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维尔大公国

特维尔大公国(俄語:Великое княжество Тверское,是一个以特维尔为中心的中世纪罗斯公国,於1247年至1485年存在。最早是从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尔大公国分裂出来,於1247年获得独立地位。特维尔公国一直是东北罗斯的主要国家之一,曾经主导了三场特维尔-莫斯科战争莫斯科大公国争夺金帐汗授权的的全罗斯大公之位[1]

特维尔公国
特维尔大公国

Великое княжество Рязанское
1247年-1485年
特维尔大公国国徽
国徽
公国于1389年之领地 (青蓝色)
公国于1389年之领地 (青蓝色)
首都特维尔
常用语言古東斯拉夫語
政府杜马贵族合议制
特维尔大公 
• 1247年 - 1271年
雅罗斯拉夫三世·雅罗斯拉维奇
• 1285年 - 1318年
米哈伊尔·雅罗斯拉维奇
• 1349年 - 1368年
瓦西里·米哈伊洛维奇
• 1461年 - 1485年
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
历史 
• 建立
1247年
• 终结
1485年
货币特维尔格罗什俄语Грош戈比
前身
继承
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尔大公国
莫斯科大公国

相关研究编辑

作为与莫斯科大公国并称的古罗斯大公国,有关特维尔大公国的记载自14世纪初以来一直是俄罗斯编年史常见的题材。基于莫斯科大公国统一罗斯的立场,俄罗斯沙皇国编纂的历史对特维尔大公国多有贬抑,其中最有名的是15世纪后由莫斯科当局编纂的《苏兹达尔编年史俄语Московско-Академическая летопись》认为特维尔大公国是一个由权臣建立,封臣权力不受限制,王权低下,充斥投机份子和叛教者的国家。17世纪初的俄罗斯混乱时期,俄罗斯受到波兰立陶宛联邦入侵,大量特维尔大公国的历史文献在战争中被摧毁,罗曼诺夫王朝成立后,大牧首尼孔虽打算收缴旧礼仪派文献编纂编年史,却因为在政治斗争中失败而没有成事。作为旧礼仪派重要据点之一的特维尔也遭受残酷镇压,特维尔史的研究从此在俄罗斯成为禁忌。直至19世纪弗拉基米尔·波尔扎科夫斯基才撰写了首本说明特维尔历史的专著,但有四点明显的缺点:第一,其作品多参照近现代作品,他的写作风格也充满浪漫主义的描述;第二,波尔扎科夫斯基本人并没有相关考古经验,在他的作品没有参照任何公国原始档案的一手史料;第三作者身处民族主义兴盛时期,作品中出现大量中世纪不存在的民族主义思想;第四的是其作品太倾向政治史,对古代社会史和经济史的描述近乎没有。这种种都使他的作品结论与实际情况差距甚大,但他作为第一位专研特维尔大公国历史的史学家为以后的研究打下了基础。

1906年俄罗斯考古学家尼古拉·彼得罗维奇·利哈切夫俄语Лихачёв, Николай Петрович主导的考古挖出的《罗戈日斯基编年史》对特维尔大公国史研究有划时代意义,因为这是首次挖掘到特维尔大公国的编年史,历史学者维亚切斯拉夫·米哈伊洛维奇·沃罗比夫称其是特维尔史研究的罗塞塔石碑,让人们可以解读真正的特维尔大公国。1924年俄罗斯史学家亚历山大·福明基于《罗戈日斯基编年史》尝试重写特维尔大公国历史,在他在1926年因癌症病逝前只写到1352年,由其好友阿森尼·纳索诺夫协助其整理成书出版,纳索诺夫在1930年代亦尝试与弗拉基米尔·伊斯金续写相关历史,因遇上大清洗日益严厉的出版及思想审查而放弃。1950年代未,苏联逐步开放学术自由,以列夫·古米廖夫为首的一众史学家开始重新考据俄罗斯古代史,时任苏共国际部部长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波诺马廖夫也是历史学者,在他牵头下成立古俄公国历史研究会,但为免产生地方主义,研究会更多的是研究整体史,没有针对单一公国进行研究。

1986至1991年,苏联的学术与言论审查系统逐步崩溃,以安德烈·弗拉基米罗维奇·切尔内绍夫等一众特维尔本地学者加入本地史的研究,当时旅居苏联的德国历史学者埃克哈德·克鲁格也加入他们的讨论,他以年鉴学派埃曼纽·勒华拉杜里朗格多克的研究为效彷对象,最终在1994年写出《特维尔公国:1247-1485》。书中以人口增减、商品与货币流通作为切入点,说明为何特维尔有能力崛起成为强国,这种总体历史的书写手法补足了过去重视政治史书写手法。1996年,安德烈·切尔内绍夫也出版了《十三至十五世纪的特维尔公国》切尔内绍夫整合自己的论文,为特维尔大公国史研究确定基础概念,以历史科学角度解释社会进步的关系,例子有因为特维尔有足够的经济生产,才足以供养与莫斯科大公国相当数量的职业军事贵族。2004年,维亚切斯拉夫·米哈伊洛维奇·沃罗比夫出版了《特维尔的历史》在书中他结合自身考古所得到的证据,将其编成数据和图表,引入计量史学,指出卡申银矿以及伏尔加河航运为大公国带来莫大的利润。他同年开始与安德烈·切尔内绍夫合作,两人先后获特维尔州立大学俄语Тверской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 университет聘为教授,目前仍然持续持续指导第二代特维尔派史家研究特维尔大公国历史。

历史编辑

公国初建编辑

特维尔何时开始营建目前仍不确定,但在《诺夫哥罗德第一编年史》1135年首度被提及特维尔一地。1247年,全罗斯大公斯维亚托斯拉夫·弗谢沃洛多维奇分封特维尔一地于侄子雅罗斯拉夫·雅罗斯拉维奇,当时特维尔公国并非大国,且在弗拉基米尔大公国中也是只有一城的小诸侯。属于弗拉基米尔大公的封臣,1255年他与兄长安德烈·雅罗斯拉维奇一同反对长兄亚历山大·涅夫斯基,遭受镇压并流放至北方,直到1260年才获准返回特维尔。1263年,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去世,雅罗斯拉夫三世按顺序制继位,但他立即遭到弟弟公正者瓦西里与侄儿胜利者德米特里的反对,在经过长达7年的政治斗争才与两人和解,雅罗斯拉夫三世在汗国觐见返回的路途中去世,他的长子斯维亚托斯拉夫·雅罗斯拉维奇继位。他不能继承父亲在弗拉基米尔大公位上的领地,而是继续统治1247年的特维尔公国领地。1281年,特维尔公国被卷入1281年-1293年东北罗斯内战因为特维尔公国身处战略要地,因在战争中反覆改换阵营,1286年被弗拉基米尔大公胜利者德米特里攻陷并洗劫,归降胜利者德米特里一方后。在1293年脱脱汗征伐罗斯因为没有及时倒戈,结果又遭鞑靼军队洗劫,只是因为王公米哈伊尔·雅罗斯拉维奇获得安德烈三世宽恕而保留公国。米哈伊尔·雅罗斯拉维奇在战争结束后致力整顿内政,同时讨好当时弗拉基米尔大公国的实权者费奥多尔·罗斯季斯拉维奇。1294年11月8日,米哈伊尔·雅罗斯拉维奇娶罗斯托夫的公女安娜·卡辛斯卡娅俄语Анна Кашинская,获得卡申一地作嫁妆。1295年,米哈伊尔·雅罗斯拉维奇继而尝试控制上沃洛乔克领地,遭到费奥多尔·罗斯季斯拉维奇制止而放弃。1297年,因协助平定佩列斯拉夫尔-扎列斯基叛乱,并吞上沃洛乔克领地。1299年,费奥多尔·罗斯季斯拉维奇病逝,遗命波雅尔大阿金夫·加夫里洛维奇俄语Акинф Гаврилович Великий继续扶持大公安德烈三世。但大阿金夫无法阻止米哈伊尔·雅罗斯拉维奇组织对弗拉基米尔公国的瓜分,米哈伊尔公将妹妹嫁给苏兹达尔王公米哈伊尔·安德烈耶维奇俄语Михаил Андреевич (князь суздальский)之弟瓦西里,另将侄女嫁给莫斯科王公丹尼尔·亚历山德罗维奇之子鲍里斯·丹尼洛维奇,三大公国结成同盟开始瓜分弗拉基米尔领地。米哈伊尔·雅罗斯拉维奇在权力的空窗期乘机吞并大片领土。到了1302年,弗拉基米尔大公安德烈三世已经失去了实权成了政治花瓶,只能统治弗拉基米尔一城。1304年安德烈三世逝,米哈伊尔·雅罗斯拉维奇篡夺大公头衔,在脱脱汗的支持下获赐札儿里黑,成为全罗斯大公

