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王小波、李顺起义

王小波、李顺起义发生在北宋初期。因蜀地赋税过重,当地农民王小波以“均贫富”为口号率众起义,此后不久王小波战死,由李顺接管起义队伍并一度攻下成都,並在成都及其周邊範圍建立了李蜀政權。但由于后期出现重大指挥失误等多方面原因,起义最终失败。[1]

王小波、李顺起义
日期993年二月至995年二月
地点
北宋巴蜀等地
结果 起义失败
李蜀政權滅亡
参战方
李蜀 北宋
指挥官与领导者
王小波 
李順 
张馀 
赵光义
王继恩

起义背景编辑

早在孟氏蜀国时期,由于四川盆地本身十分富饶,后蜀的国库也日益充盈起来。后蜀被灭的时候,其国库悉数被收缴。[注 1]此后当地的主要官员为了刮地皮,除了在成都收取常规赋税之外,还置办了博买务,当地居民所有的纺织品不许商旅私自买卖,全部由官方统一“收买”,名为收买实为征收,每次收走的纺织物都有定额,有的时候甚至会在原来的定额上翻番,而负责征收的官吏又会将每次征收的数量计算得极为清楚。[注 2]蜀地原本就不是很开阔,而且人口众多,种地显然无法满足生活需求,处于社会底层的农民也就越来越贫困,而这时有些商家还把粮食低价买进高价卖出[注 3],彻底断了一部分人的生活来源。

起义经过编辑

王小波统率时期编辑

993年2月,青城县农民王小波聚众起义,声称:“我最讨厌的就是贫富不均,今天为你们均贫富!”[注 4]大批贫民开始追随王小波,这群人攻打并劫掠了邛州蜀州的多个县。[注 5]

当月,王小波率众攻打彭山县,彭山县令齐元振率兵抵抗,被王小波杀掉[注 6]。由于齐元振素有恶名,恣意蛮横,贪得无厌,还通过卑劣的手段获得了北宋朝廷的提拔[注 7],王小波因此将其钱财全部散掉之后,将齐元振的肚子剖开,里面塞满钱币。此后王小波的队伍越来越壮大。[注 8]

在袭击了多个县城之后,当年12月,西川都巡检使张玘与王小波的起义军在江源县境内交战。在战斗中张玘一箭射中王小波的额头,导致王小波不治身亡。但张玘也在战斗中被起义军杀死[注 9]。张玘死后,其麾下数百人投奔转运使樊知古,但是樊知古并没有收纳这些人,任由他们四散逃窜。[注 10]

王小波战死后,众人推举王小波的同党李顺为起义军头领[注 11]。此后的起义军已经由开始的几百人发展至几万人,并攻陷了蜀州和邛州,杀掉了大批当地官吏。[注 12]

李顺统率时期编辑

李顺当上起义军头领之后,994年1月,东上閤门使郭载正受朝廷指派前往成都,当他走到梓州的时候,有人以起义军马上就要攻陷成都为由,劝说郭载在梓州呆几天,遭到了郭载的怒斥。[注 13]李顺率军攻打成都西城门,失败之后转攻汉州彭州,全部攻陷。[注 14]郭载入城之后,起义军对成都的攻势更加猛烈,几天后成都被攻陷,郭载和樊知古率余部突围至梓州。[注 15]李顺在占领了成都之后,自称大蜀王,改元应运,派兵四处劫掠,向北最远抵达剑门关,向南最远抵达巫峡,在这个范围内的郡县全部遭到了劫掠。[注 16]

李顺占据成都四天后,赵光义命令时任昭宣使、河州团练使王继恩为西川招安使,穿过秦岭,立刻前往讨伐起义军,是为北路军。[注 17]

2月,赵光义派少府少监雷有终、监察御史裴庄为峡路随军转运使,工部郎中刘锡、职方员外郎周渭为峡路西到西川随军转运使,马步军都军头王杲率部直扑剑门,崇仪使尹元率部由从长江逆流而上攻打起义军,是为南路军。以上所有部队全部听从王继恩调遣。[注 18]

