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樹調查記

玉树调查记》,原稱《玉树土司调查记》,是中華民國地理學家周希武青海玉樹地區川邊的地方志與調查報告書。

《玉樹土司調查記》封面,由姚明煇題。

成書编辑

1913年11月,西姆拉會議英政府代表亨利·麥克馬洪提出劃分內藏、外藏界線,中華民國北京政府代表陳貽范迫于壓力在草約上簽字,但拒絕在正約上簽字。川邊經略使尹昌衡趁此機越界掠夺,謂青海玉樹隆慶地區(治今囊謙)為“化外之民”,命令北路征藏部隊在隆慶地區“強索供給,該族以均官兵,勉行支應”,同時又遞電北洋政府“謂隆慶二十五族報效投誠,願歸川管”,北洋政府昧於一地兩名,宣布“隆慶歸四川,玉樹歸甘肅”的錯誤決定,導致川隴爭界糾紛。

四川各縣知事遙相呼應,極力主張擴大川邊領地。此事一現端倪,即遭到時任西寧鎮總兵馬麒極力反對,川隴爭界糾紛便由此而拉開序幕,導致民族衝突。護理甘肅都督張炳華袒護川邊,使雙方糾紛引向更加複雜[1]

對此,北洋政府特令甘肅邊關、忠武军统领周务学为勘查甘川边界委员,以甘肃第四中学校长周希武、肃州征收局长梁耀宗、边关道尹公署科员王致中及测绘员牛载坤等为随员[2][3],1914年8月從蘭州出發經西寧前往玉樹,11月到達結古後即投入緊張的調查工作,牛載坤復沖寒冒雪,遍歷各族,測繪地圖﹔周希武則訪問長老,參考圖志。周務學以《查勘玉樹界務報告》並附玉樹二十五族一覽表,呈報北洋政府。

1915年5月9日,北洋政府根據該團隊報告,正式糾正原先錯誤決定,重新做出玉樹仍歸甘肅管轄的決定[1][4]

事後,周希武將所有調查報告爬梳整理,寫出《玉樹調查記》,並附上记述沿途见闻及史地沿革的《宁海纪行》[5],於1920年上海商務印書館出版[6]

內容编辑

周希武在此著作言:“以为经略青海之嚆矢,并以质世之留心边事者。”,為前人不曾创修的第一部图文并茂的边舆地方志,为研究青海藏族史者提供了极其宝贵的参考资料[5]。該書也較為詳細地記載瀾滄江的源頭及周圍水流情況,「瀾滄江上流有二源:北曰雜曲河,南曰邪穆曲河」,為後人留下極為寶貴的資料[7]

除記錄地方志外,此書也說明此次川隴糾紛的緣由、性質以及後果,對川軍劣跡和玉樹百姓不願歸川的願望等方面作全面陳述[8][9][10][11],為北洋政府重新認識和瞭解此次糾紛,並做出正確決策有非常重要的作用[1]

評價编辑

  • 林傳甲:“诚大中华青海地理志之蓝本也[5]。”
  • 佐藤长所著《清代青海拉萨间的道路》一书中,多处引用周希武的记述,评价甚高[5]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桑丁才仁:〈民國初期川隴兩省就隆慶(囊謙)歸屬問題所引發的糾紛〉,《中國藏學》,2007年,第一期[永久失效連結]
  2. ^ 马忠:〈黎丹与青海〉,青海頻道,2009-11-13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11-01.
  3. ^ 王文元. 一九一四年,一次影响深远的玉树之行. 蘭州晨報. 2011-05-20: C07 [2012-01-18] (中文(中国大陆)). [永久失效連結]
  4. ^ 玉樹藏族自治州地方志編纂委員會. 玉樹州志. 中國: 三秦出版社. 2005-05. ISBN 7-80628-921-6 (中文(简体)). 
  5. ^ 5.0 5.1 5.2 5.3 5.4 周宜逵:〈一位献身青海的陇南名士〉, 青海頻道, 2009-11-13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3-04.
  6. ^ 玉樹調查記 - 中國數字方志庫 [永久失效連結]
  7. ^ 〈澜沧江无源之水?〉,《中国国家地理》2006年第03期, 2006-03-15. [2013-0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09). 
  8. ^ 《玉树调查记》:「囊謙又稱昂欠,又稱南稱,又稱隆慶,皆一音之轉,川邊所以謂為隆慶二十五族也。」
  9. ^ 《玉树调查记》:「學務過巴顏山後,沿途所見番目,莫不泣訴川軍苛索之狀。及抵結古後,接見各族百戶,復痛述供億不堪之狀﹔學務詳加考察,均確鑿有據。」
  10. ^ 《玉树调查记》:「且兵弁之騷擾有限,而無業游惰假兵弁之名,魚肉番民者,到處皆是。今番人極恨川軍,已成水火之勢。近來迭據各百戶密呈,誓死不願歸川,且揚言歸甘不收,即行投藏。」
  11. ^ 《玉树调查记》:「今番不從川,而川必欲強為管理,且恐激成意外之變,轉重國家以西顧之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