与莫斯科公国的首次对抗编辑

莫斯科王公尤里一世自特维尔的米哈伊尔公登大公位后便一直采取抵抗态度,不贡不臣不服役,米哈伊尔公大怒,于1308年出兵征伐莫斯科,莫斯科被特维尔军攻入城内,因脱脱汗的调停才得以幸存。1309年,苏兹达尔王公瓦西里·安德烈耶维奇因行为怪异而被臣下弑杀,其公国被特维尔与莫斯科两方瓜分,特维尔的米哈伊尔公打算将两位妹婿之子接到特维尔以控制公国,但尤里公派人在半路上抢夺了两位王子亚历山大康斯坦丁。至此,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尔大公国分成特维尔与莫斯科两大阵营。1312年脱脱汗去世,1313年特维尔的米哈伊尔公在获得月即别汗继续封为全罗斯大公后,主张其对托尔若克领地的宣称权,北伐诺夫哥罗德共和国。诺夫哥罗德立即选举莫斯科的尤里公之弟阿凡纳希·丹尼洛维奇为大公,导致战争全面爆发。莫斯科方偷袭特维尔方重镇戈罗杰茨,打通了往莫斯科往伏尔加河的通道。北伐中的米哈伊尔公立即折返攻打莫斯科公国,莫斯科的尤里公之弟伊凡·丹尼诺维奇偷袭取了弗拉基米尔城,特维尔的米哈伊尔公率兵与伊凡·丹尼诺维奇在瓦霍尼诺俄语Вахонино (Тверская область)隔伏尔加河对峙,不久双方因下雪而退兵。1316年,特维尔的米哈伊尔公再次出征托尔若克,在托尔若克战役几乎歼灭诺夫哥罗德军队。尤里公乘特维尔北伐攻打特维尔东部领地,结果在科斯特罗马战役时围攻雅罗斯拉夫尔王公达维德·费奥多罗维奇俄语Давид Фёдорович镇守的科斯特罗马不克,被特维尔大公储德米特里·米哈伊洛维奇率援兵大败。至此战争特维尔方取得优势。为了牵制特维尔对诺夫哥罗德的北伐以及逆博战略上被动的局势,尤里公主动北伐特维尔的斯塔里察领地。在巴尔捷涅夫战役遭到特维尔军击溃。其妻也就是月即别汗之妹孔察黑俄语Кончака也被俘,因孔察黑在特维尔拘禁期间逝世。1318年尤里前往萨莱汗庭指控特维尔的米哈伊尔公害死大汗之妹。特维尔的米哈伊尔公因此被冠上谋反罪处死,由莫斯科的尤里公继任全罗斯大公。但两方的国力没有产生明显变化,莫斯科在战争中亦被迫转为全面的守势,特维尔新大公德米特里加冕后攻破弗拉基米尔,兵锋再抵莫斯科城下。1319年,莫斯科人扶植已故苏兹达尔的瓦西里公之子亚历山大宣称苏兹达尔公位。在苏兹达尔战役大败远征而来的特维尔军队,成功逆转战略上被动的局面。1322年因为饥荒,双方签订停战条约,同意停战三年。1325年,特维尔军队再出兵攻打莫斯科方重镇斯塔罗杜布,莫斯科军队出兵援救不及,斯塔罗杜布王公费奥多·伊凡诺维奇俄语Фёдор Иванович (князь стародубский)向特维尔投降,导致莫斯科的统治崩溃。同年月即别汗召见两方的王公,特维尔的德米特里公在大汗座前杀了莫斯科的尤里公以报杀父之仇,导致德米特里公也被大汗下令处决。之后月即别汗任命德米特里公之弟亚历山大·米哈伊洛维奇任全罗斯大公。而尤里公之弟伊凡·丹尼诺维奇为莫斯科王公。1327年,因为特维尔起义,莫斯科的伊凡公为月即别汗镇压起义,率领40,000联军摧毁了特维尔大公国,废其大公位,将特维尔大公国拆解降为莫斯科的附庸,战争结束。

公国分裂编辑

 
1347-1352年特维尔大公国内战与再统一

1340年,伊凡一世去世,当时特维尔的公国分成三支主要势力,一是瓦西里三哥康斯坦丁的公权派,另一派是瓦西里之侄弗谢沃洛德·亚历山德罗维奇的霍尔姆派,最后是瓦西里·米哈伊洛维奇的卡申派。卡申派与斯摩棱斯克公国的联姻结盟。但在1340年卡申派仍然属于弱势,领土亦多为泥沼地,不利开发。当时公国主要的肥沃土地仍然在公国的中部和西部,由瓦西里公的侄儿和兄长康斯坦丁公持有。1344年卡申银矿开挖,使卡申公国拥有足够资金支援扩张,而矿场提供的资源也成为日后特维尔大公国崛起成为强国的经济基础。1345年,特维尔王公康斯坦丁·米哈伊洛维奇俄语Константин Михайлович去世,公国陷入政治混乱,卡申的瓦西里公避居汗庭一年。1347年,卡申的瓦西里公从侄儿任命的千人长手中夺回幼时居城卡申城,派人联络儿子米哈伊尔·卡申斯基一同起兵。宣称特维尔公位的继承权。卡申派接连挫败弗谢沃洛德公的征伐军,成功攻下公国东部领土,前王公康斯坦丁之长子谢苗·康斯坦丁诺维奇俄语Симеон Константинович倒戈至卡申方,使战争对卡申方有利。1349年,瓦西里公以自己的卡申冠冕代行加冕礼。

攻陷特维尔后,瓦西里公打算与侄子和谈。两人在奥特罗奇修道院在特维尔主教西奥多二世的提议下和解,瓦西里按顺序制成为特维尔王公,两位王公吻十字架起誓团结不战斗。瓦西里公则分封公国三分之一土地给侄儿以作补偿。但瓦西里公很快对三分之一的领地的分封协议反悔,1350年他尝试分封弗谢沃洛德公的领地给其他王公,弗谢沃洛德公抗议并叛乱,遭到瓦西里公镇压,双方以苏沙河为界,河东方的土地全为瓦西里公所并吞。弗谢沃洛德公向妹夫立陶宛大公阿尔吉尔达斯求救。瓦西里公亦联络丈人斯摩棱斯克王公伊凡·亚历山德罗维奇制衡立陶宛人。1351年,瓦西公派次子卡申斯基进攻霍尔姆领地,次年卡申斯基攻占霍尔姆公国全境,但因为黑死病爆发,弗谢沃洛德公主动献霍尔姆城投降而结束。