李顺派几千名起义军向北攻打剑门关,此时的剑门关总共才几百名毫无斗志的宋军,剑门关都监上官正在对士兵进行了动员之后,率将士们守关。[注 19]此时从成都跑出来的监军宿翰带着自己的部队进驻剑门关,与上官正部合兵,击败起义军,几千人的起义军只剩下了三百人逃回成都。而当了皇帝的李顺认为这群人会扰乱军心,于是将这三百名起义军在成都城东门外斩首。[注 20]这场战役的胜利彻底解决了宋军在栈道上的后顾之忧,几天后,上官正获封剑州刺史,担任剑门关兵马部署;宿翰获封昭州刺史。[注 21]

李顺派自己的同党相贵二十万大军攻打梓州[注 22],但梓州早已被守将张雍加固,准备了大量的防守器械,募集了四千多名强兵。他还向朝廷求增兵,并把城墙来不及修复的梓州子城外面围了一大圈的护城河。在此期间,张雍还接收了此前独自率领十州的兵力围攻成都未果的卢斌,让其一起守城。[注 23]

当起义军到达的时候,卢斌冲出城和起义军作战,起义军搭梯子攻城,张雍下令用石头把梯子砸碎,同时用火箭攻击起义军,迫使起义军暂停攻城。[注 24]起义军随即转攻城墙西北角,张雍让一部分军队列于东门内,使得起义军的侦察兵误以为张雍要亲自率军出城作战,于是就在州城东侧设伏。张雍随即派几百名敢死队把西北角的攻城器械清理干净。[注 25]一天北风骤起,起义军借风势纵火,并乘乱攻城,没有成功。城内守将之一,节度推官陈世卿擅长射箭,守城时曾经独中上百名起义军。他喝止了一些守城官兵的退却行为,同时向张雍献策求援兵,被张雍采纳。[注 26]

4月,王继恩入蜀,在研口寨率部击破起义军,此后宋军越过青强岭,剑州平定。[注 27]

4月底,王继恩于柳池驿击破起义军五千人部队。南路军方面,三千名起义军攻打广安军,[注 28]一边击鼓制造噪音,一边放火扰乱视线。宋军上下乱作一团,而只有雷有终很镇定。当起义军合围之后,雷有终引出埋伏在外面的宋军对起义军前后夹击,起义军大乱,被火烧死的和掉进水里淹死的不计其数。[注 29]

5月,王继恩攻克锦州;王继恩的部下曹习分兵从葭萌关奔赴老溪,击破起义军上万人,阆州平复;巡检使胡正远平复巴州。[注 30]

这时候起义军对梓州的攻城战已经持续了八十多天仍旧毫无进展。王继恩在向成都进发的同时,派遣部将石知容率几千人前来支援,起义军见势立刻撤退。[注 31]卢斌趁机从城内率军追击,俘虏两万余人,击破数万人。卢斌等人又继续率部前进,顺势解了阆州之围,斩杀了三千多人,进而继续平复了蓬州[注 32]

当月,王继恩率大军攻打成都城,没过多久就攻打成功,起义军人数虽然多达十余万人,但仍然被击败,其中三万人战死。李顺被活捉[注 33],十八天后,李顺等八名起义军头领在凤翔被杀。[注 34]此后起义军首领变成了张馀。而成都城在被平复之后,没多久就被降格成了益州[注 35]

张馀统帅时期编辑

虽然王继恩平复了成都,但是城门十里地开外还是起义军的地盘。张馀成为起义军主帅之后,重新聚集起了上万人的队伍,攻陷了嘉州戎州泸州渝州涪州忠州万州开州八个州城,开州监军秦传序在城破之后自焚而死。[注 36]

起义军趁势攻打夔州,在城外西津口列阵,箭矢和飞石如雨点一般砸在城墙上。之前被赵光义派遣前往夔州的白继赟在起义军忙着攻城的时候来到夔州,并在不久之后与宋军将领解守容率部对城外的起义军发动突袭,起义军被击溃,阵亡两万多人,尸骨堆满了江水,并把江水染得血红。[注 37]

6月,南路军在广安军再次击破起义军,并在嘉陵江口击败了起义军将领张罕率领的两万人部队,随即在合州再次击败起义军,抓获了大批俘虏。[注 38]

当月,起义军攻打陵州。守将张旦拉来民兵击溃了起义军,阵斩五千余人。[注 39]

