琅琊郡公之碑铭“十六字。碑身高高2.78米,下宽1.17米,厚38.5厘米。碑文正书,仅右上部存十余行,每行二十余字,其余均磨灭不见。

大唐故左骑卫大将军幽州都督上柱国琅琊郡开国公牛公碑铭(并序)  
  若夫仰观成象,三辰开上将之星;俯察成形,九地总中权之术。故乃闻鼓鼙而佇想,感(缺)社告征,编星兆贶,受天明命,光宅域中。制轩弧而驾群材,乘夏载而朝万国,其有克家(缺)乎琅琊公焉。公讳秀,字进达,其先陇西狄道人也。因官而迁于濮。龙首惊雷之泽,龟文负卦之滨,诞(缺)之旧,龙光昭于缃篆,鸿伐旌于表缀。固以笼冕前载、轨映后昆者矣。曾祖定,后魏韩州(缺)显衔珠之瑞;□□齐润,仁敷导柏之流。父汉,随濮州主簿、洺州清漳县令。蜀客谈星,铉(缺)之礼,童戏叶军旅之容。开八阵之图,非究览于鱼复;体三略之奥,焉取镜于龙韬。天(缺)运拒箕亡。咸池□三□之华,汤谷□一枝之景,纵昆墟之烈火,决渤海之冲流。三户(缺)佇□,公体命遭隋之境,招朋橘柚之乡。咸造和门,策名麾下,白马之号徒(缺)癸(缺廿字)王室。拜□□之(缺)而感(以下缺)

牛进达墓志铭编辑

牛进达墓志铭并盖,1976年4月出土于陕西醴泉县赵镇石鼓村西北约1000米处牛进达墓中。志盖厚13.4厘米,底边长70.5厘米,盖面篆书“大唐故左武卫大将军上柱国琅琊郡开国公牛府君墓志之铭”,四杀饰四神。志石边长70.5厘米,厚12.5厘米,志文正书,39行,满行39字,四侧装饰十二生肖。