黑死病下的特维尔公国编辑

黑死病是特维尔大公国影响最深远的历史事件,历史学者安德烈·切尔内绍夫指出特维尔城甚至特维尔州史上从来没有出现比黑死病更严重的人口减少,特维尔州在卫国战争纳粹入侵时人口损失仅10.6%,特维尔州在俄法战争的人口损失约6.2%,但黑死病却导致不少于40%人口死亡,可以说黑死病是导致特维尔大公国最多人口死亡的单一历史事件。部分村镇出现极端的性别不平衡,已知男女比以男性占多数的最极端状况出现在别热茨克领地的耶尔西村,村民约130人,最後幸存者仅3位女性和29位男性;以女性占多数更出现一个名为“四位男士”的极端社会学现象,在加列姆辛领地的贝努镇,原有800名镇民,黑死病使人口锐减至3位本地男性及一位外地男性,当地幸存女性不少于100位。根据当地墓葬DNA测试结果,在此后50年大半居民的血统都可追溯回这四位男性身上。公国因黑死病具体死亡人数因为当时缺乏统计数据,只能根据户数与土地册推测,沃罗比夫认为可精确至万位数,经过他长达三十年的考古研究,以及对土地册中农奴和属人的估算,他认为死亡人数约670,000左右,误差值在±4,000这个区间。他解释了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就是公国每个地区每个人都有认识的人死去,公国全境都陷入瘟疫。

当时的人们不知道疫病原因为何,他们向上帝悔改,并让神甫鞭打以求上帝赦免,又将从事不洁行业的人如屠夫,妓女,行刑人拖出来鞭打。但疫病仍然严重,部分人尝试放血疗法,指放血会排走身上的毒,并不成功。部分人发现疫病源自人与人的接触,他们在家门架火焚烧驱疫,同时拒绝让他人接近居所,幸存率相对较高。因此瓦西里公认为火可以驱疫,下令要求特维尔城家家户户长期点火阻止疫病,虽然他们没有发现疫病源自老鼠,但因为火光阻吓了部分老鼠的进入,所以仍然是有效的防疫手段,但此法因为交通停滞而无法传播至公国其他地方。霍尔姆领地更出现一种新的抗疫法,他们认为可能是食物或井水不洁导致疫病,因此他们大举从城市迁移到郊外,人口不太密集的河岸边,因此幸存者相对较多。祖布佐夫人则认为黑死病是犹太人的诅咒,他们认为要杀光犹太人才可以令疫病消失,他们将犹太人洗劫一空,将他们绑起来烧死,烧掉自己的债单,犹太小孩因为被認為可能是撒旦的化身遭到各种私刑虐杀。但当地王公安德烈·亚历山德罗维奇因为自身难保,不加以干预。最终是一名修士安格内修斯站到广场对群众演说,指犹太人同样有染病身亡,而且孩子是耶稣的羊羔,俗世之人应当爱护。随后他解下了20位孩童的束缚,将他们安置在教会中养育,《罗戈日斯基编年史》称赞此为真正基督徒的德行。

黑死病使公国陷入完全的混乱,伦理观念完全崩溃,人们开始质疑教会,质疑一切规定。奴隶也质疑主人,幸存的奴隶起义反抗奴役。此时瓦西里公次子卡申斯基亦染疫,无力带兵镇压,瓦西里公另派贵族镇压奴隶叛乱。卡申斯基在反复的昏迷中最终自愈,也有其他人像他一样幸运在致死率高达90%的疫病中幸存。整个公国的社会结构因此完全崩溃,田地荒废,死尸遍地,贸易停摆。1353年7月后,黑死病在特维尔大公国开始退去,人们陆续发现瘟疫从生常生活中消失,瓦西里公下令贵族和地主减税,以渡过疫情后的困难。

再次崛起编辑

黑死病特维尔大公国受创甚深,但周边国家同样亦是,根据多罗戈布日编年史,此时国内死亡率近半,劳动力大为减少,但同时粮食也前所未有充足,幸存者的生活水平变得更好。大规模的人口减少也几乎瓦解特维尔军队,过去是二十人可养一战士,而在1353年后因为人口的减少,兵农分离的程度大幅降低,变成五十人只可养一战士,旧有的军事体制濒临瓦解。因此瓦西里公乘机进行兵制改革,精简军队,优胜劣汰。首先以城镇为核心构建民兵团俄语Городовые полки,由城民自行选出,平日用以维持城镇治安,主要参加守城战,但可被征召至战场。另外有作为野战军编制的战场军(Полевая),由军事贵族和服役人员构成,主要是王公和波雅尔率领作战,野战军多兵种混合,由先锋团俄语Передовой полк为前导作开路和冲阵之用,以步兵为主。并且将弩炮和投石器等兵器改成拆卸式,可以在短时间内组装投射火力。军制改革后的特维尔军战斗力大为提升,瓦西里公也趁势开始进行内政改革,因为有强大的军力为后盾,加上因为疫症大量贵族无嗣而亡,这使得瓦西里公重分领地受到的阻碍较少。黑死病令劳动力不足,特维尔的奴隶制难以为继,但直接废除奴隶制会令奴隶主的权益受害,因此瓦西里公采用折中方式,允许奴隶以金钱赎回自己,以及在圣尤里节由公国出资向奴隶商人买奴隶,前提是奴隶需要发誓留在特维尔。可是因为生活方式的问题,自由民和奴隶的分界线仍然清晰,经济发展和领主剥削方式的增加,释奴明显在大公国体系中仍受歧视。因公国社会长期分裂,将阶级简化为贵族-自由民-奴隶三级,通过牺牲社会上一部分人的权益,来重新凝聚起“特维尔人”此一身份认同。

在开始重塑特维尔体制的同时,因新任莫斯科大公伊凡二世懦弱无能,因此特维尔的瓦西里公不从号令,也不朝见不进贡,1355年,因为下诺夫哥罗德-苏兹达尔大公安德烈·康斯坦丁诺维奇邀请,瓦西里公加入反莫斯科一方,但起初只是以收复领地为由攻打莫斯科盟国诺夫哥罗德的托尔若克和勒尔瓦两地,两地被攻克后,莫斯科方认为此为叛乱出兵镇压,因此特维尔乘机起兵攻打莫斯科大公国,1356年,在大卢基战役特维尔军重创诺夫哥罗德军,迫使诺夫哥罗德退出战争,同年在和谈中迫使莫斯科方退还1327年镇压特维尔起义时夺去的特维尔大公冠冕。瓦西里公在奥特罗奇大教堂受瓦西里主教祝福正式加冕为大公,此时瓦西公打算在新收回的托尔若克领地营建古老的鲍里索格布斯基大教堂,以纪念圣鲍里斯和格列布俄语Борис и Глеб,增建和修缮的费用由特维尔官廷捐助,托尔若克人无需出资,此举令当地人心归附。随着特维尔的国力日渐加强,大教堂也修得更大,起初仅打算修一尖塔石教堂,后来改建成砖砌拱顶,后认为仍不美观,加上蓝色琉璃瓦铺顶层,费用一再追加,到9年后建成时,总费用高达18,000坚戈以上,当时这笔巨款足以买下一些小型公国。按当时的购买力,可买19吨小麦/38,000多只鸡/15,000多只家羊/8,000多头耕牛。