王继恩手握重兵,却在占领了成都之后每天吃喝玩乐,很多州城县城得而复失。[注 40]于是乎赵光义在当年8月派参知政事赵昌言前去督战,并且给他调配所有王继恩部下的权力。[注 41]

同样是8月,南路军击败张馀所率领的起义军,恢复云安军建制。[注 42]

九月,赵光义派张咏前往益州做知州,实则让其前去督战。[注 43]张咏到达益州之后,解决了军队内一直拖着不管的军粮问题,同时敦促王继恩继续讨贼。在张咏的敦促和前来传达赵光义谕令的卫绍钦的共同压力之下,王继恩开始继续清理起义军,卫绍钦率军连续与起义军交战,获胜之后直取蜀州。[注 44]

张咏不顾王继恩的反对,让被俘虏的起义军返回原籍从新做农民。王继恩不服,被张咏以理驳斥。[注 45]而王继恩帐下有士兵劫掠民财,张咏指示让当地人就地解决掉这些抢劫犯。于是乎宋军再也没有趁火打劫的士兵,人人都开始自律。[注 46]

九月底,西川行营指挥使张嶙杀掉了他的手下王文寿,投靠了起义军;结果其部下在被招安之后反过来砍了张嶙的脑袋,返回了宋军阵营。[注 47]

10月,邛州平复。[注 48]

11月,起义军攻打眉州,被宿翰等率军击退。[注 49]

996年2月,宿翰等率军平复嘉州,起义军士兵们将张馀的脑袋砍下,送到了宋军行营。[注 50]起义军全军覆没,起义彻底失败。

失败原因编辑

起义军在占据了成都之后并没有重点攻打要冲城池,而是转攻一些类似于梓州之类的并非重地的位置;而且他们从一开始的提出均贫富的农民起义军到后来完全蜕变成了一群土匪,所过之处无不劫掠,失去民心也是原因之一。加上完全没有系统的训练,起义军战斗力严重不足,使得他们在对抗宋军的正规部队的时候完全处于下风。[來源請求]

后续影响编辑

这次起义之后,成都又爆发了兵变。此后北宋鲜有农民起义出现,而北宋的主要战场上的对手剩下了了随后出现的西夏,以及直到澶渊之盟才最终和解的辽朝。[來源請求]