大唐故左骁卫大将军幽州都督琅琊公墓志
  君讳秀,字进达,其先陇西人,因官而迁,今为濮阳之雷泽人也。朱宣御历,通爽气於金方;黄虞启运,著薰风於渔泽。是以上地为儒,缺流声於七雄之代;陈仓有守,邯发誉於三分之时。自兹厥后,冠冕逾劭,旋详令迹,絪蔼芳缣。祖定,魏韩州刺史、上柱国、平原县公。德被宣条,荣高苴土。祖双,齐镇东将军、淮北太守。寄隆御侮,政成河润。父汉,清漳令。时雉驯雏,夜渔沉小。君发祥河之祉,蔼惟岳之灵。弱而环异,长而奇桀。学书不成,负剑气於衝斗;行遗小节,屏鲛害於沉流。射宓妃於洛滨,投要离於江上。顾山川而累叹,竚风云而永怀。属汉东沦覆,中原潜沸。四渎鲸奔,五方鹊起。君乃言求力士,愤逸气於沙中;直视侠客,且酣歌於榆次。暂臣李密,知卿子之娇亡;甫讬杨侗,察秦婴之系组。于时,文皇东略,谣均西怨。杖剑辕门,遇优辍洗。蒙授开府,从征汾、晋;兼总马军,陪麾巩、洛。武周授首,王充舆榇。克翦之勋,事隆赏秩。窦德之西圆□庾,刘闼之东连赵魏。力负拔山,势疑绝纽。君援攙枪而扫祲,奋格泽以销氛。战酣移晷,轮埋喋血。白马之津,功标万骑;乌江之上,声冠五侯。文皇帝业践少阳,任先警卫。暨乎嗣膺丕烈,寄重谁何。贞观元年,以右武卫中郎封魏城男,食邑三百户。冯盎潜扇瓯闽,将倾岭峤,君特禀戎律,克静奸回,复龚圣筭,西屠夷落。巴濮无虞,彭微以晏。凯旋之日,诏授右卫中郎。八年,迁守左卫将军。于时吐谷浑内扰湟中,王赫斯奋,乃为鄯善道行军副总管。魂驰寇壤,志烈风驱。遥刷河源,遐清导弱。功兼群帅,用畴殊赏。诏授左武卫将军,加爵为侯。后西讨高昌,复资戎筭,为交河道行军总管。星言右地,直指前庭。旌旆所临,鱼鸟惊窜。翼飔风於阊阖,送归日於崦嵫。仲山之鼎,不足称其伐;博望之言,无以穷其忧。宠命隆渥,特光茅社,徙封琅琊郡公,食邑三千户,金帛之差,有踰千计。十八年内,从讨辽阴,检校右武候大将军,总督巡警。齐朱綅於七萃,整鞶革於六戎。驻跸之时,率先告捷。大风□□,巨鳞斯絓。廿一年,又为沧海道行军大总管。玉舳云兴,琱戈星缛。山螯息枡,水若澄流。勒丸都之□,□□□之险。特垂纶綍,远加慰谕。仍授左武卫大将军。太宗升遐,将崇陵寝。禁卫之事,咸委腹心。俄而正直多违,未轸昃离之叹;高明有瞰,遽闻朝露之歌。以永徽二年正月十六日薨於雍州万年县宣阳里之私第,春秋五十有七。呜呼哀哉!憖遗之哀,已闻於霄极;不知之痛,空结於桃李。爰降纶诰,赠左骁卫大将军、使持节、都督幽易妫檀平燕六州诸军事、幽州刺史;赙绢布三百段;仍於昭陵赐茔地,并赐东园秘器;葬事所须,并令官给;五品一人监护;仪仗送至墓所。谥曰壮公,依礼也。惟君负逸群之资,怀超世之量。徇命乃求仁之旨,扬名为事亲之方。自择木锺辰,骞鸿鹄之志;策名在日,畅熊罴之能。至於葭中搤猛,高贲戎之勇悍;驰射下山,卫将军之趫捷。遂得功宣帝载,契叶兴王。分甲第於宣平,疏曲台於上路。哥钟在列,驱驷纷衢。鄙卫尉之耳语,轻棘门之儿戏。汝阴侯之所重,不遗大侠;关长生之所亲,坐多长者。固已锱铢寇贾,抑扬樊郦。阅水空驰,奔驹溘远。夫人河东裴氏,父神安,夔州长史、澄城公。夫人凝辉珠派,发色琼田。香缨在时,已漳婉娩之性;玉珈盈首,先闻淑慎之姿。逮琴瑟有和,苹藻惟睦。尸玄霜而表洁,晓绛雪而齐明。信闰庭之羽仪,室家之韶令。烟飘弄玉,已居萧史之前;津双宝剑,自落司空之后。粤以永徽二年四月十日合葬於昭陵之赐茔。呜呼哀哉!方使邙山之际,类洧石而标坟;茂陵之下,擬祁连而为隧。有子七人:师赞、师度、师尚、师友、师德、师明、师敬,夙禀过庭,乡称颜子。至性所感,人类曾参。仰增岵而崩心,临寒泉而洒血。如疑之感,竟无追於风树;不朽之规,庶流芳於泉户。式敷遗美,以旌罔极。其词曰:
秦儒游赵,魏臣抗蜀,缃史遐镜,声明缅烛。乃祖重光,褰襜累躅,显考垂衮,闻韶继曲。
琅琊桓桓,运拒艰难,据洗方布,杖剑侔韩。师集垓下,兵屠上兰,锡社苴白,期砺书丹
西涤□阴,南浮珠浦,玉垒收馘,金□沸鼓。轥碣楥枹,逾蓬绁马,业高镌鼎,功宣缀舞。
与福爽仁,在天迷吊,岱□敛魄,悲泉沉照。细柳摧营,文昌掩曜,婴室沦轨,横歌起调。
婉彼清阳,宜其嫔室,芝叶齐秀,苕华喻质,如灌闻禽,方弦韵瑟,草无遣露,粱先下日。
苍梧之云,茂乡之坟,嶷岭芜没,卢山□纷。玄甲空在,青松已曛,唯余徽谥,千祀流芬。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