1359年,莫斯科大公伊凡二世去世,其子德米特里·顿斯科伊继位。下诺夫哥罗德-苏兹达尔大公国大公安德烈·康斯坦丁诺维奇撕毁1356年的和约对莫斯科宣战,以拱其弟德米特里·康斯坦丁诺维奇为弗拉基米尔大公。1360年,特维尔的瓦西里公亦派兵参战,特维尔军连陷莫斯科方重镇罗斯托夫乌格里奇,又从莫斯科方取回下诺夫哥罗德大公国原领地戈罗杰茨,下诺夫哥罗德的安德烈公愿意放弃戈罗杰茨以换取瓦西里公承认他对罗斯地区的领袖地位及其弟的弗拉基米尔大公位,瓦西里公献上约值二千卢布的白银,并奉安德烈公为领袖,但特维尔方同时亦与莫斯科和谈退出战争,让下诺夫哥罗德与莫斯科方继续斗争至1363年。1364年,瓦西里公之侄米哈伊尔与其妻弟斯摩棱斯克王公斯维亚托斯拉夫·伊凡诺维奇为了多罗戈布日领地的宣称权起冲突,起初瓦西里公打算以长辈身份为二人仲裁。斯维亚托斯拉夫在儿子尤里·斯维亚托斯拉维奇鼓动下动员军队打算攻打特维尔西部米哈伊尔的领地,瓦西里公因此也召集军队攻打斯摩棱斯克公国,双方爆发多罗戈布日战争。斯摩棱斯克公国在当时属于与特维尔平起平坐的大国,因此特维尔方动员西部领地全部部队,特维尔诸将起初认为将会成为持久战,但是当特维尔方发现动员结束后斯摩棱斯克部队并未攻入,因此反过来先攻入斯摩棱斯克公国,且攻占斯摩棱斯克全土。斯摩棱斯克公国被迫割大片领地予特维尔大公国,至此特维尔大公国成为拥有达14多万平方公里土地,近1,529,000人口的大国。

再战莫斯科公国编辑

1368年,德米特里·顿斯科伊要求特维尔公瓦西里重新称臣,同时退出1360年乘第二次下诺夫哥罗德-莫斯科战争中占领的乌格里奇戈罗杰茨两领地。瓦西里公拒绝,并派次子卡申斯基前往乌格里奇守城,两方爆发边境冲突。瓦西里公同时因为国内兵力空虚,遭到教子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勾结立陶宛人发动政变,瓦西里公被推翻。1368年3月4日卡申斯基知道父亲被政变推翻后,转而向莫斯科军队开城投降为条件,换取顿斯科伊承诺协助他取回公位。在攻入特维尔大公国后卡申斯基又因领地权益和指挥权问题再度倒戈回特维尔一方,而周边罗斯公国也因此分成亲莫斯科派与特维尔派,1368年4月特维尔大公米哈伊尔·亚历山德罗维奇联络马麦阿尔吉尔达斯出兵支援对莫斯科的战争,战争全面爆发。

卡申斯基1468年6月就占领乌格里奇,随后攻占罗斯托夫领地。1368年5月,立陶宛大公阿尔吉尔达斯发动立陶宛-莫斯科战争 (1368年-1372年),他一开始的攻击对象是亲莫斯科的斯摩棱斯克反对派,11月21日联合特维尔大公国西部主力伊凡·霍尔姆斯基指挥的霍尔姆军在特罗希诺战役大败莫斯科军队。同时期卡申斯基决定北伐雅罗斯拉夫尔,在攻打两个月后攻陷。阿尔吉尔达斯大公率兵直接攻打莫斯科,德米特里·顿斯科伊笼城固守。立陶宛围攻三天后不克,因得知利沃尼亚领地生变,返回立陶宛时转而向南攻打斯塔罗杜布和布良斯克以掠夺,莫斯科军队紧随其后,德米特里·顿斯科伊派派勇者弗拉基米尔出兵攻打特维尔西部及斯摩棱斯克公国。两军在1469年3月打响双方伤亡惨重的维亚济马战役,莫斯科军将特维尔军逼入维亚济马要塞并开始围城。3月11日,伊凡·霍尔姆斯基率4,000军队迂回谢苗诺沃突袭莫斯科军后方反攻并大获全胜,莫斯科军撤出斯摩棱斯克公国。

1369年,卡申斯基和霍尔姆斯基分别从北面和西面入侵莫斯科大公国,分散莫斯科方兵力。莫斯科大公国的内部冲突和领导层的犹豫不决令莫斯科大公国无法有效判断战略,卡申斯基也不攻城,只是大肆焚掠屠杀莫斯科大公国北部乡镇,进行骑行劫掠英语Chevauchée连掠四十多个乡镇,摧毁其经济基础。伊凡·霍尔姆斯基在西方则与伊凡·康斯坦丁诺维奇·奥博连斯基争夺布良斯克领地的控制权,伊凡·奥博连斯基因为误判霍尔姆斯基会在佳季科沃进攻,因此分散兵力,遭到霍尔姆斯基率军偷袭后弃城而逃。霍尔姆斯基率兵扫荡奥卡河上游诸公国,但因后勤不利无法扩大战果。

1370年上半年,卡申斯基动员军队进攻莫斯科大公国北部,要求各城投降,死守不降者屠。德米特罗夫因死守不降,破城后卡申斯基下令尽屠二千城民,不分男女一律杀无赦,震慑周边各城。莫斯科军由王公米哈伊尔·达维多维奇率领8,000士兵抵御卡申斯基,在亚赫罗马河战役被特维尔军击败,莫斯科军此时深入特维尔境内,无可御敌之兵,德米特里·顿斯科伊下令勇者弗拉基米尔回防,此时由于特维尔的米哈伊尔公逃往立陶宛求援,勇者弗拉基米尔因此放弃继续攻打特维尔回军,但在中途却被立陶宛-特维尔-斯摩棱斯克军队追上,双方在1370年11月26日爆发沃洛科拉姆斯克战役,莫斯科军队险胜,死伤惨重。此时南下的卡申斯基军亦迫近莫斯科军队,12月8日,双方在莫斯科河畔的普热梅希尔要塞发生遭遇战,特维尔军大胜并俘杀上万莫斯科军队,自1322年以来再次进围莫斯科。围城数日后,卡申斯基所部因补给耗尽撤围过冬。在西线,1370年8月22日莫斯科军成功在柳别奇突袭正在北返霍尔姆的伊凡·霍尔姆斯基部,虽无法成功阻止特维尔军突围,但仍成功歼灭三千敌军。

1371年,梁赞大公国因为重新向大汗庭的权臣马麦臣从,向莫斯科大公国宣战。勇者弗拉基米尔纠集20,000军队再出战驱逐卡申斯基部。梁赞军队在斯科舍涅切沃战役被莫斯科督军德米特里·米哈伊洛维奇·博布鲁克-沃伦斯基俄语Дмитрий Михайлович Боброк Волынский部队打败,博布鲁克-沃伦斯基计划北上合兵勇者弗拉基米尔夹攻卡申斯基部队。4月2日,卡申斯基突袭来犯敌军打响霍季科沃战役,以少胜多并大获全胜。4月9日,卡申斯基派兵占领谢尔盖圣三一修道院,并且组织再次南下攻入莫斯科。勇者弗拉基米尔20,000军队在红山战役被卡申斯基打败,莫斯科方急命西部的奥博连斯基回防莫斯科,此时梁赞大公国再次北伐,而且这次还带来了马麦派遣的1,000鞑靼骑兵。卡申斯基迅速推进,与梁赞军一同二度围困莫斯科。特维尔军一度攻入克里姆林宫,奥博连斯基的援军在5月3日抵达,还带来了西部各公国的援军,里应外合打败了围城军,令卡申斯基在战争中首次受挫。德米特里·顿斯科伊为了打破困局,主动向大汗庭上贡10,000卢布,换取马麦退出战争,承认其全罗斯大公的地位。