注释编辑

  1.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六·淳化四年》:蜀土富饶,孟氏割据,府库益充溢。及王师平蜀,孟氏所储,悉归内府。
  2.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六·淳化四年》:后言事者竞起功利,成都除常赋外,更置博买务。诸郡课民织作,禁商旅不得私市布帛,日进上供又倍其常数,司计之吏,析及秋毫。
  3.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六·淳化四年》:蜀地狭民调,耕稼不足以给,由是小民贫困,兼并者复籴贱贩贵以夺其利。
  4.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六·淳化四年》:青城县民王小波,聚徒众,起而为乱,谓众曰:“吾疾贫富不均,今为汝均之!”
  5.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六·淳化四年》:贫民多来附者,遂攻掠邛、蜀诸县。
  6.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六·淳化四年》:是月,寇彭山,县令齐元振率兵拒之,为小波所杀。
  7.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六·淳化四年》:初,秘书丞张枢使蜀,奏官吏不法者百馀人,多坐黜免,独称元振清白强干,朝廷赐玺书奖谕。元振实贪暴,既受诏,益恣横,受赇得金帛,多寄民家。
  8.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六·淳化四年》:小波知民怨怒,因袭杀之,散其金帛,剖元振腹,实以钱刀,盖恶其诛求之无厌也。贼党由是愈炽。
  9.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四年》:十二月,戊申,西川都巡检使张玘,与王小波战于江源县。玘射中小波额,既而玘为小波所杀,小波亦病创死,……
  10.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四年》:张玘之死也,其麾下兵四百馀人奔归西川,转运使樊知古不受,纵使亡去,……
  11.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四年》:众推其党李顺为帅。
  12.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四年》:……贼势由是日盛,众至数万,攻陷蜀、邛诸州,杀官吏无数。
  13.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李顺构乱,东上閤门使郭载受命知成都,行至梓州,有日者潜告载曰:“成都必陷,公往亦当受祸,少留数日则可免。”载怒曰:“天子诏吾领方面,阽危之际,岂敢迁延!”遂行。
  14.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先是李顺引众攻成都,烧西郭门,不利,去攻汉州、彭州,连陷之。
  15.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载既入城,贼攻愈急。己巳,城陷,载与转运使樊知古斩关而出,帅馀众奔梓州。
  16.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李顺入据成都,僭号大蜀王,改元曰应运,遣兵四出侵掠,北抵剑关,南距巫峡,郡邑皆被其害。
  17.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甲戌,帝始闻李顺攻劫剑南诸州,命昭宣使、河州团练使王继恩为西川招安使,率兵讨之,军事委继恩制置,不从中覆。
  18.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甲申朔,帝始闻成都陷,召宰相谓曰:“岂料贼势猖炽如此,忍令陇、蜀之民陷于涂炭!朕当部分军马,旦夕讨平之。”遂命少府少监雷有终、监察御史裴庄并为峡路随军转运使,工部郎中刘锡、职方员外郎周渭为峡路西至西川随军转运使,马步军都军头王杲帅兵趋剑门,崇仪使尹元帅兵由峡路以进,并受招安使王继恩节度。
  19.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李顺分遣数千众北攻剑门,剑门疲兵才数百,都监开封上官正奋厉士卒,出御之。
  20.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会成都监军宿翰领麾下投剑门,适与正兵合,遂迎击贼众,大破之,斩馘几尽;馀三百人奔还成都,顺怒其惊众,悉命斩于东门外。
  21.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初,朝廷深以栈路为忧,正等力战破贼,自是阁道无壅。甲辰,以正为剑州刺史,充剑门兵马部署,翰为昭州刺史。
  22.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李顺遣其党相贵帅众二十万来攻
  23.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雍初闻李顺乱西川,即谋为城守计,训练城中兵,又募强勇共四千馀,令官属分主之,辇绵州金帛以实帑藏,销铜钟为箭镝,伐木为竿,纫布为索,守械悉备,遣官请兵于朝。既而斌以十州之众援成都,弗克而还,雍即委以监护之任。子城先为江水所毁,斌谕民掘堑,深丈,引河水注之以环城。
  24.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斌遂突出与贼战,贼大设梯冲,夜攻城,雍命发机石碎之,火箭杂下,贼稍却。
  25.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复治攻具于城西北隅,雍绐曰:“军士趣治装,吾将开东门击贼。”阳遣步骑五百临东门。贼升牛头山瞰城中见之,谓雍必出,乃设伏于山之东隅以待。雍即召敢死士百辈,缒而下,焚其攻具殆尽。
  26.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一日,北风昼晦,贼乘风纵火,急攻北门,雍与斌等领兵据门,立矢石间,固守不动,贼不能进。世卿素善射,当城一面,亲中数百人。贼浸盛,同幕者皆谋自全,世卿正色谓曰:“食君禄,当委身报国,奈何欲避难为它图邪!”亟曰雍曰:“此辈皆怯懦,存之适足惑众,不若遣出求援。”雍从其言。
