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秀(-306年),字成叔西晉武邑觀津人。牽秀是牽招之孫。太康年間,擔任新安,逐步升遷至司空從事中郎。後來牽秀與王愷產生矛盾,王愷示意司隸荀愷彈劾牽秀,結果牽秀遭到免官。後來牽秀又擔任司空張華的長史[1]

張昌之亂時,長沙王司馬乂派遣牽秀討伐張昌,結果牽秀卻投奔成都王司馬穎。司馬穎討伐司馬乂時,任命牽秀為冠軍將軍,與陸機王粹等共同參與河橋之役。結果陸機戰敗,司馬穎下令牽秀將陸機處決[2]。後來晉惠帝又被司马颙挾持至長安,並任命牽秀為尚書[1]

後來司馬越的軍隊以迎接晉惠帝回洛陽為名討伐司马颙,司马颙任命牽秀為平北將軍,鎮守馮翊。後來牽秀被司馬越將領麋晃斬殺[3]

牽秀有不少文學作品,後人輯錄其作品,定名為《牽秀集》,共5卷[4]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晉書》卷60:牽秀,字成叔,武邑觀津人也。祖招,魏雁門太守。秀博辯有文才,性豪俠,弱冠得美名,為太保衛瓘、尚書崔洪所知。太康中,調補新安令,累遷司空從事中郎。與帝舅王愷素相輕侮,愷諷司隸荀愷奏秀夜在道中載高平國守士田興妻。秀即表訴被誣,論愷穢行,文辭亢厲,以譏抵外戚。于時朝臣雖多證明其行,而秀盛名美譽由是而損,遂坐免官。後司空張華請為長史。秀任氣,好為將帥。張昌作亂,長沙王乂遣秀討昌,秀出關,因奔成都王穎。穎伐乂,以秀為冠軍將軍,與陸機、王粹等共為河橋之役。機戰敗,秀證成其罪,又諂事黃門孟玖,故見親於穎。惠帝西幸長安,以秀為尚書。秀少在京輦,見司隸劉毅奏事而扼腕慷慨,自謂居司直之任,當能激濁揚清;處鼓鞞之間,必建將帥之勳。及在常伯納言,亦未曾有規獻弼違之奇也。河間王顒甚親任之。關東諸軍奉迎大駕,以秀為平北將軍,鎮馮翊。秀與顒將馬瞻等將輔顒以守關中,顒密遣使就東海王越求迎,越遣將麋晃等迎顒。
  2. ^ 《太平御覽》卷420引《三十國春秋》:成都王嬖人孟玖素不快于云及机,建春门之败,机众多丧,牵秀谮之于颖,言机持两端,孟玖复构之于内,使牵秀斩机。
  3. ^ 《晉書》卷59:东海王越遣督护麋晃率国兵伐颙。至郑,颙将牵秀距晃,晃斩秀,并其二子。
  4. ^ 《新唐書》卷60:《牵秀集》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