1372年,莫斯科方北伐打算消灭卡申斯基部队,另外扶植普隆斯克的弗拉基米尔取代北伐中的奥列格任梁赞王公,迫奥列格和谈回防。莫斯科军队在4月12日的在罗斯托夫战役大破北返中的特维尔部队,收复罗斯托夫领地全境。6月,立陶宛军在阿尔吉尔达斯大公指挥下再度大举入侵,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兵分两路,一路由大公本人率领抵挡立陶宛人,另一路由勇者弗拉基米尔率领继续北伐特维尔东部。1372年7月3日,卡申斯基再次收复罗斯托夫,并一路南下,在1372年7月16日第三次围攻莫斯科。莫斯科由大公妃与勇者弗拉基米尔合作指挥抵挡特维尔军,1372年7月28日,打败立陶宛军的莫斯科大公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回军拯救莫斯科,卡申斯基因兵力不足而撤围向东。因为双方都已筋疲力尽,莫斯科方邀请立陶宛和特维尔和谈,10月26日双方停战。11月6日,特维尔的米哈伊尔公声称对卡申斯基无法攻陷莫斯科不满,派兵围攻卡申,卡申斯基转而向莫斯科方单方面宣誓效忠。特维尔军以三倍兵力6,000人围攻卡申不克。在1373年2月18日,卡申开城投降和谈,卡辛斯基被流放至莫斯科大公国。

1375年,马麦因为莫斯科又欠税,因此转封全罗斯大公头衔予特维尔一方。特维尔大公国再次出兵攻打乌尔里奇,莫斯科大公国三路并进攻入特维尔大公国。此时立陶宛和马麦均未能出兵支援,只有特维尔城尚有鞑靼使臣阿奇霍扎俄语Ачихожа的3,000军队,与东部霍尔姆斯基的13,000军队。1375年9月,特维尔陷落,特维尔的米哈伊尔公向德米特里·顿斯科伊称臣。仍在抵抗的霍尔姆斯基闻讯亦下令部众投降,战争结束。1376年因匈牙利王拉约什大王东征,马麦调特维尔兵抵御匈牙利入侵汗国,被匈牙利的加利西亚分队在科罗斯滕战役彻底击败,丧失大量老兵,对大公国的作战能力造成重大打击。

1382年,因为脱脱迷失攻陷莫斯科,而莫斯科大公又欠税,因此再命特维尔的米哈伊尔公再任全罗斯大公。米哈伊尔公再组织反莫斯科同盟,并推举梁赞的奥列格大公为盟主。1383年,在霍尔姆斯基的指挥下,特维尔军收复被夺走的卡申银矿。攻占乌格里奇和罗斯托夫。同年特维尔方的重要盟友德米特里·康斯坦丁诺维奇在西征莫斯科期间因病去世。1385年,梁赞大公国在佩列维茨克战役大败莫斯科军队,兵锋直抵莫斯科。在圣谢尔盖·拉多涅日斯基的调解下,双方停战,并在1386年签订和约。1387年5月17日,莫斯科军队第二次攻陷特维尔,米哈伊尔公投降,特维尔领地在和谈中遭受大规模削封,从此失去与莫斯科大公国争霸的能力。

商业化时期编辑

第二次特维尔-莫斯科战争后,特维尔大公国国力急剧衰颓,大公国人口降至不足百万。米哈伊尔二世在1389年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去世后曾经一度打算想起兵反叛,遭到长子三子及军务总管伊凡·霍尔姆斯基的反对而作罢。他命三子伊凡·米哈伊洛维奇代他前往莫斯科向新大公瓦西里一世宣誓效忠,同时封主战的四子鲍里斯到卡申领地,卡申理论上是公国继承人的领地。米哈伊尔二世晚年行事乖张,暴躁易怒,臣下封臣无不惊惶。1395年,因为米哈伊尔大公有意换储,大公三子伊凡·米哈伊洛维奇发动政变推翻父亲,将他软禁在一座塔上,其弟鲍里斯也被软禁,鲍里斯软禁期间意外从高处坠下跌死。后来米哈伊尔二世曾经一度与外通讯,希望发动政变夺回权力,伊凡·米哈伊洛维奇因此将父亲软禁至密室。米哈伊尔二世在软禁三年後病亡,享年66岁,在当时是高寿,但是民众对他的观感不佳,因为他正正为公国人民带来了战争和破坏,加之继承者伊凡公亦因数年前的政变的立场,不希望父亲有太多的纪念仪式,因此米哈伊尔二世的葬礼一切从简。

米哈伊尔二世死后,伊凡公向莫斯科大公宣誓效忠,伊凡公同时期的主要对手是诺夫哥罗德的卢格维尼公,作为瓦西里一世之封臣,伊凡公多次向北方出兵协助瓦西里大公取回诺夫哥罗德大公位。伊凡公本人又是维托夫特大公之妹婿,因此与两国外交上都有便利。处于两国之间的特维尔大公国成为莫斯科立陶宛两大国的重要商贸地,因此伊凡公采用重视贸易的政策,特维尔商人从罗斯地区买入原材料,转手卖到立陶宛、诺夫哥罗德阿斯特拉罕,又从这些国家买入奢侈品如香料玛瑙珍珠乳香。同时寻找特维尔制造产品的新市场,藉以提高特维尔手工业者生产的需求。目前已知特维尔主要出口成品有陶器纺织物甲冑武器铁锭小麦腌肉干奶酪葡萄酒等等。伊凡公下令在各主要城镇设立工匠街,招揽能工巧匠予以重赏。工匠生产出的产品由大公官廷名义采购,再转销至其他地方。

伊凡公认为河道疏通有助促进商贸和农业灌溉,因此大量开河,疏通河道,拓宽河川,挖掘河床。但因为伊凡公是根据服役义务免费征召人民挖河,且短期收益近乎没有,因此人民不是太愿意参与,一直是农闲时才挖几段,直至其孙快乐的鲍里斯在位时期的1438年,历时近三十年,整个河道拓展工程才基本完工。但从此之后,特维尔大公国内布满河川,大大节省了运输成本。同时因为此项水利工程,耕地的灌溉问题近乎解决,耕地密度大大增加,直到1445年,全公国耕地面积达到2万平方公里,以耕地与领地面积比是当时罗斯各公国之冠。而且因为河道增加,大量运用水车,大大节省了人力和畜力的使用。

1422年,特维尔没有自己的货币,平日对外贸易只能以银锭换回掺了杂质的外国货币,令白银大举外流。伊凡公派遣一个十四人使节团去西方各国学习造币技术,使节团回国后制造出特维尔大公国自家的货币特维尔格罗申,最早的作用在于赏赐臣下和作为纪念币使用。目前史学界认为特维尔格罗申更多的是一种记帐货币,用以折算各种成色不同的贵金属,但至少特维尔继梁赞、加利西亚-沃里尼亚、诺夫哥罗德和莫斯科外,成为第五个也是最后一个脱离格里夫纳货币体系的公国。在伊凡大公在位晚期,特维尔格罗申还没有发挥出货币的作用[2]

伊凡公的统治被史学家普遍认为是良善的统治,他的政治操守良好,不随意背叛同盟,守诺重义。其统治也再次充实了特维尔大公国的国力,但同时也导致了服役贵族的社会地位大大降低,引起阶级矛盾。1425年,特维尔爆发腺鼠疫,三代大公在一年内先后去世。由伊凡公之孙儿快乐的鲍里斯继特维尔大公位。

领地没收至灭亡编辑

快乐的鲍里斯沿用祖父的重商政策,他因为莫斯科大公国内战爆发,暗中派商队向加利奇系一方资助物资,其中一次因商队行经可疑而被莫斯科方拘禁,严刑拷问之下商队头领供出幕后黑手,莫斯科方向特维尔问罪,结果特维尔大公国被迫再割杜布纳,霍尔姆等领地予莫斯科大公国以平息纷争。快乐的鲍里斯亲自前往莫斯科谢罪,其举止端正,谈吐文雅为莫斯科宫廷各波雅尔留下良好印象。莫斯科方愿意接受其辩解,认为只是少数特维尔贵族的独断,并不是特维尔大公本人打算造反。根据史学家 沃罗比夫的考古结果,快乐的鲍里斯仍然暗地资助加利奇方两头下注。快乐的鲍里斯因私生活奢侈淫乱,屡屡被教会人士斥责。但其治国水平可以从粮产量与人口增长看出,在他统治期间粮产量增加30%,人口增加20%多。而且成功令国家接近二十年不进行任何战争,即便有战争也是较低烈度的战事,为公国创造了一个良好的生产和商业环境。