  27.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壬寅,王继恩言破贼于研口寨,北过青强岭,遂平剑州。
  28.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己酉,王继恩言破贼五千众于柳池驿,峡路行营言贼三千众攻广安军,击走之。
  29.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进至广安军,贼众奄至,鼓噪举火;士伍恐惧,有终安坐栉发,神气自若。贼既合围,有终引奇兵出其后击之,贼惊扰,赴水火死者无算。
  30.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五月,甲寅,王继恩言克绵州;又言内殿崇班曹习分兵自葭萌趋老溪,破贼万馀众,遂克阆州;又言巡检使胡正远率兵破贼,克巴州。
  31.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时贼围城凡八十馀日,会王继恩遣内殿崇班石知容分数千兵来救,贼始溃去。
  32.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斌出兵追击之,降者二万馀,又破贼数万众,解阆州围,斩三千人,平蓬州。
  33.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丁巳,王继恩至成都,引师攻其城,即拔之,破贼十馀万,斩首三万,擒贼帅李顺。
  34.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丙子,磔李顺党八人于凤翔市。
  35.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辛未,降成都府为益州。
  36.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时继恩虽拔成都,郭门十里外,犹为贼党所据,伪帅张馀,复啸聚万馀众,攻陷嘉、戎、泸、渝、涪、忠、万、开八州,开州监军江宁秦传序死之。初,贼众奄至,传序督士卒昼夜拒战。婴城既久,长吏皆奔窜投贼,传序谓士卒曰:“尽死节以守郡城,吾之职也,安可苟免乎!”城中乏食,传序尽出囊橐服玩,市酒肉,犒士卒而勉之,众皆感泣力战。既而贼势日盛,传序为蜡丸帛书,遣人间道上言:“臣尽死力战,誓不降贼。”城既坏,传序投火死。
  37.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贼乘势攻夔州,列阵西津口,矢石如雨。先是帝遣如京使白继赟为峡路都大巡检,统精卒数千人晨夜兼行,助讨遗寇。是月,庚午,继赟入夔州,出贼不意,与巡检使解守容腹背夹击之,贼众大败,斩首二万馀级,流骸塞川而下,水为之赤。
  38.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戊戌,峡西行营破贼于广安军,又破贼张罕二万众于嘉陵江口,又破于合州西方溪,俘斩甚众。
  39.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淳化五年》:贼攻陵州,知州张旦招集民丁大破之,斩首五千馀级。
  40.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八·淳化五年》:继恩握重兵,久留成都,专以宴饮为务,每出入,前后奏音乐,又令骑兵持博局、棋枰自随,纵所部剽掠子女金帛。馀贼迸伏山谷间,郡县有复陷者。
  41.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八·淳化五年》:王小波、李顺之初作乱也,朝议欲遣大臣尉抚,参知政事赵昌言独请发兵捕斩,议久不决。贼连陷邛、蜀等州,始命王继恩等分路进讨。……帝屡遣使督战,意颇厌兵。会昌言摄祭太庙,斋宿中书,因召对滋福殿,昌言即于帝前指画攻取之策,帝甚喜。癸卯,命昌言为川、峡两路都部署,自继恩以下并受节度。昌言恳辞,帝不许,厚赐遣行,别赐手札数幅,亲授方略焉。
  42.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八·淳化五年》:峡路行营破贼帅张馀,复云安军。
  43.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八·淳化五年》:先是参知政事苏易简荐枢密直学士、虞部郎中张咏可属西川事,于是诏咏知益州,得便宜从事。
  44.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八·淳化五年》:是月,张咏始至益州。先是陕西课尼运粮以给蜀师者,相属于路,咏亟问城中所屯兵数,凡三万人,而无半月之食。咏访知民间旧苦盐贵,而私廪尚有馀积,乃下盐价,听民得以米易盐;民争趋之,未俞月,得好米数十万斛,军士欢腾。时四郊尚多贼垒,城门昼闭,王继恩日务宴饮,不复穷讨。官支刍粟饷马,咏但给以钱,继恩怒曰:“马岂能食钱邪?”咏曰:“草场焚荡,刍粟取之民间。公今闭门高会,刍粟何从而出?若开门击贼,何虑马不食粟乎!咏已具奏矣。”继恩乃不敢言。会卫绍钦以书来督捕馀寇,继恩始令兵四出。绍钦等连破贼众,遂克蜀州。
  45.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八·淳化五年》:继恩尝送贼三十馀辈,请治之,咏悉遣令归业,继恩怒,咏曰:“前日李顺胁民为贼,今日咏与公化贼为民,何有不可哉!”
  46.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八·淳化五年》:继恩有帐下卒恃势掠民财,或诉于咏,咏密戒曰:“得即缚置井中,勿以来也。”吏如其戒,继恩不敢恨,其党亦自敛戢云。
  47.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八·淳化五年》:庚辰,西川行营指挥使张嶙,杀其将王文寿以叛;遣使招抚其众,遂共斩嶙首以降。
  48.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八·淳化五年》:乙未,杨琼等复邛州。
  49.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八·淳化五年》:癸亥,贼攻眉州,崇仪使宿翰等击败之。
  50. ^ 《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八·至道元年》:丙午,宿翰等至嘉州,甬贼帅张馀首送西川行营,其党悉平。

参考资料编辑

  1. ^ 该条目整理并翻译自《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六·淳化四年》、《续资治通鉴·宋纪十七》以及《续资治通鉴·宋纪十八》。