1446年,莫斯科新大公舍米亚卡强迫特维尔参加反对莫斯科宗系的内战,同年特维尔军即被瓦西里二世派兵击溃叛乱,瓦西里二世因为舍米亚卡的武力威胁亦无力向特维尔问责,因此原谅特维尔的叛乱。1447年立陶宛大公卡齐米日四世入侵莫斯科控制的勒热夫领地,特维尔军出兵协助莫斯科夺回,并一直实控至1460年。快乐的鲍里斯在位期间将公国的执政重点大辐度偏向文艺与商业,武备近乎废驰。贵族为了维持体面,生活成本大大上升,费族因此为了维持生活向商人借款。商人依靠贵族债务在公国内形成影响力。快乐的鲍里斯放任商人垄断,在其他公国基本是禁止高利贷的,但在特维尔公国内却完全相反,债权人的利益得到充分保障。他晚年派遣商人阿发那西·尼吉丁印度去寻找钻石,尼吉丁未及出发鲍里斯公已经病亡,尼吉丁之后成功抵达印度,并写下了三海游记。1461年,快乐的鲍里斯去世,只留下8岁的合法继承人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1462年,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以惩罚特维尔人经常政治投机为由,以宗主及鲍里斯公女婿身份削减特维尔领地转封予其长子小伊凡。只留下特维尔城卡申银矿和祖布佐夫三地予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因为小伊凡是幼主米哈伊尔的外甥及推定继承人。此举名义上只是领地置换,特维尔大公多了一位大封臣,此封臣也同时是宗主的储君。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的统治相当稳定,因为其在位早期仍然拥有卡申银矿的利益,特维尔大公国几十年累积的大量资源也集中在特维尔。1471年,伊凡三世质疑特维尔是否在第二次莫斯科—诺夫哥罗德战争中有勾结立陶宛人反对他的统治。于是沒收卡申银矿和祖布佐夫镇,并下令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进贡大半财产。1485年2月10日,伊凡三世指责特维尔大公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阴谋勾结立陶宛人和波兰人叛乱,同年9月10日攻陷特维尔,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流亡立陶宛,大公国灭亡。

疆域及行政区划编辑

特维尔大公国疆域在存在的三个世纪间大部分时间都比今天的俄罗斯联邦特维尔州更大,1304年大公国创立时已经拥有12万平方公里领土,1309年与莫斯科瓜分苏兹达尔公国后,向西北扩张,领土扩增至18万平方公里。 1322年为大公国领土最大的年份,推算达26万平方公里,囊括原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尔大公国近八成五的领地,另加上斯摩棱斯克公国勒热夫领地以及原属诺夫哥罗德共和国南部的大片领土。

公国之下有县(Уезд)和乡(Волость)两级行政规划,一般而言,县是由王公指派儿子或贵族出任管理者,乡是由乡长自治。因此乡一级由地方豪强地主垄断政权,而县一级则是由军事贵族垄断政权。

人口编辑

特维尔大公国一直都是古罗斯人口大国,自1304年大公国立国以来长期人口超过百万,在古罗斯国家中只有特维尔与莫斯科两大国可以长期维持超过百万人口。1304年推估人口约1,490,000人,误差值±6,000,1322年大公国疆域达到峰值,人口接近约2,000,000人,误差值±8,000,1327年大公国解体,失去明确统计数字。1338年,莫斯科大公伊凡一世导入户籍制,前特维尔大公国诸公国人口约340,000户。以一户五口算约1,700,000。1350年,新王公瓦西里·米哈伊洛维奇在公国东部领地普查户口,因为内战仍在进行,不清楚具体户数,直至1352年内战结束后才算出约330,000多户,但同年因为黑死病,大量人口死亡,目前史学界普遍认为公国人口死亡率不低于40%。1355年,瓦西里公再普查人口,户数已降至204,000多户,推估人口仍接近1,000,000人,误差值±100,000,此为特维尔大公国人口的第一个低谷。此后数年因为军事扩张和移民增加稳步上升,直到营建鲍里索格布斯基大教堂的时候,瓦西里公时隔10年再普查,且因为乡兵制的推行首次从千位数精确至个位数,户数已回升至305,912户,推估人口约1,529,000,误差值±1,000。同时期的莫斯科大公国因为饱经战乱和混乱的政治,人口推估约1,462,000,误差值±6,000。因此可以说特维尔大公国在短暂的时间内,再次成为古罗斯人口第一大国。1368年虽有内乱,但总体来说内乱影响有限,战乱期间特维尔人口仍然有增长。1370年与莫斯科大公国战争白热化,因为吞并大量莫斯科北部土地,人口理论上有增长,但因为战争期间两公国并无空闲进行人口普查,因此沃罗比夫以税册作一个粗略估计,因为战争需要大量金钱,统治者必须征税才能维持开支,因此可以通过谁交税来了解大概人口状况。但因为军事贵族和教士免税,需要同时辅以战前人口数据作对比。推估1371年莫斯科围城战前大公国人口约1,800,000人,误差值±80,000。此为大公国人口第二个高峰,从此之后因战事失利人口再也没有超过此数。1375年,战争结束时米哈伊尔二世大公下令人口再普查,户数已降至269,912户,1387年,米哈伊尔二世大公叛乱失败,遭受大规模削封,人口剧减至180,842户,推估人口约904,000人,误差值±3,000。是大公国人口首度降至百万人以下。

此后公国固定10年一次普查,1397年,183,471户;1407年,189,154户;1417年,194,790户;1427年,人口达到203,464户。回到二十万户的水平,次年即1428年因特维尔的鲍里斯大公卷入资助莫斯科大公叔父尤里·德米特里耶维奇叛乱的逆谋案,再遭削封。按1427年数据,被没收领地的户数约15,076户,约剩188,388户。1437年十年后因公国经济繁荣,人口回升至205,595户。1447年并无普查,按税册人口并没有办法得知确切人口,因为此时的税册已与76年前不同,充满各类杂税,也已经不再收人头税,而是以征收间接税为主,以关税和贸易税占大宗。1457年最后一次全公国人口普查,人口达到246,752户,是当时罗斯各公国的第二人口大国,仅次莫斯科大公国的482,563户。1461年鲍里斯公逝,留下8岁幼子。1462年,伊凡三世以惩罚特维尔人经常政治投机为由,以宗主及鲍里斯公女婿身份削减特维尔领地转封予其长子小伊凡。小伊凡领地的户数高达287,396户。留给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领地户数约9,000户,因为米哈伊尔仍持有特维尔大公衔,因此人口数以其领地为准。1471年,因涉嫌勾结立陶宛人叛乱,伊凡大公没收卡申银矿和祖布佐夫,只留下特维尔城予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此时虽然距离大公国灭亡仍有14年,但大公国人口已经不足4万。沃罗比夫指晚期特维尔大公国人口基本在逐步减少,到1485年9月大公国灭亡前夕,公国人口应该约32,000,误差值±1,500。沃罗比夫也指出,特维尔虽亡国,但在1485年莫斯科大公国的550多万人口中,有至少100多万人都是“特维尔人”,占总人口约1/5。是莫斯科大公国内部最大的一个少数群体,特维尔领地仍然是人口密集之地,这个人口分布格局一直持续至俄国混乱时期

特维尔大公国人口表
年份 户数 估算人数
1304年(大公国建立) 298,000户 1,490,000人
1322年(领土最大,第一次人口高峰) 398,500户(估算,含附庸国)
322,100户(估算,不含附庸国)
约2,000,000人(估算,含附庸国)
1355年(大公国复国前夕) 204,000户 约1,020,000(以一户五口算)
1365年 (乡兵制推行后) 305,912户 1,529,000人
1371年 (第二次人口高峰) 360,000户(估算,含附庸国) 估算约1,800,000人
1387年(战败后人口低潮) 180,842户 904,000人
1427年(人口数再次回到百万级) 203,464户 1,017,320人
1457年(第三次人口高峰) 246,752户 1,233,760人
1462年(遭宗主大规模转封) 约9,000户 约45,000人
1485年9月初(大公国灭亡) - 特维尔城人口约32,000
注:本表数据源自维亚切斯拉夫·米哈伊洛维奇·沃罗比夫《特维尔大公国全史》附页3,特维尔人口数据的变化

政治编辑

特维尔大公国中央集权的程度非常低,地方权力非常大,其中地方维彻和教会是其中的代表。特维尔贵族平日基本自治,大公宫廷是不能干涉他们日常的行政的。特维尔大公只有四项权力,行政权、司法权、战争权与铸币权,特维尔大公连征税的权利都需要通过杜马确认,囚禁或处决贵族都需要杜马贵族的认同,这种政治制度虽然效率不彰,但是行政成本却非常低。特维尔大公国的权力结构是贵族合议制,权力掌握在核心的贵族杜马之手。总管分别管理军事财政和内务三大项共9位总管,总管一般会垂直兼任。一般而言一位贵族最多只能兼任两职。由于这种政治制度的制衡,特维尔大公需要有一定的权术才可以握有事实上的权力。这一点是与高度中央集权的莫斯科大公国与梁赞大公国形成强烈对比。

贵族杜马编辑

贵族杜马由王公和波雅尔组成,当中大公会面见的贵族仅12至20多位,其中9位是总管,可视为类似后世沙皇的内阁。但与内阁不同的是,总管可以动议否决大公的决策,只需超过5位总管支持即可否决,对公权形成制衡。9位总管分别是:内务总管、军务总管、财务总管三大項;内务总管包括行政总管、诉讼总管、户籍总管;军务总管包括民兵总管、运输总管、武备总管;财务总管包括税收总管、人事总管、礼仪总管。另有三位主教固定参议政事,分别是特维尔及卡申大主教、霍尔姆主教、托尔若克主教。此12人加上大公本人共13人是贵族杜马的核心,大公可另外选拔其他贵族或僧侣入杜马议事,因此人数常有变动,但核心的13职务自1360年起一直沿用至大公国灭亡。

乡长制编辑

特维尔大公国最有名的就是创设了全罗斯最早的官僚体系,乡长(Старосты)就是大公国最重要的官僚阶层,也是波雅尔贵族对平民行政的主要代理人。具有徵税权及司法裁判权,但死刑和监禁需交由公国法庭审判,仅有罚款,赔偿,仲裁纠纷等轻罪之审判权。因为乡长有以上权利,因此容易以权谋私巧立名目贪污。瓦西里·米哈伊洛维奇大公意识到制度的缺陷,他在1352年开始着手削弱乡长的权力,明订税率。同时将乡长与具自治程度的村社捆绑,乡长必须由邻近各村社推举,村社代表有权向领地王公要求更换乡长。而乡长的拥有的武力受到人民制衡,只要村镇人民有意愿推翻乡长,乡长一般而言无力招架。接下来则视王公的判断,倘若他们认为人民造反合理而非叛逆,一般会事后追认此事是正义行为。但事件要是定性为农民暴动,便会派兵镇压暴乱并直接指派乡长。

乡长之下分为两大系统,分别是城镇和农村,城镇中有镇长,农村中有村长,理论上镇长和村长属於百姓,并非贵族,但阶级上升的可能性仍有,例如通过服役或是捐献钱财。平民是特维尔大公国政治最多人的一个等级,大公国大部分人口都是平民。平民有权参与城镇或农村事务,但出席维彻则需要财产达到某个水平,并且需要抵押一定数量的财产予维彻以作保证。而贫穷的平民可以演说或是通过军事服役换取话语权。一般平民居所是固定在户籍地的,希望离开城镇或农村需要向镇长或村长申请许可,申请人会收到由当局给予的木制令牌,以此作为通行证使用。若不申请许可便私自离开户籍地,可以视为逃户,因逃户无法证明自身身份,将失去平民的权利,依奴隶的待遇处理。奴隶与罗斯诸国相同,都会在身上烙印,以证明此人是个奴隶,奴隶算是财产的一种,因此没有任何政治权利。

经济编辑

农业编辑

特维尔在古代是罗斯重要的粮食生产地,主要是伏尔加河的沃土众多,且灌溉容易,特维尔的土地以俄亩为单位,1俄亩约等于1.09公顷。以私人名义持有1俄亩土地的便是自耕农,自耕农可联合起来组成公社,将私人土地合并到一个农业聚落之下。或将土地出售,与贵族和教堂建立人身依附关系,成为佃农甚至农奴,前者是单纯的土地耕作者,定期向主人进贡部分收成。后者是主人的物件,没有权利,主人只需要提供食宿即可。这是因为季节变化和安全需要,动荡的生产环境导致生产受阻,人民只能放弃土地给贵族提供劳役作战或当佃农换取粮食和人身保护,这称为劳役地租制。古罗斯专家弗·维·卡加诺夫俄语Каргалов, Вадим Викторович认为这促进了封建军事贵族的崛起,因为王公们可以自己从领地上动员兵员,人民的效忠对象变成了直属领主本人而非维彻、大公或城邦[3]

农业是特维尔大公国经济的基础,农民占公国人口的80%以上,伏尔加河两岸的沃土也供养了大量人口,谷物的高产量也使得公国可以出口粮食以作贸易。一般而言谷物在出口至诺夫哥罗德和布良斯克等地前,都需要在打谷场打谷去除谷壳和禾杆后,封入麻袋或木箱,以船只出口。因此一般都会在秋收后立即乘船南下出售谷物,以避开无风季,并在当地越冬后返回,而北上诺夫哥罗德则可顺春季季风。而谷仓也分布在公国的主要都市,如首都特维尔、勒热夫别热茨克等地,谷仓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公共谷仓,由贵族或教士管理,粮食用以赏赐和作战之用。另一种是私人谷仓,是人民集中粮食至一种拱形的泥砖房或棚屋,将晒干或风干的粮食置于其中并密封,主要等待天灾或荒年时用作应急粮食。

奴隶贩卖编辑

奴隶贩卖是特维尔重要的经济来源,因为其在各公国的人口密度和最盛期与莫斯科大公国是唯二超过两百万人口的公国,在太阳极小期的威尔夫极小期(Wolf minimum)最严重的14世纪早期,因为小冰期带来的长期欠收形成慢性饥馑,农民不足以谋生,人民会寻求贵族庇护,卖身为奴。另外是抢夺其他公国人口,王公会默许士兵抢劫财货外也活捉人口,以充实公国劳动力。奴隶一般有三种处理模式:留在特维尔本国以烙铁打上拥有者的烙印;出口至对斯拉夫奴隶需求甚多的鞑靼地方;要求奴隶来源国赎买奴隶。留在本国的奴隶会通常从事重度劳动力工作或卖至妓院,生病和伤残的奴隶价值比牲畜还低,有特殊技艺和健壮貌美的奴隶会比较高价。而且因为抓来的奴隶大多时候都是同一种族同一语言,奴隶被买回后,一般都能很好融入罗斯社会,不像莫斯科在东方抓来的其他种族的奴隶,因此莫斯科人很喜欢购买特维尔奴隶市场的奴隶。

文化编辑

经院文化编辑

在古罗斯文化中,特维尔文化是具有相当代表性的,因为特维尔位於交通要道,与各公国的交流日益紧密形成一个文化熔炉,14世纪中叶兴盛时居民人数约2万人。奥特罗奇修道院是当时特维尔的文艺中心,来自全罗斯各地的手稿和卷轴置于修道院之中。也收藏大量来自希腊的历史与教会文献。

礼仪编辑

特维尔大公国是一个非常注重礼仪的公国,其礼仪复杂度相比其他古罗斯国家复杂。首先是等级划分的礼仪,身份低的人必须向身份高的人行礼,平民见到乡长要行躬身礼,对高一级等的县长或贵族必须行屈膝礼,对更高一等级的王公要行屈膝及躬身礼。如此类推,贵族只需对王公行屈膝礼,对最高等级的大公行屈膝及躬身礼。任何贵族对大主教都需要行吻指环礼,对同等级出身的贵族神职人员需要以左手按胸,以右手相握互称弟兄,对下级僧侣不需行礼,只需要接受僧侣的祝福后回应也愿上帝祝福你即可。贵族之间行礼需要回礼,一般而言由上对下的回礼是点头,贵族之间需要互相点头。送礼物的回礼也需要以等级来判断,向更高级的贵族回礼必须要比对方赠送的礼物价值高,对下则不需要。切尔内绍夫认为这涉及中世纪的荣誉观,尊敬比自己高级的人士可以显露出自己的教养,因为等级低的人不需守礼,所以他们是粗野的野蛮人,但身为贵族必须知晓礼节以及自已的身份地位,并需要显露与表现自然的贵族气质,因此特维尔贵族的礼仪极为繁琐。

特维尔贵族将敬意以形式主义的方式表达,对任何事务都有一套次序,大公在王公之前,多封地的王公在少封地的王公之前,老人在年轻人之前,男人在女人之前等等。穿衣也有等级之分,大公可以穿红袍子,王公不可以穿红袍子,县长只能穿黄袍子,一般贵族只能穿灰袍子或不染色的袍子,平民不能穿任何袍子。大公和王公有缀带(Райская) 缀带上有领地纹章和王公的姓名。平民不得直呼贵族父名与名讳,要是直呼王公名讳属不敬,可以立斩。平民对王公就称为王公,对贵族可以说对方是何地的贵族。例如一位平民对别热茨克领地埃雷西村名为瓦西里的贵族领主,平民应该称呼他为尊贵的瓦西里·埃雷西斯基大人,对别热茨克王公称为尊贵的王公,不可以称任何名讳。沃罗比夫考察了超过五百卷十五世纪早期的礼仪卷轴,得出的结论是特维尔官廷礼仪的专用语默认特维尔人之间并没有平等关系,领地大小年龄财富等等都是可以比较的,只要一比较之下就很容易分清楚上下关系,就算出现两位贵族领地面积相同,年龄相同的个案,也可以根据职务高低,服役时间长短分出谁地位更高。沃罗比夫指出在早期贵族社会中有积极意义,因为礼仪与社会地位绑定,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位置,容易维持社会秩序,动员人手;举止必须恰当,功劳多才能成为一位荣誉的贵族。晚期特维尔贵族则流于病态的形式主义,争相炫富,以奢侈为荣。他们花在官廷礼仪和赠礼的时间比祖先多得多,因为相比监督领地生产,在官廷中谋求赏赐的潜在回报更多。

荣誉观编辑

特维尔人的荣誉观也与其他罗斯公国相距甚大,最大的特色是特维尔人并不尚愚忠,认为人必定有自身价值,不需要盲目效忠王公,唯一的主子乃是耶和华。梁赞人鼓励为大公而死,莫斯科人作战而死是无上的荣誉,特维尔人认为这么死去并没有价值。《罗戈日斯基编年史》中曾经举例说一个房子破烂不能修复,最好的方式是拆毁重建而不是继续加固。因此特维尔人有相当强的自主意识和批判思维,甚至米哈伊尔二世大公自比特维尔为罗斯的雅典,莫斯科和梁赞等尚武公国则是罗斯的斯巴达,野蛮而落后。

社会编辑

尽管特维尔大公国的社会集权程度低,也没有太多阶级冲突,但仍然是一个不平等的社会,自由民与奴隶之间的鸿沟始终无法跨越。但特维尔大公国确实为自由民提供了社会流动的可能性,自由民可以通过担任事务官而身居要位。部份生活条件较为优渥的自由民子弟可以因为自身的办事能力或文化修养受封为贵族,这在等级制度森严的莫斯科大公国是不可能办到的。特维尔大公国的王公们普遍也自律甚严,并没有太多奢侈荒唐之举,因此社会长期相对其他公国稳定。阶级矛盾最严重的始终是奴隶问题,奴隶怠工反抗主人常见于《罗戈日斯基编年史》,因特维尔大公国需要大量人力耕地和修河,伏尔加河退潮后是每年一度的耕作季节,为了降低生产成本和提升生产量,大量的奴隶是不可或缺的,男性可以用以耕作,女性可以协助打谷或将纤维纺成布匹和织物。但随生产技术的不断提升,人口日渐增多,养活奴隶的成本大辐增加,生产效益并不明显。最重要的是奴隶人口上升也令他们有更大的话语权,因为特维尔奴隶大部分都并非异教外族而是罗斯人,他们质疑为何正教罗斯兄弟要奴役同为正教徒的罗斯兄弟。切尔内绍夫认为,在14世纪60年代奴隶已经占了公国人口约16%,几乎肯定已经到了临界点,只不过因为公国一连串的军事胜利带来的利益,及战后领地的丧失,延缓了问题爆发的时间。伊凡·米哈伊洛维奇大公面对奴隶日益增多的问题,最直接的方式是鼓励人们卖掉多馀的奴隶给鞑靼人,其次,他推行庄园领主制,将奴隶有限度转变为依附在土地上的农奴。另外又将村社与农奴制结合,允许奴隶自组村社,与自由民的村社区隔。将奴隶村社的效忠者转变为大公本人。此三种方法成功消除了日益矛盾的社会危机,但是影响深远。莫斯科大公国在15世纪晚期也一度打算整合进莫斯科的农奴制,但不成功,因为在特维尔自由民看来,这就是让他们为奴。在特维尔奴隶看来,这就是取消他们的自治权。中世纪特维尔大公国的奴隶问题造成的社会分化要到17世纪《1649年全民法典》执行后明确订定各阶层身份地位后才得以平息。

参考文献编辑

  1. ^ Носовский Г. А, ФоменкоПономарев А. Н. Русь. Подлинная история Великой Русско-Ордынской Средневековой Империи. Москва: АСТ俄语АСТ (издательство). 2017: 132 (俄语). 
  2. ^ Клюг Э. С. Княжество Тверское (1247-1485 гг.). Тверь: Редакционно-издательская фирма. 1994: 333-335 (俄语). 
  3. ^ Каргалов В. В. Свержение монголо-татарского ига.. Москва: Просвещение. 1973: 186,189 (俄语). 

引用编辑

书籍编辑

  • Клюг Э. Княжество Тверское (1247—1485 гг.). Тверь: РИФ ("Редакционно-издательская фирма"). 1994. ISBN 5-85543-004-9 (俄语). 
  • Чернышов А. В. Очерки по истории Тверского княжества XIII-XV вв. Тверь: Твер. учен. арх комис. 1996. ISBN 5-85067-011-4 (俄语). 
  • Борзаковский В. С. История Тверского княжества. Тверь: Изд. фирма "ЛЕАН". 2002. ISBN 5-85929-003-9 (俄语). 
  • Монин М. А. Планета Тверь [Текст] : культура Тверского княжества периода независимости (1247-1485 гг.). Москва: Спутник+. 2016. ISBN 978-5-9973-3982-1 (俄语). 
  • Воробьев В. М. История Тверского края с древнейших времён до конца XVII века. Москва: Русское слово. 2020. ISBN 978-5-533-01199-0 (俄语). 

论文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